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美國的民主如此倒退,甚至國家陷於分裂的危機?!

這次的大選,有人說川普是被疫情打敗,川普自己也認為如此,

但更嚴重的是這個疫情揭露了一個早已破碎的國家真相──

腐敗的菁英階層、僵化的官僚體制、殘酷的貧富差距、系統化的種族歧視、

政治上的對立和政黨的惡鬥!

這些問題都存在已久,但執政者只能坐視其惡化,而拿不出解決辦法。

本書深入剖析現今美國白宮的實際狀況,以及美國今日面對的種種困境與如何解套!

◤團結的意義是什麼?美國從未真正團結過。當年美國人民約1/3不支持越戰,但美國還是打了十幾年。1965年美國熱心於登陸月球,但支持的人只有39%。美國人只有在受到外國人攻擊時(如九一一事件)或遭遇重大災難時(如卡崔娜風災),或發生全國性的悲劇時(如Sandy Hook之死),才會產生一時的團結,但一旦政治介入,就會發生不團結。

◤林肯總統在他第一任的就職演說中,在結論時指出:「我們不是敵人,而是朋友,我們絕不能成為敵人,雖然熱情(passion)有時會使我們緊張,但我們一定不使我們結合在一起的情感(affection)破裂。」

◤美國已是一個分裂的國家,除了美國的民主制度出了問題之外,過去四年川普個人的觀念和作風也要負很大的責任。他只關心照顧和討好支持他的選民,反對、厭惡和打擊不支持他的選民。他用盡一切辦法去鞏固和凝聚他的支持者,同時也用盡一切辦法去分化和離間他的反對者。換言之,他只當一半美國人民的總統,但他深信,這一半選民對美國建制派或「深層政府」(deep state)的不信任、恐懼和憤怒的力量,足以支持他繼續連任。

◤此次美國大選不僅造成了國內更進一步的分裂,也暴露了政府治理能力的不足,固然這些現象可簡化為川普的個人因素,但美國在制度上的缺失積弊已深。從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經濟上貧富差距的不斷擴大、社會上的不平等和政治上的不正義都在腐蝕這個國家。

◤美國大企業為了擴大市場和利潤,造成國內產業的空洞化;美國軍工組合(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為了維持美國的霸權地位,在海外製造敵人,窮兵黷武,造成美國龐大的財政赤字,美國政府放任這種作法是符合美國廣大人民的利益嗎?

◤2020年一整年的新冠疫情給美國上了寶貴的一課,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在2020年4月便說,「新冠疫情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言外之意,便是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將會消失。他又說,「美中過去的關係將永遠回不去了」,言外之意,今後將是美國和中國鬥爭的時代了。

◤在過去四年,美國已錯失機會去鞏固其盟國關係來共同抗抗衡中國,美國需要盟國,拜登將會努力恢復美國與盟國的關係。但今後,盟國與美國的關係將和過去不同,中國無意也不會在軍事上和美國對抗,中國對熱戰或冷戰均無興趣。美國今後的困境是中國無意與美國為敵,而美國偏要想把中國當作敵人,問題是其他國家的看法是否和美國一樣呢?除了「五眼聯盟」,還有多少國家願意加入呢?其他國家有什麼理由必須在美中之間選邊呢?這個世界上,難道只有美國的文化和價值,就不能有其他國家的文化和價值嗎?

◤美國應重新思考自己在世界的角色了,川普一再說美國不應再當世界警察了,他代表了美國一半的選民。美國的當急之務是團結國內,而不是分裂世界,在全球主義和孤立主義之間,美國應找出一個平衡點來撫平國內的對立和分裂,美國應在1823年門羅主義、1947年杜魯門主義之後,設計一個新的大戰略。

【精彩書摘】

美國大選揭曉後,一般人的看法是川普是被新冠疫情打敗了,因為美國人民確診和死亡的人都高居世界第一,川普也自認是疫情害了他,他早在去年7 月就向伍華德抱怨是疫情打斷了他的選情,他是被中國害的。

事實上,疫情並沒有打碎美國,而是揭露了一個早已破碎的國家、腐敗的統治階層、僵化的官僚體制、擴大貧富差距的經濟、政治上的兩極化和政黨的惡鬥、種族問題的惡化。這些問題都已存在已久,但迄無有效的處理。

川普就是利用美國人民,尤其是中下階層這種不滿、憤怒和仇恨而當選的。他在2016年以後來居上之勢,僥倖當選就是他能煽動這種情緒,變成熱情的力量。伍華德訪談川普的書名是《Rage》,第一次看到中文的譯名是《憤怒》,但我看完了這本書之後,我認為中文用《熱情》較為適當,因為川普說他的長處就是「能激發熱情,永遠都是。」(I bring rage out, I do bring rage out, I always have.)

川普的可怕,不在他個人,而在有這麼多熱情和忠誠的人民支持他、擁戴他,甚至崇拜他。但川普的出發點是邪惡的,他把美國社會分化和對立,他本人和政府的政策對美國的傳統價值和基本立場和政策予以顛覆和對立,並把美國的基層撕裂為白人邊緣人和有色人種邊緣人,誤導他們並放任他們相互仇視。

川普的作為不僅破壞了美國的民主制度,更使對民主的信仰受到難以癒合的重創,他只為了自己的連任,把一場選舉竟搞到社會撕裂,到處可聽到「毀憲、竊取選舉、政變、叛國、內戰」等說法,最後終於在1月6日得到證實,這些說法不完全是空穴來風,而是「陰謀論」的具體呈現。

在1月6日國會確認選舉人團拜登以 306 票勝出川普的 232 票之前,拜登宣布勝選,但川普不認輸,要打法律戰。在1月20日之前,美國同時有兩位總統,一位尚未就職,另一位不接受選舉結果,美國已分裂為兩個國家。

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認為川普不承認敗選的時間愈長,對美國民主的破壞愈大。川普堅稱這是一場「被竊取的選舉」,這種說法傷害美國制度的合法性。任何穩定的民主制度的基礎都是權力的平順交接,川普的作為已踐踏美國立國以來的優良傳統。

面對被川普四年來撕裂的美國能否振衰起敝,該報十分悲觀。該報名評論人沃爾夫(Martin Wolf)認為拜登很難扭轉川普任內建立的財閥和民粹主義的結合,更難改變川普主義在共和黨內留下的烙印。

美國這種深度的被分化和撕裂可能超越了我們的想像,54% 美國人自認美國政治分歧最大的威脅是其他美國人,有人說美國正走向文化戰爭。拜登在就職演說中,曾提到要「終結不文明的戰爭」,也有人說,美國正在進行「文化革命」。川普 2020年7月1日推文,指出「黑人的命也是命」(BLM)運動是「仇恨的象徵」。他在7月3日在總統山(Rushmore)演說時指責,「左派的暴徒」的行為的目的在消滅美國的文化。《紐約時報》則稱,川普在發動一場「全面性的文化戰爭」。

(本文摘自《川普和川普主義:分裂的美國》/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關中

1940年生於天津市。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美國佛萊契爾外交與法律學院文學碩士、外交法律碩士、國際關係博士,印第安那玻里斯大學榮譽法學博士。

曾任國立政治大學副教授、台灣大學兼任副教授、淡江大學講座教授、中國政治學會秘書長、亞洲與世界社董事長、民主基金會董事長、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內政組召集人、美國研究學會理事長、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中國國民黨副主席、考試院院長。

主要著作包括《國際社會與國際關係》、《變動世界秩序中的國際關係》、《美國外交與中美關係》、《美國對華政策的檢討》、《認識美國霸權主義》、《意識型態和美國外交政策》、《中國命運.關鍵十年》等五十餘冊。

《川普和川普主義:分裂的美國》/時報出版
《川普和川普主義:分裂的美國》/時報出版
#川普 #美國 #拜登 #戰爭 #國家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