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元經營權爭奪戰持續攻防,面對少東派黃育仁領銜其他家族董事、打著改革大旗強勢挑戰,東元16日公開信表示,三大股東一致支持現有經營團隊,共同徵求委託書支持公司派提名人選,信中並有黃茂雄、寶佳董事長林陳海、華新董事長焦佑倫三人合照,顯示黃茂雄父子之戰來勢洶洶。對此,黃育仁提名的董事候選人黃立聰,為現任獨董與總經理特助,在臉書提出3大論點,並提到再尷尬也要支持改革。

黃立聰為東元創始股東之一的黃土英家族代表黃博治之子,去年黃博治請辭東元法人董事,並改由黃立聰出任,被視為是這次經營權之戰的少東派。黃立聰在臉書提出3大論點,包括東元電動車布局保守,財務文化領導發展,導致員工失去熱情,以及「會長」職務的存在,讓黃茂雄的意見變成潛規則,支持黃育仁的改革方向,期望東元很快的能重新出發。

以下為黃立聰臉書全文:

問我為什為是反抗軍? 這樣還開董事會不尷尬嗎? 再尷尬也要支持改革#絕地大反攻

一、投資電動車, 依舊是策略保守

公司一直以來對電動車的策略保守, 現在雖加入MIH聯盟、投資新創公司, 但依舊是維持一個「保持落後」的策略. 加入MIH聯盟東元大約是排名第500家, 整個聯盟有1500家廠商, 加入聯盟本身並不是一個特別偉大或是令人振奮的事情, 公司卻用來宣傳. 投資新創公司, 其實這個對象三年前就開始商談, 原來公司是不打算投資的, 現在這個時間點急著宣佈入股, 讓人覺得有太多非理性的考量, 或著也只是安全地跟進鴻海的脚步.

要能真正帶領東元變成電動車動力的領導品牌, 參加現成的聯盟不會足夠. 競爭者們也持續在進步, 我們要看的是電動車之後的下一個產業在哪裡? 是航空載具? 是低軌道衛星? 要聚焦跳躍投資到下一個產業, 再把技術及成果回頭植入電動車產品, 這樣東元才能領先競爭者. 這就是改革派的想法.

那為什為公司看不到呢? 因為己經失去對研發的熱情..

二、財務文化領導發展, 公司變成巨大的財務部門, 員工失去熱情

邱董是一位令人敬重的財務專家, 也是如此公司文化也變成由財務指標主導管理. 但副作用就是扼殺了員工的熱情. 以我個人之前參與電動車專案的經驗分享. 我們被要求要先拿到訂單才能討論投資. 問題是電動車的產品己經不能用傳統工業馬達的邏輯來思考, 它著重在取代引擎的「動力系統」而不僅是「馬達單體」. 在公司不投資電控及齒輪箱的原則下實在難以發揮. 一直到今天, 東元在電動車的生意裡, 還是只能維持在馬達代工的角色. 有熱情想衝刺的同仁們不斷失望而離職, 我個人也曾因達不到主管的期望被評核丁等的考績, 取消了一整年員工認股福利. 後來也因失望申請調換部門改為承接ESG永續管理的工作, 兩年努力下為公司拿到道瓊永續指數的肯定, 成為機電業第一家入選, 算是還給公司一個成績. 也謝謝邱董在這方面的協助.

那為什為公司策略不斷搖擺無法專心呢? 因為董事會及高階主管中存在著潛規則..

三、「會長」職務的存在就是最大的潛規則, 大家都沒看到嗎?

會長是我從小就認識且尊重的長輩, 在公司裡我經常稱呼他「阿伯」, 會長為東元做了無人能及的公關, 也建立了東元在業界的地位. 但也因為太受敬重, 他的意見就會直接變成公司的潛規則. 以這次改選的故事來看, 「會長結盟外部股東共同推舉邱董續任」的事件. 會長以他的高度結盟外部股東是維持公司穩定的力量, 大家都認可. 但指名下一位董事長就是凌駕了董事會職權的潛規則. 會直接讓公司繼續在上述的困境中停滯, 也無法擺脫潛規則的制約.

東元長期以來, 在潛規則及財務文化的管理下, 雖能維持成長但也扼殺了熱情及創意. 公司策略沒有絕對的對或錯, 但適度的改變或許能讓公司在下個世代裡變得不一樣. 東元今年65歲了, 人生70才開始, 也期望東元很快的能重新出發.

文章來源:黃立聰臉書
#東元 #創意 #鴻海 #巨大 #電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