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智庫「卡托研究所」研究員屈雷爾(Trevor Thrall)17日投書《國防新聞》。文中指出,菲律賓在南海的獨特位置結合美軍駐紮其中,使馬尼拉長期以來挟美國軍事援助以嚇阻北京侵犯。這類的支持包括長期而穩定的武器轉移;但屈雷爾認為,人權紀錄不佳、領導階層混亂,對菲國軍售不但無助於嚇阻北京侵略,也不符合美國戰略利益,更對菲國民眾帶來厄運,華府應暫停對馬尼拉的軍售。

自2002年以來,美國對菲律賓出售近9億美元的武器,還提供逾13億美元的安全援助;2021年2月,菲律賓更表示將採購15架黑鷹直升機。

但屈雷爾認為,向人權紀錄不佳,領導階層混亂不堪的馬尼拉出售武器,無疑是災難的起頭。更直白的說,從過去至今的軍售案來看,提供武器給菲律賓不能發揮嚇阻北京侵略的效果,反而對菲國民眾有害、為美國帶來危險。

屈雷爾認為,杜特蒂政府最明顯的問題在於,馬尼拉積極利用美國提供的軍火殺害、監禁本國民眾。2016年,杜特蒂在電視上表示,「如果國民想殺死毒犯,將獲得杜特蒂的支持,而杜特蒂也會跟他們說,殺了他!我會發給你一枚獎牌。」

正如國際特赦組織所言,在杜特蒂的毒品戰爭中,菲國軍警拿著美國提供的軍備以非法手段處決數千平民;甚至,杜特蒂動用強勢警力,結合近日美方交付的武器、新冠肺炎的封鎖令,處決、逮捕反對其政權的3萬多人。

這一點都不讓人意外,事實上,菲律賓長期以來人權紀錄就不佳,只是在杜特帝領導下雪上加霜。諷刺的是,儘管美國偶爾試圖中斷提供武器,但馬尼拉仍能在接受美國槍枝的前五大國家中佔得1席。該國約有近200萬的黑槍流竄,而這又助長黑市的蓬勃,擴大該國槍枝暴力的嚴重性。

另一方面來看,武器銷售讓馬尼拉成為過於自我感覺良好的國家,而增加與北京發生致命衝突的可能性,甚至將華府拖進戰火。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日前就提到,對包含南海在內的印太地區菲國部隊、公共船艦或戰機進行武裝攻擊,恐引發美國依據《美非相互防衛條約》。

美國的激烈反應會讓馬尼拉感到興奮。菲國已公開喊話,為因應中國大陸的侵略,美國應轉讓更多武器;還表示菲國對抗中國大陸的戰略,是建立在美國會加入的前提之下。菲律賓國防部發言人安多隆(Arsenio Andolong)赤裸裸地表示,隨著南海情勢的發展,馬尼拉保持所有選項,包括利用美國與其他國家的夥伴關係。

早在1951年,美菲簽署《共同防禦條約》;但當時的北京還只是貧窮的政權,試圖自二戰與國共內戰中復甦,也讓華府履行承諾的機會相當小。但如今,北京已成為相當有自信心的超級強權、軍備良善,且對外界的風吹草動極為敏感。美國最不該做的,就是讓馬尼拉認為如果挑起與北京之間的衝突,美國會趕來救援他們。

即使美國需要擬定戰略來與北京斡旋,但依靠像菲律賓這樣不穩定的國家來對抗中國大陸,也不該成為戰略計劃中的一部分。出售武器不儘無助於嚇阻北京,更讓美國捲入戰爭的風險大增,而這場戰爭又毫無價值。結束對菲國軍售,不僅降低衝突可能性,還讓華府與杜特蒂政權虐待國民的暴行無分。

文章來源:Don’t sell arms to the Philippines

#美菲共同防禦條約 #牛軛礁 #南海 #中業島 #印太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