睡眠障礙已經是現代的隱性流行病,研究顯示有三分之一的成人都睡不好、高達一半的男性與四分之一的女性有睡眠呼吸問題、百分之五的成人因為不寧腿症候群而無法睡著……,我們無法再忽視睡眠障礙,應該更正視睡眠問題,而閱讀本書即是為你打開一扇知識之窗,它將帶你重新理解睡眠在生理、心理與神經健康上的重要性。

⚫非二十四小時節律睡眠障礙

「基本上我的睡眠模式一直在變,身體每天都會想晚一個小時睡,」文森說。「也就是說,如果我今天晚上十點睡,隔天就會自然而然想要晚上十一點睡,以此類推。」

⚫夢遊

「妳昨晚都去哪裡了?」賈姬非常驚訝,她沒有去哪裡呀,不就上床睡覺,然後就起床了?鄰居說「妳昨晚騎著摩托車出門了!」「那我有戴安全帽嗎?」「有唷!妳離開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鐘之久。」

⚫非常典型的快速動眼期睡眠行為障礙

「那一次,約翰整個人貼近我睡的這一側,緊抓住我的手臂,用力到指甲都陷進肉裡。我真的很害怕,腦袋都還沒意會過來,身體就已經跳下床拼命尖叫。我這個平常根本不尖叫的人叫到頭都快爆炸了。我不停發抖,邊哭邊說,『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就是最後一根稻草。我再也受不了了。」

【精彩書摘】

什麼是猝睡症?為什麼會導致這些奇怪的現象?直到我進行醫學院畢業考之際,這種病依然是個謎。然而過去二十年來,我們對猝睡症的理解徹底改觀。在我看來,猝睡症與大腦中心深處的少數神經元受損有關,屬於純粹的神經系統疾病,而找到解開猝睡症謎團的鑰匙、得出此結論的過程也非常有趣。

最早關於猝睡症伴隨猝倒的描述可追溯至十九世紀後半葉。一八八○年,法國醫師季利諾(Gelineau)首次提出「猝睡症」(原文出自希臘語,意為「突遭睡意侵襲」)一詞;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嗜睡性腦炎(encephalitislethargica)大流行(據傳當時肆虐全球的流感狂潮就是引起這種症候群的元凶),才重新燃起了社會對猝睡症的興趣與關注。

目前對於嗜睡性腦炎的看法仍多有爭議。然而有些研究人員認為,流感病毒引發了易感個體的自體免疫反應,導致身體免疫系統發動自我攻擊,損害了大腦中控制清醒和運動的區塊,讓患者產生嚴重嗜睡與類似帕金森氏症的徵狀。英國知名神經科學家奧立佛.薩克斯在《睡人》(Awakenings)一書中便詳細描述了嗜睡性腦炎對人體所造成的傷害、抗帕金森藥物對此病的療效及其短暫得令人心碎的好轉現象。

希臘裔羅馬尼亞籍精神科醫師與神經學家康斯坦丁.馮.艾克諾摩(Constantin Von Economo)指出,嗜睡性腦炎患者的嗜睡狀態似乎與後下視丘(posterior hypothalamus)受損有關。他發現,嗜睡性腦炎與猝睡症在某些方面具有驚人的相似性,但後者並沒有這類下視丘受損的問題。敏銳度與判斷力極佳的他因而提出了一個觀點,認為猝睡症患者的大腦同樣在下視丘區塊產生了變化,但這些變化是肉眼看不見的。他在一九三○年寫道:「雖然尚未證實,但季利諾、威斯特法(Westphal)和雷德利希(Redlich)所提出的猝睡症主要病因,很有可能源自於未知的下視丘疾患。」

猝睡症就和大多數疾病一樣,主要是透過動物研究的方式找出病因。一九七○年代早期發現了犬隻罹患猝睡症伴隨猝倒的案例。只要在Youtube網站上輸入「狗」和「猝睡症」兩個關鍵字,就能看到成千上百部德國狼犬、大麥町、拉布拉多和犬等狗狗在主人拿著一碗食物走過來時突然倒地,尾巴因為猝倒而喪失肌力、無法搖晃的影片。美國史丹佛大學研究人員展開了相關計畫,開始飼養一群患有猝睡症的狗。七○年代中期,他們成功證實了猝睡症在杜賓犬和拉布拉多犬身上屬於遺傳疾病,不過直到一九八○、九○年代,遺傳學領域有所進展後,才確切找出導致猝睡症的特定基因區域(至少對犬隻來說是這樣)。一九九九年,研究團隊針對該區基因進行縝密的後續分析,發現杜賓犬和拉布拉多犬的猝睡症似乎是因為一種功能不明的基因(此基因後來命名為HCRTR2,hypocretinreceptor 2)產生突變所致。

這種研究的工作強度之高就算強調一萬次也不夠。我讀博士時也做過類似的研究,那種折磨真的會讓人精神受創,我到現在都還忘不了。不過話說回來,我是在英國劍橋的桑格研究院(Sanger Institute,全球最大的人類基因體定序中心之一)工作,那裡大部分都是自動化系統,還有機器人幫忙用吸量管把上千個樣本注入小玻璃瓶裡,環境條件好太多了。當時的研究團隊想必更辛苦、更難熬。

巧合的是,一組下視丘基因研究團隊幾乎在同一時間發現了影響這些受體的物質,也就是下視丘分泌素(hypocretin,亦即orexin,食慾激素),而那位有先見之明的艾克諾摩醫師當初便確切指出大腦中的下視丘與猝睡症息息相關。現在我們知道,製造下視丘分泌素的神經元位於小小的外側下視丘區(lateral hypothalamus),同時廣泛投射至整個大腦。具體而言,這些神經元直接連結了腦幹中控制睡眠、清醒與做夢的區塊。

然而,罹患猝睡症的狗並沒有讓我們解開所有疑問。我的猝睡症患者中僅少數幾位有嚴重的家族病史。猝睡症患者的一級親屬(父母、手足和子女)患有此病的風險比一般人高一百倍,但也意味著只有百分之二到百分之十的親屬會有猝睡症的問題。就單一基因所引發的疾病來看,這個數據與預期的情況相距甚遠。這表示,基因可能是猝睡症的致病要素,但人類基因並不是唯一的答案,也不能用來解釋全貌。事實上,目前只在一名人類病患(該個案於六個月大時發病)身上發現和前述杜賓犬相同的HCRTR2基因突變現象。

根據後續相關實驗及研究結果,下視丘分泌素確實與人類猝睡症有關,但其對人類猝睡症和犬類猝睡症的影響仍有本質上的差異。史丹佛研究中的狗是接收下視丘分泌素的受體在組合上有基因缺陷,人類患者則是缺乏下視丘分泌素或分泌不足(即受體正常,但完全沒有或只有微量的下視丘分泌素可與之結合、產生作用)。這兩種缺陷都會造成下視丘分泌素媒介系統運轉失靈,進而導致猝睡症。不過在人類病例,特別是那些伴隨猝倒症狀的案例中,製造下視丘分泌素的神經元有受損的情況。有猝倒症狀的患者平均喪失了百分之九十的下視丘分泌素製造神經元。這些神經元出於某種原因就這樣徹底消失,不復存在。此外,腦脊髓液(包圍著腦部與脊髓的體液,可藉由腰椎穿刺術取出)中的下視丘分泌素測量報告也顯示,罹患猝睡症伴隨猝倒的患者幾乎都有此種化學物質缺乏或含量極低的問題。

(本文摘自《夜行大腦》/臉譜出版)

【作者簡介】

作者

蓋伊・萊施茨納(Guy Leschziner)

神經科主治醫師及睡眠專業醫師,現於歐洲最大的睡眠醫學服務據點之一——倫敦蓋伊醫院(Guy's Hospital)睡眠中心擔任臨床部門主任。除了收治包含猝睡症、不寧腿症候群、睡眠呼吸中止、夜發癲癇等各種睡眠障礙患者外,他也積極參與研究和公共教育工作。他曾到BBC第四電臺的節目中受訪,並開設廣播及電視節目,探討睡眠相關話題。本書是他的第一本書。

【譯者簡介】

郭庭瑄

自由譯者,喜歡一邊寫稿一邊吸貓,花上大半天琢磨文字既是樂趣,也是日常。譯有《起床後的黃金一小時》、《祕密花園》、《解碼梵谷》等書。

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夜行大腦》/臉譜出版
《夜行大腦》/臉譜出版
#猝睡症 #下視丘 #下視丘受損 #神經系統疾病 #嗜睡性腦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