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結束以來,美國亞太政策一直以美日同盟為軸心,此一軸心穩住了冷戰時期美國在亞洲的陣腳,即便在美方拉攏中國時,日本仍是美國在亞太的前哨。現在美中關係翻轉,美國回過頭來重新鞏固美日同盟關係。這對於因中國崛起而受到壓力的日本,以及國內聲望低落的菅義偉而言,既有時機上的巧合,也有他無法選擇的必然性,不只要成為美國制中的馬前卒,更必須挑最尖銳的台海安全議題來表態。

誠如各界分析所稱,美日聯合聲明除了多年來常見的同盟關係、安保條約、釣魚島、南海問題之外,還加入了份量極大的台灣問題。這是自1969年日相佐藤榮作與美國總統尼克森的聯合聲明發表半世紀以來,首次在兩國領導人聯合聲明中確提及台灣問題,而且其篇幅內容之廣,令各界極感意外。對美國來說,這是以美日同盟為核心來促成美日印澳4國的印太戰略夥伴關係,共同應對中國的挑戰。

當美國回過頭來重新鞏固美日的同盟關係時,對於因中國崛起而受到壓力的日本,以及國內聲望低落的菅義偉而言,既有時機上的巧合,也有無法選擇的必然性,必須成為美國制中的馬前卒。(圖/路透)
當美國回過頭來重新鞏固美日的同盟關係時,對於因中國崛起而受到壓力的日本,以及國內聲望低落的菅義偉而言,既有時機上的巧合,也有無法選擇的必然性,必須成為美國制中的馬前卒。(圖/路透)

日本對於美方抗中政策格外積極,除了日本國家戰略利益必須如此,還有首相菅義偉個人原因。菅義偉自上任以來,國內支持率嚴重下滑,其中原因包括應對疫情失誤,民眾接種疫苗速度落後等因素,因此必須以強化美日關係來為自已拉抬聲望,不顧一切地在拜登尚未會見過任何一位他國領袖的情況下,極其迫切地前往美國會見拜登。菅義偉貧寒出身,在自民黨內沒有派系,必須比其他前任首相更加積極突顯其處理美日關係的能力,否則將很快地被黨內其他虎視耽耽的競爭者所取代。

由於日本在二戰之後的國防安全一直依賴美國,日本政界人士發現,他們的聲望往往要取決於美國總統對待他們的態度。上世紀80年代,當時的任日本首相的中曾根康弘與當時美國總統雷根關係極佳,中曾根甚至諂媚到公開宣佈「要把日本變成美軍對抗蘇聯的永不沉沒航空母艦」,也讓中曾根成為日本任職時間最長的首相之一。而「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的說法,對台灣人來說也不算太陌生。

從日本的安全上來說,與過去依賴美國來應對蘇聯威脅一樣,未來一樣要依賴美國來應對中國的挑戰。菅義偉本人去年秋天對日本國會表示,他在拜登當選後與其通電話時說,如果釣魚島遭攻擊,他將援引《美日安保條約》第5條,要求美國作出回應。而在大陸近年來持續對日本周邊海域及台灣周邊海域進行密集的軍機侵擾活動,日本必須在峰會的聯合聲明中要求美方對此公開表態,甚至可能考慮接受美國在第一島鏈部署針對中國的反彈道導彈網絡計劃。

為了更積極向美國靠攏,同時反應中國對日本施壓的不滿,從來不在大陸人權問題上表態的日本這次在聯合聲明中提及新疆與香港問題,其中當然也有呼應拜登要求的因素存在。日本的這個動作勢必招致北京的報復,目前中國是日本最大貿易夥伴,北京可能採取類似對付澳洲的方式來懲罰日本,而如果峰會之後的美日聯合公報中有關台灣的部份激怒北京,有可能再引爆一次大陸內部狂風暴雨式的反日風潮。

日本對中國政策在菅義偉手上轉趨強硬,很可能因為近十多年來日本民眾態度有較大轉變。曾在美國雷根政府擔任亞洲貿易談判代表的普雷斯托維茨(Clyde Prestowitz)認為,這些態度轉變程度上與中國處理台灣問題、釣魚島與大陸境內反日風潮的做法有關,如果中國統一了台灣,可以想像沖繩群島未來將面臨的壓力。

外媒形容菅義偉和拜登因為利益更為一致,未來會有更好的合作關係,而且兩人在很多方面都很相似,包括:兩人都是7旬老人,拜登78歲,菅義偉72歲;兩人講話時都有結巴的毛病,連讀稿時都會犯;他們都有一個製造醜聞的兒子,也都出身自普羅大眾階級。

前美國國安會(NSC)國際經濟部門主任、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亞洲貿易專家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說:「日本政治精英們向美國表忠心的行程總是很重要」,不只如此,菅義偉也覺得必須更加積極地在美國處理台海問題上表態,一是日本逃避不掉, 二是如此才能在美中的對抗中獲得最大利益。如果真是如此,也難怪大陸有些分析認為日本才是大陸統一台灣最大的障礙。

#美國 #菅義偉 #日本 #拜登 #台海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