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11月21日,時任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內發生震驚社會的血案,共計8人命喪黃泉,當時大批警消湧入官邸救援。(圖/中時資料照)
1996年11月21日,時任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內發生震驚社會的血案,共計8人命喪黃泉,當時大批警消湧入官邸救援。(圖/中時資料照)

25年前,西元1996年11月21日上午,陣陣槍響劃破寧靜的桃園縣長官邸,時任縣長劉邦友、縣議員莊順興和鄧文昌、機要秘書徐春國、司機劉邦明、農業局長夫人張桃妹、幫傭劉如梅以及隨扈警衛劉明吉與劉邦亮,9人在不到3坪的警衛室中,遭蒙眼近距離槍殺,僅鄧文昌倖存,案件至今未破也過了法律追溯期,為台灣治安史下留下最黑暗的一頁。

1996年11月21日上午8時,時任縣議員莊順興載著鄧文昌與鄧的秘書梁美嬌駕車前往官邸,機要秘書徐春國則因適逢生日而送土雞前往官邸,而農業局長夫人張桃妹與縣長夫人彭玉英為同個念經班成員,當日湊巧前去拜訪。

而就在眾人全聚集在官邸一樓時,同日上午8時5分,2名身穿雨衣、蒙面並戴手套的歹徒分別提著手提袋潛入官邸,兩人先將一名警衛押往僅3坪大的警衛室,以膠帶封眼後,搶奪警衛手槍直轟太陽穴、下顎以及頭頂等處,行刑式槍斃,接連使用相同手法,將位於一樓的其餘8人一一行刑。槍槍命中要害,屠殺行動不超過5分鐘,手段兇殘。

同日上午8時20分,警方接獲報案,立即派往大批人馬到場救援,但8人到達醫院時已經沒有生命跡象,隨後一一宣告不治,唯一有生命反應的是縣議員鄧文昌,但鄧文昌腦部重創,救回後智力僅剩小學程度,認知與心智能力嚴重缺失,成為此案關鍵人物之一。

當時縣長夫人彭玉英以及另名幫傭茱蒂待在官邸二樓,逃過死劫;時任縣議員鄧文超的秘書梁美嬌則待在車上等待,而兇嫌犯案後登上暫停在縣長公館門口的莊順興座車,以很快的手法將車內梁女頭部壓住,駛至虎頭山下棄車,梁美嬌倖存,被列為本案的重要證人之一。

檢警早在當初偵辦時,曾認為如此大動作的滅門血案,肯定會留下諸多疑點,怎麼也沒想到血案現場因為搶救被害人以及案發後人馬雜沓,遭人為破壞,檢警專案人員從公館旋轉門、垃圾袋及莊順興車上,找到關鍵性的11枚半可疑指紋。

警方曾假設兇手為熟悉地方的本地份子,卻在既有「目擊證人」,又有「指紋」比對下,迄今無法查出條件相符的涉嫌人。

每一位新到任的檢警首長,都曾對破案深具信心,有人還信誓旦旦聲稱:「血案怎麼可能破不了?」但參加專案會議時,每每看著汗牛充棟的查辦卷證,也只有掩卷嘆息,強調確已盡力,只差臨門一腳。

當時2名行凶槍手,不排除受人教唆,多年來,檢警繪製圖像、公布特徵,都石沈大海。再從「以槍追人」,遍查、比對國內已知槍枝案件彈道,迭無所獲,相貌經過10年變化,追查槍手,有如大海撈針。

劉邦友血案,又稱「1121專案」,與彭婉如命案以及白曉燕命案並列1996年至1997年間三大重案之一,此滅門血案歷經長時間偵辦仍尋不出兇手,只有時間徒逝,被害人家屬心中的悲痛與謎團卻始終哽在喉嚨,吞不下去卻又吐不出來。

#劉邦友 #桃園縣長 #懸案 #鄧文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