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太陽報》等媒體報導,早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5年前,中國大陸軍方科學家就已經在研究「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冠狀病毒的武器化,更曾大膽預言生物武器將用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中。

報導引述由大陸軍事科學家與公共衛生高層於2015年撰寫的論文指出,共軍高層預測生物武器將於第三次世界大戰登場。這份論文由美國國務院取得,證實大陸隊冠狀病毒起源一直都進行調查。

大陸科學家在文中將SARS冠狀病毒描述為「基因武器(genetic weapon)的新時代」,這種病毒更可以「為人操作為新興人類疾病病毒,並以前所未見的方式武器化、散播」。

英國國會下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和澳洲國會情報及安全聯席委員會主席派特森(James Paterson)認為,這份文件無疑引起世人對Covid-19起源的關注。圖根哈特表示,「大陸對生物武器的興趣不免讓人憂心,即使北京對其限制最嚴格的管控,這些武器本身也極其危險」。

報導寫道,長期以來外界質疑北京在疫情大流行初期掩蓋或扭曲資訊,指控大陸向世界衛生組織(WHO)隱瞞資訊的同時,還針對案例與死亡數字動手腳。儘管WHO在今年初進行調查,但病毒來源仍是未解之迷,讓WHO下令調查哪些因素恐導致實驗室外流病毒。

大部分科學家都強調,沒有任何證據證實新冠病毒為人造病毒,但關鍵在於是否自武漢實驗室流出。不過,目前沒有證據證實該病毒為北京故意流出。

在中文軍事文件《SARS的非自然起源與作為基因生物武器的人造病毒新物種》中,概述共軍在生物武器的計畫。其中寫道,「隨著其他科學領域的發展,生物製劑的運輸獲得長足的進步。例如,冷凍微生物的能力研發,讓生物製劑的霧化與攻擊過程中的存儲變成可能」。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詹寧斯表示,大陸發展軍民兩用的模式,讓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實驗存在著武器化的可能性;但用於進攻還是防禦,則不是科學家所能決定。換言之,當國家在研究保護軍隊免受生物攻擊的能力時,它同時也發展進攻性能力,兩者無法分開。

在解放軍論文中,更直指生物武器的攻擊將造成「敵人醫療系統崩潰」,甚至預測第三次世界大戰可能與生物武器有關。文件也大膽提出揣測,2003年肆虐中國大陸的SARS,可能是恐怖分子故意釋放的一種人造生物武器。

文件所列出的18名作者中,部分為大陸公共衛生與軍方高層,包括防疫單位前副主任;其中更有10名作者與西安空軍軍醫大學有關的科學家和武器專家。這份研究由習近平於2017年下令,隸屬解放軍底下研究。

文章來源:WORLD WAR FLU China ‘probed WEAPONISING coronaviruses five years before Covid outbreak & predicted WW3 fought with bio-weapons’

#生物武器 #基因遺傳武器 #冠狀病毒 #SARS #武漢實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