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狩獵案釋憲,大法官宣告部分合憲,布農族獵人王光祿的非常上訴案,恐怕仍會維持有罪。本案律師團及聲援團體今在司法院外開記者會,痛批大法官「扭捏造作,為德不卒」,稱這次釋憲只是一場鬧劇,是帶著殖民、統治的心態來看原住民。

律師團代表許正次表示,這次釋憲後,王光祿應該是沒有救,釋憲給了一個權力,卻綁住你的手腳,這就不是一個完整的權利,既然大法官宣示要保障原民傳統生活方式,應該更進一步釐清、開放,他們的下一個戰場就是立法院,將督促立委修法解除管制。

泰雅爾族民族議會秘書長歐蜜.偉浪則說,中華民國來台灣時就翻轉他們的語言,他們馳聘在大地上墾殖狩獵,傳統領域卻被列入國有化,各族群制度也被民主選舉取代,「我們慢慢忘了我們是誰」,原民的自我認同,已被國家暴力一一拆解。

歐蜜‧偉浪說,大法官擔憂的野生動物保育,原民祖先已有非常好的制度及禁忌,讓山林不至於被滅絕,卻從來不被了解,反觀平原地區是如何地被濫用,讓大財團長驅直入,顯得非常可恥;政府想把大陸帶過來的不三不四法令,套用在原民身上,完全錯誤。

歐蜜‧偉浪強調,今天釋憲只是一場鬧劇,是給哭喊的孩子丟幾顆糖果,有多少拿獵槍的原住民影響社會治安?沒有!大法官不曾瞭解台灣土地的溫度,仍帶著過去殖民、統治的心態來看待原住民,很可悲。

原住民族青年陣線成員簡年佑痛批大法官「扭捏造作,為德不卒」,一開始說狩獵是原民基本權利,後來卻在他們爭執的論述不斷自我放棄。原住民不需要受主流社會汙名,他們不是拿著槍上山亂打亂殺,狩獵文化跟生態保育是不衝突的。

簡年佑說,大法官在操作比例原則,說原民權利跟生態保育要各退一步,卻沒想到台灣原民不管在文化認同還是傳承上,都已站在懸崖下,「到底還能退到哪裡」,原民獵人的自由,族人的生命及族群認同,是生態保育可以換來的嗎?這號釋字重重斲傷原民的生存。

#原民 #大法官 #釋憲 #原住民 #狩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