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1月,謝佩容父親前往指認時,當場跪下痛哭,雙手合十,指責歹徒慘絕人寰。(中時資料照)
2002年1月,謝佩容父親前往指認時,當場跪下痛哭,雙手合十,指責歹徒慘絕人寰。(中時資料照)

時間回到西元2001年5月11日清晨,住在桃園的18歲女高職生謝佩容,一如以往的通勤出門,卻無辜成為弟弟的代罪羔羊,被狂灌藥再被棉被悶死,最後遭棄屍桃園蘆竹一處軍用空地。謝女的父母等不到女兒回家,租車尋了8個月,卻只尋得一具白骨。

案情經過檢警抽絲剝繭,突破主嫌呂學展與翁志明心防才終於拼湊出完整的殺人動機,原來早在2000年10月間,呂嫌性侵了謝女弟弟的女友,遭謝弟撂人報復,謝弟強押呂男寫下性侵過程的自白書,並簽下50萬本票作為賠償金,呂男一直對於此事懷恨在心,也將事情告訴哥哥,與哥哥共同謀劃報復。

2001年4月12日,謝弟因毆打呂男鬧上少年法庭,法官並無對謝弟判出刑事判決,使得呂男更加憤怒,找上另外一名男姓好友翁志明,打算一起幹掉謝弟;數日後,呂、翁兩人查出謝弟的住家地址,購買圓鍬、手銬等刑具,在謝的家中外埋伏多時,孰知兩人摸不透謝弟的出門時間,遲遲下不了手,便決定將目標轉移到出門時間固定的親姐姐謝佩容。

同年5月11日清晨6時,謝佩容才步出家門準備上班,就被呂、翁兩人強行擄上廂型車,並以膠帶、毛巾與手銬等物遮蔽其眼口,載往呂男的住處置放,並強行灌藥導致精神昏迷,事後兩人萌生退意想放棄殺人,便以棉被包裹著昏迷的謝女再次抬放於車上,打算將人丟棄荒郊野外,而呂男開車途中因尿急下車小解,期間謝女醒來在車內驚恐的尖叫,呂男則強行用棉被強摀住她,最終謝女窒息身亡。事後呂男將謝女的屍身埋在蘆竹一處軍用空地,掩蓋殺人行徑。

謝女的父母遲遲等不到愛女回家,案情一度朝向失蹤人口偵辦,當時雖報警,但警方卻遲遲未把人尋回,謝父謝母一顆心懸在空中,毅然決然辭去餐廳工作,將女兒的肖像製成大型廣告看板,懸掛在租用的小貨車上,全台繞行尋人,因此廣受社會矚目。

謝佩容失蹤期間,謝爸爸放下工作,開著女兒肖像小貨車全省尋找愛女,沒想到女兒早已遇害。(中時資料照)
謝佩容失蹤期間,謝爸爸放下工作,開著女兒肖像小貨車全省尋找愛女,沒想到女兒早已遇害。(中時資料照)

時隔8個月,警方循線查獲呂、翁兩位嫌疑人,蒐集證據後向地檢署聲請拘提,並宣布2002年1月9日偵破此案。檢警與家屬前往嫌犯供稱的藏屍地點,謝女之父母苦等8個月的女兒,成為泥土下的一具白骨,兩老哭斷腸也喚不回女兒的性命。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2006年1月,主嫌呂學展因涉犯擄人故意殺人罪,遭判處無期徒刑定讞,且褫奪公權終身;另名共犯翁志明則依共同強盜擄人勒贖罪,處12年徒刑。

#謝佩容 #高職 #擄人 #擄殺 #蘆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