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沒有濾鏡可選,沒有P圖功能,還得等待24小時才能拿到成片的照相App,會有人想用嗎?

最近,真有一款這樣的產品在美國走紅,它的名字叫Dispo,由YouTube網紅大衛·多布里克創辦。

今年2月底,Dispo不僅牢牢佔據AppStore攝影類排行榜前十,還受到矽谷資本熱捧,拿到了2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紅杉、A16Z等一眾老牌資本都是投資方。

如今估值2億美元的Dispo有300萬用戶,上線首月下載就突破了百萬。因為主張對照片不做任何修飾美化處理,Dispo被冠以「反instagram」的稱號。

風頭正勁的Dispo,究竟是曇花一現,還是真能顛覆instagram,成為Z世代圖片社交的主流產品?

打開Dispo,你會發現它的操作界面完全是一台上世紀90年代流行的膠卷相機。左邊配有閃光燈按鈕,中間是用來對焦的螺旋盤和一個取景框,右邊是快門。

按下快門後,成片不會立即出現在手機相冊裡。Dispo會提示你,剛剛拍攝的圖片將在24小時後完成「沖洗」,請到點再來查收。

這是Dispo的核心玩法,以一種刻意做舊的產品理念,像素級還原用膠卷拍照的體驗。

用膠卷拍照,你必須得瞇縫著眼通過通過窄小的取景框構圖,所以,即便在拍攝狀態下,Dispo那個窄小的取景框也不會變大,用戶只能通過這個小小的窗口創作照片。

膠卷是一錘定音的創作,用戶無法為自己修個大長腿、畫個大眼睛,因此Dispo也不提供p圖功能。但Dispo會提供照片實體沖印服務,就像用膠卷必須沖洗成片一樣。

很難想像,在用戶習慣了拍照即時交付,用各種修圖軟件加濾鏡做美化後上傳到社交網站接受點讚的時代,Dispo這種限制頗多,甚至有些原始的產品還能大受歡迎。

但體驗過後,就有用戶表示,Dispo讓她從社交壓力巨大的精緻照片中解放出來,自己只需要專注記錄當下,而不是想著拍幾十張照片,再花時間從裡頭選出最好的。

Dispo似乎是在用一種反套路的方式佔據用戶心智。所謂反套路是說,對當下主流的拍照工具做減法,通過各種使用限制消除用戶對獲得完美照片的癡迷和心理壓力。

Dispo的創始人大衛·多布里克原本是YouTube上一個超級網紅,擅長製作快剪類短視頻。2019年,大衛在instagram創建一個新賬號——David'sDisposable,專門用來發佈膠片風格的照片,至今吸引了324萬關注者。

受到這個賬號啟發,大衛2019年12月順勢推出了同名軟件David'sDisposable,為更多喜歡這種風格照片用戶提供製作工具。還原膠片拍照體驗,不能修圖這些核心玩法,也是在這時候定下的。

僅上線一個月,這款軟件的下載量就突破一百萬。2020年9月,David's Disposable更名為Dispo。今年2月,Dispo更新了一個beta版,採用了和Clubhouse一樣的邀請碼機制,這又掀起了一小波求碼熱潮。

儘管風頭正勁,但主打復古風格的圖片產品並不新鮮,ins、Facebook按照Dispo的模子加一個還原膠片相機拍照玩法的功能也是輕而易舉,要想避免曇花一現,Dispo還能靠什麼?

再仔細回想下,過去使用膠卷相機的場景,多半是和家人朋友外出或聚會的互拍合照,是你和其他人一起做一件事情,這些都是帶有社交意味的日常生活裡的高光時刻。

某種程度上,Dispo在盡力還原這種場景體驗。正如用膠卷拍照,拍一張少一張,並且價格還不菲,要付出很多時間和經濟成本。Dispo通過拉長照片交付時間,隱性提高拍攝成本,引導用戶記錄有意義的畫面,而不只是精緻隨手拍。

在最近的功能更新中,Dispo還試圖讓用戶的記錄被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看見。所以,Dispo允許用戶創建「膠卷」,這些「膠卷」可以是私人的相冊,也可以選擇開放變成共享相冊,讓其他用戶瀏覽或添加圖片。

「膠卷」在用戶之間衍生出了多種玩法。有個「膠卷」的主題名叫做「猜猜照片背後的故事」。在這裡,人們發佈了各自生活日常的沉思,然後留給Dispo上其他用戶來解讀和評論。

31歲的洛杉磯社交媒體總監盧克·雲在Dispo創建了多個以顏色為主題的膠卷,並邀請其他用戶尋找合適的照片加入這些主題。盧克說,每個人都在通過各自的視角尋找相同目標的內容,一個社區就這樣慢慢構建起來了。

在掀起復古膠卷拍攝風潮的外衣下,內容共創才是Dispo的核心。它將圖片作為媒介,讓用戶在特定的主題下,用構圖攝影的方式講述故事,強調敘述化。這也是各類社交產品都在挖掘的體驗方向。

比如最近大火的Clubhouse,正是利用語音社交和開主題房間的形式,將具有相似興趣愛好的一批人聚集起來,通過對話和交流實現實時的高質量的播客性的內容共創。

所以說,Dispo躥紅背後踩中了三個關鍵點:以強調敘事感的圖片為媒介,實現從工具到社區的轉化;釋放社交壓力,重視原始的未被打磨的美學;以及構建了讓用戶共創內容的場景。

據瞭解,經歷A輪融資後,Dispo已經開始向國際擴張,特別是在日本,該公司計劃在日本開設辦事處。儘管Dispo團隊目前只有八人,其受歡迎的程度也可能會下滑,但它確實給圖片社交帶來了一些有趣的新思路。

文章來源:Entrepreneur

(中時新聞網)

#巨大 #Dispo #膠卷 #圖片 #社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