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海軍第5艦隊前司令米勒(John W. Miller)投書《國防新聞》,指出拜登政府正將重要的軍事資產自中東撤出,卻犯下嚴重錯誤。削減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態勢,無疑向區域最危險的侵略者伊朗傳遞錯誤訊息,而華府又希望與德黑蘭談成核協議;另一方面,北京將趁此展開大筆投資與採購協議,以擴張區域影響力,這恐讓中東國家遠離美國、擁抱北京。亡羊補牢,為時未晚;華府此時應與夥伴密切合作,以提升整個區域的防禦與進攻能力。

目前五角大廈已自波灣地區撤出至少3個愛國者反飛彈連,其中1個部署於蘇爾坦空軍基地(Prince Sultan Air Base);此外,拜登政府也尋求撤出更多的軍事硬體,包括航艦打擊群與監視系統。

但此舉恰巧削弱拜登政府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暫行指南》,即與「裁減我們駐軍至適當水平,以中斷國際恐怖分子脈絡、嚇阻伊朗侵略與保護美國其他利益」相悖。

伊朗與其代理人現已頻繁對伊拉克與沙烏地阿拉伯發動攻擊。這反映出其無視美國嚇阻,並有能力侵害華府在區域的利益。隨著美國在中東地區的軍事資產減少,美軍想要防禦類似攻擊或發動報復打擊的能力也隨之減損,恐讓德黑蘭與其代理人將局勢升級。

更進一步來說,拜登重新部署美國在中東地區的軍事資產,不只讓美國的區域夥伴陷入防衛能力不足的窘境,還減損夥伴國家嚇阻伊朗發動侵略的能力,以及降低夥伴國的報復能力。

儘管拜登日前曾派出B-52對伊朗支持的民兵發動空襲,但這不足以嚇阻伊朗與其代理人發動進一步攻擊。換言之,嚇阻伊朗妄動仍有賴美軍在區域「刷存在感」。

就在拜登裁減中東駐軍人數之前,美國才宣布中斷援助沙烏地阿拉伯對葉門青年運動的攻勢,並暫停對沙國的軍售,還公布情報針對調查沙國王儲沙爾曼疑似謀殺華郵專欄作家哈紹吉的調查報告。

此外,拜登同樣也展開全球態勢的審查,而這可能讓其將焦點轉至戰略競爭對手中國大陸的身上,特別是雙方在印太區的角力。事實上,拜登只要稍稍回顧中東區的動態情勢,就可知曉世界正上演著強權角力。

但是,華府迫不急待地在中東自我閹割,勢必讓北京透過投資與採購貿易,快速地擴張在中東區的影響力。尤其是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伊朗,更是北京瞄準的對象。雖然美國的合作夥伴現今仍依賴美國的外交、軍事與財政援助,但美國自中東撤軍恐讓其愈來愈倒向中國大陸。

這樣錯誤的訊息已為伊朗收到了;伊朗革命衛隊「聖城部隊」的副指揮官海傑齊(Mohammad Hejazi)表示,拜登的決定正式美軍撤出區域並遭驅逐出境的開始。

米勒認為,拜登可透過對中東地區額外的軍事援助,來彌補軍事部署再調整產生的不利印象。五角大廈目前正思考增加中東地區防禦性武器的部署、情報共享、任務訓練與軍事交流等計畫。不過,這卻仍不足以難嚇阻伊朗在區域坐大與對外侵略。

因此,從短程來看,美國應讓伊朗與其代理人為其行動負起責任。拜登應增兵該地,以嚇阻對美國人、夥伴與其利益發動攻擊;另一方面,五角大廈應派出身處印太區與歐洲的航艦打擊群駛向中東,好讓美國對手摸不透華府意圖。

米勒也建議,華府應強化與區域夥伴合作、發展整合空中與飛彈防禦能力,以防範伊朗與其代理人的攻擊。甚至,美國中央司令部應強化防止伊朗武器流入葉門與伊拉克。五角大廈與國務院官員也應該與沙烏地、埃及、以色列與約旦等國家溝通,研發與共享紅海早期預警雷達系統。

同樣地,五角大廈也應提升與區域夥伴的聯合軍事訓練,並合作、建立區域性多層空中防禦系統。目前以色列已有短程、中程與遠程多層防空系統,有助於維護中東地區其他地區的利益;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地區,則是阿拉伯灣國家已成為伊朗與葉門青年運動,取得情報、監視與偵察的主要地區。

米勒強調,要實現前述防禦架構,美國與其合作夥伴就應擴大具有適應性、成本效益的空中與飛彈防禦科技之聯合研發,如導能武器或無人機平台。美國陸軍也應加快部署近日採購的以色列鐵穹系統,並提升以色列大衛投石索的採購速度。目前美陸軍持續測試與訓練鐵穹連,該聯預計2021年底前可待命部署。

米勒總結,拜登削減在中東的兵力無疑是個錯誤;但仍有很多方法可維持區域穩定,並防止伊朗見縫插針。最好的做法就是強化合作夥伴的進攻與防禦能力,以改善美國區域態勢,使拜登能將目光轉移至其他地區萌芽中的恐怖主義與中國大陸威脅。

文章來源:Biden’s Mideast drawdown poses perils

(中時新聞網)

#拜登伊朗 #中東 #阿富汗撤軍 #戰略競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