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執法人員、律師或殯葬業者等,有時案件上門,真的不如表面單純,甚至會有科學無法解釋的狀況,帥哥律師劉韋廷上節目分享經手過的一個案件,有名母親來委託,但主角是她已過世的女兒,這位媽媽堅持女兒不是輕生,是被男友殺害,只是對方用計謀來逃過法律制裁,劉韋廷於是展開調查,不料翻查死者手機時,映入眼簾的畫面讓他傻眼,因此懷疑案情不單純,立刻報告給檢警。

劉韋廷律師上《震震有詞》節目分享一則案子,是一名死者的母親來委託並喊冤,她哭訴當天早上接到通知女兒過世,地點是她婚外情男友的家裡,口吐白沬,死狀悽慘,因現場有一封遺書,因此初步判定是輕生,但這名母親卻說,女兒毫無想不開的跡象,平時也沒有用藥習慣,更誇張的是,遺書上根本不是女兒的筆跡,因此懷疑孩子不是輕生,懷疑是被男友所殺害,之後才後製成自殺的樣子。


接下該案的劉韋廷律師,在男方照片上看見死者的鬼影,加上兩人不和的證據,懷疑案情不單純。(翻攝自《震震有詞》高點電視YouTube)
接下該案的劉韋廷律師,在男方照片上看見死者的鬼影,加上兩人不和的證據,懷疑案情不單純。(翻攝自《震震有詞》高點電視YouTube)

劉韋廷律師說,之後死者的老公也來找他,澄清自己跟太太感情沒有不好,是因為他是做工的,太太為貼補家用,去給人做按摩,因為工作的關係,晚上經常睡店裡,很可能因此認識了男方,發生不倫戀,還推測男方很可能逼她離婚,但她不願意,才會被下毒手。

聽了家屬的說法,劉韋廷開始調查案件,首先是翻查死者的資料與物品,找到她的手機,開機一看,上頭有許多死者與外遇對象爭執的紀錄,甚至牽扯財務糾紛,但萬萬沒想到,他在上頭看見一張小王的獨照,赫見小王身旁浮著一個披頭散髮的白色鬼頭照,看五官就是死者無誤。

綜合以上種種,劉韋廷覺得事情真的不單純,就將資料以及一切經過告訴了警方,這些資料最後移交到地檢署檢察官手上,只是最後因為沒有直接證據可以證明小王殺害女友,因此案件無疾而終,而命理老師謝沅瑾認為,這樣的情況表示死者怨念很重,但不見得如律師與家屬猜測的那個發展,可能死者另有訊息想傳達。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專線:1925(依舊愛我)24小時服務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劉韋廷 #帥哥律師 #輕生 #死者 #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