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評機構標普(S&P Global Ratings)報告顯示,美債殖利率的走升不會如同8年前的「減債恐慌」(taper tantrum),對亞洲新興市場產生衝擊,但菲律賓和印度可能將會是受創最嚴重的國家。

根據《CNBC》報導,在2013年聯準會(Fed)曾暗示,考慮縮減量化寬鬆(QE),引起「減債恐慌」,導致美債殖利率飆升,外資大幅從亞洲新興國家流出,迫使央行調高利率保護資本帳。

而美債殖利率近幾周連連攀升,週三更一度達1.689%的高點,創下去年1月以來新高,而在聯準會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未提出計畫升息之後,才有所回落。

標普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羅奇(Shaun Roache)表示,並非所有殖利率上升都會產生衝擊,美債殖利率的走升有望提升經濟復甦的成長,亞洲更是全球經濟改善的「主要受惠者」。

標普指出,相較2013年,目前亞洲區的經濟條件能夠撐過殖利率上升的衝擊,其中因素包含帳順差、通膨普遍較低、較高的實質利率和外匯存底緩衝較高。同時,也指出,亞洲多國在防疫方面較歐美相對成功,也促使亞洲經濟的復甦更快。

羅奇說,「只要殖利率的走升,是反映在經濟展望的改善,而非貨幣的衝擊,亞洲新興經濟體應該能撐過殖利率攀升的衝擊」。但他也進一步指出,如果市場認為聯準會低估通膨的風險,那亞洲的復甦可能會遭受到威脅,進而致使殖利率快速激升和美元的升值。

而在這情形之下,印度和菲律賓將是亞洲地區最脆弱的國家。2國近幾個月通膨上升,實質政策利率低於長期均值,意味著外資恐會加速逃離2國市場,迫使央行升息。

#美債殖利率 #亞洲 #標普 #殖利率 #飆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