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7歲黃姓男童遭柔道教練重摔瀕腦死,事發之後均由父親對外說明病況,昨面對記者追問,黃父不排除追究拍影片的舅舅、四年級學童及父母責任。男童母親經過一個禮拜沉澱,今日出面,說明孩子的病況沒有太大進展,接著聲淚俱下拜託社會大眾不要再指責舅舅,至於四年級學童是聽從教練指導,「不要再讓那個孩子受到傷害」。

黃母一早在市議員陳清龍與友人陪同下露面,雙手緊握,她先說明孩子,目前狀況還是依樣,腦壓雖然有下降,不代表腦傷有復原,下禮拜會再進一步檢查,評出後續治療方式

黃母接著謝謝社會大眾及媒體朋友、台中市長、各級長官、南陽國小校長、家長會長、主任老師及豐原醫院張醫師護理人員,謝謝各界對弟弟的疼愛,各界送來的祝福祈福都有收到,她都會念給弟弟聽。

「相信司法會還弟弟公道。」黃母澄清,舅舅被質疑拍攝影片動機,並非外界所想像。我們都會記錄孩子的成長。那一天舅舅發現教練訓練過程跟之前不太一樣,拍影片是要回來跟自己討論,如果這樣的力道如果不適合弟弟就不要上了。而且拍攝的影片不是在發生當下,而是在事發前半小時。

黃母說,弟弟倒下後,舅舅衝過去質問教練「他怎麼了?他怎麼了?」可是教練卻說他是在裝的,可是舅舅覺得不對勁,趕緊叫救護車,送到醫院就已經是這樣子了,並非像外界所說「事發當下還有心情拍攝」。

黃母強調,舅舅基於相信教練專業、善盡保護學員不會傷害的原則,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真的不知道,「拜託大家不要再講舅舅怎麼樣了,舅舅真的很疼這個孩子。」現在我們互相支撐,期盼天將奇蹟,讓弟弟趕快好起來,讓我帶他去上學。

至於對練的小四男童,黃母說,教練指導他對摔,以他小小年紀要去做筆錄,心理也受到很大傷害,對那個孩子跟父母都選擇原諒,「我的孩子已經躺在那裏,不要再讓一個孩子受到傷害了,不要了......。」

至於黃母與前夫意見不一,她說,自己可以體諒爸爸的心態,他一定會很憤怒,自己會設法去溝通商量。我們的孩子已經躺在那裏,真的不要苛責對練的男童,他一輩子都會有陰影,他自己也會覺得莫名其妙,「只是聽從教練指示,沒有料想到怎麼會變成這樣。」

陪同黃母出面的友人表示,我朋友的孩子躺在那裏,一個媽媽保護自己的孩子,也保護其他人的孩子。小四的孩子是無辜的,如果你願意,可以請爸媽陪同到醫院探視弟弟,講一下話,相信如果你肯來,把心理的話講出來,相信陰影不會那麼大,心會不會好過一點。

市議員陳清龍也呼籲各界不要苛責小四學童,希望學校給予輔導,也相信檢調會查清楚,會還給舅舅清白,媽媽現階段希望小朋友能夠康復好轉為重點,大家一起集氣加油,後續司法、賠償等會委請台中市府協助。

#黃母 #舅舅 #柔道 #教練 #男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