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健康,而且很愉快很輕鬆,」父子針對經營權之爭數次出招後,東元集團會長黃茂雄首度受訪時臉色一派輕鬆,「當然不是完全很輕鬆,我可以更愉快,但是ok,吃得下睡得好。」

將在5月25日登場的東元董事改選大戰,目前黃茂雄、黃育仁父子間仍是頻頻過招較勁。最新進展是東元股票已停止過戶,今(29)日黃育仁提出包括自己在內的7席、要在本屆角逐董事的候選人名單,包括3席董事(黃育仁、東元現任常董黃立聰、光菱電子董事長方頌仁),4席獨董(勝創科技財務副總李明萱、全球人壽董事劉積瑄、台積電企業訊息處前資深處長暨代理發言人孫又文、環球混凝土工業總經理侯智升);至於東元公司派,則將在31日開董事會,提出最終的11名董事候選人名單。

提名名單公布前夕黃茂雄接受本刊專訪,包括和岳母、人稱「東元阿嬤」林明穱的最新相處情形、父子關係等幾乎無所不談,甚至也不諱言「窩裡反」「教子無方」的心情,以下是專訪紀要:

父子反目後,天天見面不尷尬?

「兒子想爭大位,我沒推薦他而已」

問:現在看到岳母會不會很尷尬?互動還好嗎?

答:一點都不尷尬(聲音變大),天天住在一起耶。早餐晚餐都一起耶。昨天晚上是我內人2個學生夫婦來,請他們留下來吃飯,老太太好高興,我岳母、我內人、我,大家都在一起,談笑風生,非常高興(沒講到這件事?)不講。給你看(照片)。

兒子跟我也不是很差,可是他有目的,他是想爭大位,他有權力去爭,只是我沒有推薦他而已。假如下一屆董事會要推選哪位,我沒有意見,就是這樣子。

問:為什麼會長一直沒辦法交接給兒子?你覺得他不具備條件?

答:nonono,因為公司是公器,公司是公的,我跟他是私情的,我們就以公為主、以公為要。假如他非常適當,我一定會推薦他。但我覺得在過去這幾年,他還可以再……怎麼講更成熟一點,就這樣。

問:跟兒子溝通互動不順暢?

答:沒有什麼沒溝通管道,都可以溝通,只是他有他的一套想法。未必跟老爸完全一樣。他說我是會長幕後在操控,邱純枝(東元董事長)是我的代理人,這個事情完全是錯誤的,人家邱純枝已經做了6年的董事長,老早她都已經掌握得非常好。

邱純枝是財會專家,對機電不是很了解,但是經過6年多來,家電她完全都進入情況,馬達部分她也非常認真,學得很快,也跟郭台銘見面,談電動車問題,還有綠能、綠電問題,很多。她非常投入。

東元馬達業務還是在北美第3名,電動車我們也都沒有缺席,不要聽一面之詞。

百歲「東元阿嬤」表態挺孫子

「人家逼她簽的,很可憐啦」

問:阿嬤這次發聲明,希望股東可以支持孫子?

答:那個聲明是被人家給她(幫她寫好她簽名?)逼她簽的。那裏有閉路電視,我家鏡頭都有。很可憐啦。但她真的是愛孫。所以我都不會去跟她(講什麼),我對我的岳母完全尊重。她說很多事情你應該要告訴我,為什麼在家裡講這些公司有的沒有的事。

問:阿嬤是原始股東、大股東,聲明是表示她的股權未來是支持孫子?

答:應該是會吧,但是我覺得她的持股並沒有那麼多,因為已經分給我跟我內人了。

家族企業不一定要傳讓給自己子子孫孫。當董事長,也不是因為我持股多才當。社會很多賢達,外面很多partner推我上去我才做。我不是靠股份上來的。你做法得到股東或社會大眾信任、肯定,你就可以出來。

問:以後跟兒子互動會不會變得很尷尬?

答:我想免不了吧,但這是一時性,尷尬是一定會有,日子還是要過。但是至少我在家裡,岳母跟我的關係也非常好呀。她很疼這個長孫也是真的。

現在很多人說,你是不是心情不好,保重啦,我說我心情沒有什麼不好,我是非常淡然處之。回家也是有說有笑。你看照片,大家笑得很開心。

教子無方太沉重?

「這是很慚愧的事,我是在自我反省」

問:會長您發聲明稿有講到「教子無方」這四個字,大家覺得有點重?

答:就教子無方呀。讓社會大眾幫我們紛紛擾擾,而且更多人會擔心103歲、104歲阿嬤的問題。他大概也不得已吧。他要壓我的話,一定要找比我更長輩的人,我也不怪他,我也不怪我岳母。

問:阿嬤知道孫子有企圖心要坐大位?

答:當然。他一直纏著她,想利用她。要不然他變成很不孝,他要另外有一個蓋上來,他才能夠避免被人家指責你不應該、是不肖的兒子,這我可以了解。

問:阿嬤真的全部看過擬好的內容?

答:我不曉得,我只聽我們家裡的人說,她要簽那個字時她非常猶豫,不敢簽或不肯簽就是這樣子,不是很積極。這也難怪。

問:他對大位有興趣,您想過他從公司合力對外,變成市場派角色?

黃答:(笑)這我不知道,出乎意料,我怎麼知道我兒子會窩裡反。他是去說服、請大家團結來支持公司,是公司派,現在變成市場派,這是很意外。絕對不是我的授意。

意想不到自己裡面有窩裡反。我真的教子無方,不能顧全大局,可是我也可以諒解他,他想爭這個位子,我向來沒有支持他這是事實。我覺得她(邱純枝)比較成熟。這樣公跟私夠分明吧。

辭職前關鍵一小時

兒子跪下對我說「很抱歉」

問:聽說他辭職那一天跟你聊了一個小時,沒有辦法得到您的支持,決定辭職?

答:他什麼時候有跟我聊一個小時?什麼時候,沒有。有來找我,在我的面前跪下來,說很抱歉,而且拿他一堆辭呈,一包給我、一包給她(邱純枝)。我說這給她就好,跟我無關。

問:他來告知您要辭職走自己的路?

答:他就是講很抱歉。(您有試圖挽回?)他要做什麼我不知道呀。以為是來求我原諒他,他要乖乖來配合,我還這樣跟他們講,哪裡知道他不是來求和,是來宣戰。這是非常非常很慚愧的事情,所以我才說教子無方,我也沒有傷害他,我是在自我反省而已。

問:黃育仁打出改革形象,打算自己提董事候選人,用體制外的方式來改革?

邱純枝答(以下簡稱邱答):到目前為止,他提出來的一些主張跟公司現在是一致,表示過去以來他參與東元不管董事會、常董會或內部執行長會議或大小會議,我們報告很多內容,他應該都有聽到,他也同意,從這點來看,我認為發展路線上,大家應該一致才對。

至於要改革內容是什麼,因為我沒有看到,至於說公司太慢,決策方式不對,這是體制內的事,不管他原本就在內部,或是要用另一種身分回來主導這事,最後還是要所有股東要一起坐下來討論。

除了原來東元老股東之外,還有一些新的大股東要加入,大家要一起共同決策才對。改革一定要得到大多數股東支持才能夠實現。

重來一次會想對兒子說什麼?

問:回到18號以前,父子有機會共處一室,會想跟他說什麼?

答:他不會來啦,來了再說。他來了,我會很驚訝的。你們還是非常慈祥,勸我們父子有沒有辦法再溝通。我當然很願意,但是我的宗旨就是公私一定要分明,就是要按部就班來,假如下一屆董事們要推他的話,我不會反對。但是他已經搞成這樣子,我沒有辦法去推他。他自己要去爭取。

問:東元由五大股東創始股東,在傳承上,到底應該回到專業經理人,還是支持家族出來傳承?你選擇專業經理人?

答:也不能這樣講,我想是雙方配合,兩股力量的配合,專業經理人去做他們該做的事情,這些大股東一定要去了解,再來支持他們。徑渭分明沒有必要。(要有主導者)能夠推動,得到人家信賴的、專業。(得望就是要受支持)這才是無價之寶。這事情現在要跟我兒子講,他大概也聽不大進去。

問:東元這次改選,如果黃育仁取得關鍵少數席次,屆時董事會會不會形成意見分歧?

答:那時候再說。我要面對呀。但是我有跟她(指邱純枝)講,下一屆就不要排我了。我有跟她講呀,你也可以去問焦佑倫(編按:華新麗華董事長)呀。(你不列名?)我不曉得,我不會去關切我名單在不在。不用擺我啦。

#東元董事改選大戰 #東元股票 #黃育仁 #黃茂雄 #東元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