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穿灰白上衣的阮姓男子被警方逮捕,神情仍自然、未見慌張。(民眾提供/林欣儀台中傳真)
身穿灰白上衣的阮姓男子被警方逮捕,神情仍自然、未見慌張。(民眾提供/林欣儀台中傳真)
身穿灰白上衣、綁著馬尾的阮姓男子被警方逮捕,仍神情自然的微笑與社區保全揮手、打招呼。(民眾提供/林欣儀台中傳真)
身穿灰白上衣、綁著馬尾的阮姓男子被警方逮捕,仍神情自然的微笑與社區保全揮手、打招呼。(民眾提供/林欣儀台中傳真)

中正大學哲學系四年級女學生劉佳穎離奇消失14年,近期案情露出曙光,檢警掌握其同班阮姓男友有重大嫌疑,並涉嫌殺害阿嬤,4日前往阮男家中搜索,在家中搜出疑似「牙齒」的證物。對此,法醫高大成指出,凶嫌存留牙齒在身邊有兩種可能性,大抵是因死者託夢,才找回牙齒祭拜。

據《ETtoday新聞雲》報導,高大成表示,以往若撿拾到牙齒或骨骸,首先確認的要點即在於「從何而來」,只要一驗DNA就能確認主人究竟是阮男,或是相繼失蹤的劉姓女友或阿嬤所屬,若吻合基本上阮男難以脫罪。

高大成解釋,倘若牙齒的DNA驗出來均不符合女友與阿嬤,嫌疑人還有機會能瞎掰是路邊撿來的,但若DNA吻合兩者之身分,不管怎樣狡辯都說不通,畢竟不會有人能巧合到在路上撿拾到阿嬤與女友的牙齒。

高大成進一步分析嫌疑人存留牙齒在身邊的心境,一種較低的可能性則為「想念家人」,因此撿回來放在身邊;另外一種高度可能性,即為「死者託夢」,死於非命的亡者回來找凶嫌算帳,因此凶嫌才撿拾骨骸祭拜。

高大成斷言,凶嫌的家中不可能為藏屍第一選擇,因為屍體氣味難聞,鄰里一定會察覺,建議警方可以將凶嫌家中做為圓心,向外搜尋方圓一公里內之處,或許能尋到死者的其餘骨骸。

高大成也直言,劉女與阿嬤已失蹤太久,還活著的機率幾乎渺茫,而DNA的比對也並非難事,只要將尋獲的牙齒DNA與阮男、劉女親屬之DNA相互比對,即可見真章,牙齒若才放幾十年,在DNA檢定上並非難事。

#中正大學 #高大成 #阿嬤 #女大生 #牙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