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十四五」規畫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草案已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審查,其中提出,「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其中有哪些考量?

中新社引述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林毅夫的觀點,「打個比方,大航空母艦和小漁船在航行中碰到狂風暴雨,大航空母艦受影響小,而小船就可能翻船。所以內循環比重越高,自主可控的部分越多。」林毅夫認為,新發展格局的關鍵在於「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提高國內大循環的比重。」

數據顯示,中國2019年出口佔GDP(國內生產總值)比重為17.4%,換言之,當年國民經濟有82.6%的國內循環,事實上已基本形成了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格局。但林毅夫認為,這距離構建新發展格局所需的國內大循環「分量」還不夠。

他進一步表示,美國2019年出口佔其GDP比重為7.6%,日本的數據是13.4%,均低於中國。原因在於美日都是高收入經濟體,服務業分別佔GDP的80%和70%,服務業中很多產品都不可貿易,服務業佔GDP比重越高,出口佔GDP的比重必然越低。

「最重要的就是靠收入水平的提高。」林毅夫給出了提高國內循環佔比的方法。他認為,收入水平越高,一方面會提升中國經濟體量在世界的佔比,另一方面會提升服務業在GDP中的佔比,國內循環的比重也會由此進一步提升。

如何讓中國人均收入提高?林毅夫說:「用發展提高收入水平。」如此,便要提升經濟效率、釋放發展潛力,而這又要依靠全面深化改革,讓市場在資源配置當中起決定性作用,例如完善金融體系、消除戶籍制度障礙、促進勞動力的流動、落實土地政策;同時政府發揮好的作用,讓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同時發力。

對於「十四五」期間中國的發展引擎,林毅夫強調的是「喜新不厭舊」。

「傳統的引擎不能忽視。」林毅夫稱,中國與發達國家還有差距,仍在追趕階段。比如製造業,同樣的裝備德國能賣500萬美元,中國只賣100萬美元,創新有一層含義就是在現有傳統產業裡,用更新技術生產更好產品。

「新經濟給我們帶來很多機會。」林毅夫說,大數據、人工智能、雲計算、生物科技、新能源、新材料,都讓中國有很多彎道超車的機會。

「同時,中國經濟的生產、消費活動多,在此過程中累積了大量數據,當數據轉變為數位經濟時,可以進一步提高生產效率,降低在生產、消費中的浪費」,林毅夫表示,「所以應充分利用中國作為一個有14億人口、有最完善的產業鏈的大國優勢,加上技術創新,來提高中國發展和人民生活的質量,獲取新增長來源。」

(中時 )

#林毅夫 #中國 #GDP #國內大循環 #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