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使用中國翼龍Ⅱ無人機實戰

拜登政府打算軍售阿拉伯聯合大公國230億美元(6450億台幣),大賣包括F-35和MQ-9B武裝無人機等軍備。

《防務新聞》(Defense News)24日指出,拜登政府會做出這決定,很可能是由於北京加大力度,利用華府不願賣無人機給波灣主要夥伴的機會,進行相關銷售所致。要是中方加強在中東出售無人機和其他軍備的趨勢持續,將會損及華府的影響力,甚至可能危及美國的核心利益。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3月發布的報告指出,2016—2020和2011–2015年間相比,雖然全球軍售呈現持平狀態,但同期在煙硝味瀰漫的中東,軍售卻成長了25%。而銷售的項目包括先進坦克、戰機,軍艦與衛星。報告顯示,中東的軍售市場變得日益擁擠、強勁,也更競爭。

但報告中沒提到的,就是傳統上並非中東主要軍武供應商的中國,2016—2020和2011–2015年間相比,對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軍售成長了169%,而對沙烏地阿拉伯的軍售更成長了386%。無可否認的,北京對美國兩個重要中東安全夥伴的軍售大增,反映的並不是龐大的總銷售量,而是一個低起跑點。

至今美國仍是沙烏地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首要武器供應商,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的數據顯示,從2000-2019年間,美國對沙烏地的軍售約佔61%,而對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則佔56%。

儘管同期中方對這兩國的軍售並未超過1%,但若是不把他們放在眼裡,那就大錯特錯了。這是因為北京增加的軍售、軍售的本質,還有它們可能對美國核心利益的含意,不容加以輕忽。例如,沙烏地2014年時,最初只買了少數陸製彩虹-4無人機,後來至少又採購了15架殺傷力較大的翼龍II無人機,更表示有興趣再買285架。

同樣的,阿聯2011年至少向中方採購了5架翼龍I無人機,並迫不及待地簽約,成為翼龍II無人機的第一位出口客戶,並於2017年接收了第一批產品,而這款無人機如今已出現在中東各地的戰場上。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的數據顯示,阿聯還買了500枚藍箭7空對地導彈來武裝翼龍II。

而彩虹-4和翼龍I都是武裝無人機,大致類似已逐步淘汰的MQ-1「掠奪者」(Predator)。至於翼龍II則較先進,可掛載多達12枚飛彈,除了性能更強的升級引擎外,也結合了更新的航電系統與感測器。

事實上,除了沙烏地和阿聯外,中方也已出售武裝無人機給埃及,伊拉克和約旦。當然,這些無人機並不是用來展示的,它們在利比亞,葉門和其他中東熱點的衝突中,都已投入實戰。

分析指出,隨著中國軍事科技進步,以及俄羅斯等國積極介入中東軍武市場,美國的區域安全夥伴選擇也更多,並更富吸引力了,但中俄和美國並沒有共同的核心顧慮,甚至處心積慮,想破壞美國的利益。

文章來源:China’s surprising drone sales in the Middle East
#F-35 #武裝無人機 #中國 #中東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