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四美中兩國高級官員在阿拉斯加的會晤,美方顯然連各自表述立場的最低期望都沒有達成。美媒《紐約時報》認為,會議上雙方針鋒相對讓兩國關係惡化,拜登政府應該在恢復學術與媒體交流、重啟被關閉的領事館等5件極易見效的事項著手,緩和雙方關係,才能在更棘手的台海戰爭威脅、南海衝等重大問題上展開更有建設性的互動。

《紐約時報》發表《拜登先生,別再對中國放狠話了》評論文章說,拜登政府上任以來,重新審視並改變許多川普政府的政策,但在中國政策上依然如川普時期一樣混亂。在阿拉斯加舉行的兩國最高外交官員會談中,雙方刺耳的對話只會加劇兩個最強大國家關係的危險惡化。既然雙方都已表達意見,美國應該選擇一種高姿態,尋找緩解對峙的辦法,儘管這在一定程度上應歸咎於中國最近的行為。

在阿拉斯加舉行的兩國最高外交官員會談中,雙方刺耳的對話只會加劇美中關係惡化。美方其實可以先扭轉川普政府一些不留退路的措施,以緩和美中緊張關係。圖為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左)與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圖/美聯社)
在阿拉斯加舉行的兩國最高外交官員會談中,雙方刺耳的對話只會加劇美中關係惡化。美方其實可以先扭轉川普政府一些不留退路的措施,以緩和美中緊張關係。圖為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左)與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圖/美聯社)

該評論文章認為,雙方關係有一條出路,美方可以先扭轉川普政府一些不留退路的措施,例如終止學術交流、驅逐中國記者和關閉領事館等等。雖然拜登強調對中政策是「極端競爭」而不是衝突,但迄今美方的作為很大程度上還是遵循川普時期的做法。

文章指出,這些做法包括:在會談前對一些中國官員實施制裁,這種做法只能讓拜登政府避免被指責為軟弱,完全不能改變北京的作為;布林肯將台灣稱為「國家」,則是步上川普政府的後塵,這種措辭並非美國歷屆政府的做法。拜登在對中政策上最有用的,是重新激發美國的同盟關係和國際承諾,但這些措施沒有解決美中之間的根本問題,包括:貿易制裁、中國在南海軍事擴張、對台軍售的方式以及華為公司的科技競爭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

評論認為,華盛頓仍在等待拜登提出針對中國的全面性國家安全政策,這種過度謹慎的做法將是個錯誤。美國需要的是即刻採取一些不需太大投入的措施,以扭轉兩國關係的下滑趨勢。

第一,拜登政府應提出在中國重啟和平工作團(Peace Corps)和富爾布萊特(Fulbright)獎學金計畫,這是美國人在過去幾十年中瞭解中國的2種主要方式,但被川普政府取消,此一做法會損害美國培養新一代學者理解中國的能力,此外沒有任何好處。

第二,作為文化交流,美國政府應停止詆毀中國的孔子學院,不再稱其為邪惡的宣傳機器,它們很大程度上是個中華文化中心,只是試圖樹立中國文化的良好形象而已。

第三,拜登政府應與北京恢復彼此驅逐的媒體記者,並要求承諾不得騷擾記者。

第四,美國政府應取消對希望前往美國的中共黨員的簽證限制。這些黨員大多數是從事普通工作的公務員,而不是一些需要制止的邪教信徒。

最後,應邀請中國重新開放休士頓領事館,並以重新啟用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作為交換。

文章說,這些措施很小,但可能是有意義的建立信任的步驟,並為以後在棘手問題上——包括對臺灣的戰爭威脅、南海衝突或產業間諜活動——進行更具建設性的交流鋪平道路。另外,這些措施都不是禮物,是需要一些東西作為交換,因此能藉此考驗北京改善關係的意願。如果北京拒絕,華盛頓將更加清楚地知道問題的嚴重性。

文章來源:拜登先生,別再對中國「放狠話」了

#拜登 #對中政策 #貿易制裁 #學術文化交流 #重開領事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