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去年曝光我駐印尼代表處的電子公文,爆料總統府前秘書長蘇嘉全與姪子蘇震清密訪印尼,疑操控國營事業牟取私利。蘇嘉全不滿在他澄清之後,律師葉慶元、名嘴陳鳳馨還上節目批評,提告求償200萬元。經台北地院函詢外交部,證實該電文為真,葉慶元今開庭批評,蘇嘉全應反省自己人格為何被質疑,而不是提告恫嚇評論此事的人民。

蘇嘉全今親自出庭,並由委任律師聲請傳喚葉慶元、陳鳳馨訊問,釐清未何在他發新聞稿澄清後,2人仍上節目發表不實言論,以及依據究竟為何,是否過度衍伸、曲解電文的意思;另還聲請傳喚曝光電文的王育敏、羅智強、游淑慧作證,釐清3人接獲檢舉的內容為何,以及是否盡查證義務。

葉慶元回應,公部門發出的公文書具高度可信性,現外交部也已回函證明電文為真,蘇還另提刑事誹謗訴訟,法院只要在刑事調查結束之後,再調閱相關筆錄即可,無傳訊證人必要;而陳鳳馨當時質疑的重點,是要求外交部說明電文真偽,與蘇嘉全名譽無關,蘇嘉全應該自我反省,為何駐印處要用這麼強烈的文字質疑其人格,而不是藉訴訟手段恫嚇評論此事的人民,造成寒蟬效應。

蘇嘉全聽葉慶元講話時已有點坐不住,輪到他發表意見時,氣得表示,這封3年前的電文,外交部回函也已說明只是駐印處人員的臆測,當初媒體報導是錯誤的,並明確指出他2016年9月私訪印尼,是由台商會僑領莊會長等人接機安排活動,與國營事業無關,而他當時只是去謝票。

蘇嘉全說,葉慶元無視澄清以及外交部回函,到今天還在法庭上繼續指控、惡意攻擊他,陳鳳馨則躲著不出庭,透過律師在庭上詭辯,誹謗雖然是輕罪,但名譽受損難彌補,希望法官本著保護人民名譽的精神審理本案;葉之前甚至法庭、臉書上罵他「可恥」,如果法官認為這是善意評論,「那以後每見他們一次,我就罵一次可恥」。

葉慶元則反擊,蘇嘉全當時是總統府祕書長,第一時間就知道電文只有日期錯誤,其他內容都是真的,如今還企圖誤導法官、媒體電文是假的;蘇領有祕書長俸祿,,「爾俸爾祿,民脂民膏」,而他們評論只領通告費,卻要負擔一樣的舉證責任,顯然輕重失衡,蘇面對外交官員電文指控,不自思反省,反而濫訟,行為是不是「可恥」,可受公評。

葉慶元強調,人力仲介揚運公司已承認有居中幫忙安排,並限制外交部人員參加,國營事業委員會也承認有做業務考察,且未告知駐印處,蘇嘉全也承認於2016年、2019年兩度私訪印尼,他與陳鳳馨已閱讀過相關報導,才做出評論。

蘇嘉全則說,他一生中最大的目標就是自己的名譽,他無法去管他的姪子蘇震清做了什麼,儘管如此,蘇震清涉入貪瀆案,他也立刻請辭負責,但絕無法忍受在他澄清之後還繼續惡意攻擊,如果法官認為這樣都沒問題,那誹謗這條罪可以廢了,台灣社會能不亂嗎?

今天開庭雙方砲火猛烈,你來我往互不相讓,下一庭因此被拖延了半個小時,法官不得不制止雙方繼續講下去,庭末諭知本件候核辦。

(中時 )

#蘇嘉全 #電文 #葉慶元 #陳鳳馨 #外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