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今受訪表示,不樂見罷免被濫用,並希望國民黨停止這樣的行為、讓台灣民主回到正軌。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痛批,難道社運良心的血如魔鬼是綠色的?

施正鋒今在臉書表示,早先就有民進黨中常委建議,行政院應該研議修正選罷法,以免「冤冤相報」。

他說,如果大家不見忘的話,林飛帆當年還是太陽花學運領袖之際,曾經高呼「割除闌尾、人人有責」,號召群眾罷免國民黨立委蔡正元、林鴻池、及吳育昇,再往前,還有憲法一三三聯盟的「割吳育昇」功敗垂成。

他指出,當時發起罷免的說法是,「台灣政治若要從結構面改革,罷免必須納入大家的思考體系,只有罷免能讓不肖政客心生警惕」。沒有想到,由白色力量轉為綠,竟然昨是今非,社會良心竟然會變顏色,難不成,是應驗傳說中的魔鬼擁有綠色的血液?

施正鋒說,罷免權跟選舉權是配套的,就是選民不滿意所託付的政治人物之際,要是創制、或複決權緩不濟急,索性在改選之前提早下架。這不是司法途徑,而是政治解決,因此,各國罷免理由的規定形形色色,甚至不用理由。美國有市長因為打算將路邊停車由直角為平行,竟然被罷免、真是哭笑不得,沈著應戰、幸免於難。

他說,誠然,由於地方與中央民代的產生方式不同,就學理而言,複數選區與單一選區的代表性有別,罷免公式應該可以做更細膩的調整;然而,複數選區的民代不像不分區立委是根據政黨名單順序脫穎而出,很難說不能罷免;台灣在制度上瞠乎其後,又何忍剝奪人民約束政客、及政黨的最後一項自衛性武器?

他說,也有學者呼應民進黨政府,應仿效芬蘭的開放式比例代表制,但大費周章只觸及不分區立委自甘總統禁衛軍的問題,還是無法解決複數選區罷免門檻的課題。更何況,要是全盤改弦更張為比例代表制,即使不擔任黨魁的總統也可以實質控制,沒有民意基礎的民代對總統勢必更是唯唯諾諾。

他認為,有專家出面大加撻伐罷免權,認為那是《三民主義》的遺毒、怪罪醫科出身的孫中山沒有搞懂。這是典型的轉移焦點,也就是既然無法講道理來說服人家,只好透過大家討厭的對象來轉移焦點。反正,社會上總是有人比較偷懶,不太用自己的大腦思考,特別是訴諸所謂的權威,大師出手,誰與爭鋒?對於這些人來說,只要政黨顏色正確就好,是非並不重要。

他表示,選民既然可以透過選票來授權,當然也可以使用選票來收回成命。如果說「割藍尾」是改革,為何「割萊委」就是濫用?政客圖存猶抱琵琶,可以理解;專家為五斗米折腰,相當可憐;學者投懷送抱,非常委屈;至於社運從政執兩端,十分可惜。既然全面執政,何不乾脆修憲拿掉人民的罷免權?

(中時 )

#罷免 #施正鋒 #林飛帆 #割萊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