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3月中旬美中阿拉斯加會談的氣氛顯得箭拔弩張,但是美國智庫與對華事務專家何瑞恩(Ryan Hass)仍認為,這樣的氣氛沒有改變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對華政策核心,即「在應該的時候競爭,在可以的時候合作,在必要的時候對抗」,雙方仍是一種「競爭性相互依存關係」,但他的看法在外交政策圈也受到不少挑戰。

《美國之音》指出,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項目資深研究員、前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臺灣及蒙古事務主任何瑞恩認為,中國的行為或許會更加突出兩國之間的競爭和敵對,但是並沒有徹底改變兩國間「競爭性相互依存」的本質。這一理念框架來源於他3月出版的新書《更強:在「競爭性相互依存」的時代調整美國的對華政策》,不過在外交政策領域也有專家並不完全認可他的觀點。

報導指出,何瑞恩分析對美中關係出發點,就是「美國始終處於更強的地位」。他在書中做出對比,列舉中國近年來經濟飛速增長背後的脆弱性,包括人口紅利下降、債務水準上升、地緣政治衝突上升等等。相較之下,美國世界第一的經濟地位依然難以撼動、擁有全球35%創新專利、最強大而廣泛的聯盟、領導多數國際組織等等。

何瑞恩認為,美國政界近年來過於關注和誇大中國的優勢,而忽略了中國的劣勢,陷入了美國前國防部長施萊辛格(James R. Schlesinger)所說的「巨人恐懼症」,這往往會造成偏頗和扭曲的觀點,從而導致糟糕的政策。

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和國際關係學教授范亞倫(Aaron Friedberg)則指出,相比誇大中國威脅,他更加擔心人們小瞧或者忽視中國的野心。中國各個方面發展都十分迅速,它企圖在經濟、科技和軍事上取代美國或改變某些地區,美國不能安於現狀,不能因為一直是第一,就想當然地以為永遠都是第一。

何瑞恩在書中指出,美中兩國都想避免與對方發生直接軍事衝突,為此美國應該讓中國認清界限,哪些地方中國可以爭取更多的權力而不損害到美國的核心利益,哪些地方不能。

他說,「中國想成為富裕、強大和受人尊敬的國家;他們希望自己核心利益得到承認,他們希望在國際體系中得到接受和尊重。」2008年美國爆發金融危機,北京則成功舉辦奧運會,中國政界人士和知識份子產生「中國應該崛起」的想法。當時在北京擔任外交官員的何瑞恩回憶說:「一些熟人告訴我,中國不會再把美中關係當作師生關係,總的來說,我得到的印象是中國不再隱藏自己的野心,中國的時刻已經到來。」

何瑞恩為此提出「競爭性相互依存」的理論框架,即「競爭性」依然是關鍵,但「依存性」也不可避免。美國和中國的規模、目標以及不同的政府體制,必然會存在緊張關係,但這種關係將是競爭性的,不是敵對性的。在共同面臨的最緊迫的問題上,除非找到協調各自努力的方法,否則將無法取得進展。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范亞倫認為保持競爭與合作間的平衡會非常艱難,因為美中關係合作的基礎和前景正在迅速消失,尤其是在阿拉斯加會談之後。「合作很難,因為中共政權咄咄逼人,不僅是針對美國,也廣泛針對自由民主世界。」

何瑞恩強烈反對重走「冷戰」路線,以及拿「大國競爭」為外交政策的核心。他認為「正義對抗邪惡」的二元論不僅會帶來資源分散,和與盟友產生齟齬的風險,還會加劇與北京之間的緊張關係,強行推行西方模式亦不可取。他說,「在美國替中國人民決定其政治制度變化的能力上,我們應該保持一定程度的謙遜,這並不意味著當中國的行為破壞或威脅我們的利益或價值觀時,我們會停止大聲疾呼。但是,我們不能決定中國的命運,正如他們不能決定我們的命運。」

文章來源:何瑞恩: 阿拉斯加會談沒有改變美中兩國「競爭性相互依存」的本質

#何瑞恩 #美中關係 #競爭性 #相互依存 #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