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開藝人高慧君在演藝圈的作品,其實戲劇遠多於歌唱,像是近日她一邊拍戲,一邊準備音樂舞台劇《情人哏裡出西施》演出,「可是大家還是覺得我是個歌手,其實我出唱片也才大概3、4年的時間,後面十多年都是演員。」高慧君忍不住想問,「天啊,我到底要多努力,才能讓大家看到演戲的我?」她難忘曾被喝斥過氣的黑歷史,直言最強的心理支柱就是家人。

●與張學友合唱紅遍兩岸三地 歌神教她「心態比唱腔最重要」

歌聲清亮的高慧君,在PUB駐唱時被鈕大可發掘簽約,與歌神張學友合唱一曲「你最珍貴」後爆紅,再以「認真的女人最美麗」專輯為人熟知,高慧君被打造成「都會療癒系」歌手的形象。

憑藉天賦歌喉的高慧君曾向張學友請教唱歌的技巧,「那時學友哥說的話,我印象很深。」

「你要學的不是唱歌時運用頭腔、腹腔的技巧,而是在演藝圈裡有起有落,你如何在其中走得很好,你的心態很重要,這才是你要學的。」張學友語重心長對高慧君說。

高慧君(右)至今難忘歌神張學友(左)對她的指點,讓她在演藝圈常保「把自己準備好」的正向心態。(圖/艾迪昇傳播提供)
高慧君(右)至今難忘歌神張學友(左)對她的指點,讓她在演藝圈常保「把自己準備好」的正向心態。(圖/艾迪昇傳播提供)

●曾被要求去隔壁買麵都要化妝 突破偶包轉型遇挫折

以歌手走紅之際,為了保護形象,當時經紀人管得很嚴,高慧君笑說,曾有一次她才剛踏出門,想去隔壁買碗麵,經紀人電話就來了,「你有沒有化妝?穿什麼衣服?你現在就給我回去。」

不過就像張學友的指點,演戲圈起落是日常,高慧君在大起之後,歌唱事業漸趨平淡,高慧君轉往從小就有興趣的戲劇圈發展,卻曾因「我想應該OK吧?」的錯誤心態,遭到羞辱喝斥。

原來她在台語不夠流利的情況下接戲,只因一句台詞說不好,整個劇組等了大半個鐘頭,慘遭喝斥「叫那個過氣歌手滾回去!」

高慧君難忘,她就真的把自己滾回家去,雖然難過自責,卻在心裡下定決心要好好學習。她先跟著專業台語文老師打基礎,又跑到菜市場和附近店家,叫點食物坐在店裡,張開耳朵細聽旁人聊天,跟著在旁一句一句跟著唸,自嘲像像瘋子一樣。也就是這樣的執著,她曾六度入圍金鐘、兩度分獲金鐘女主角與女配角獎項,成為演技扎實受肯定的演員。

媽媽是高慧君最強大的心靈支柱,讓她隨時感受到被關愛與照顧的溫暖。(圖/艾迪昇傳播提供)
媽媽是高慧君最強大的心靈支柱,讓她隨時感受到被關愛與照顧的溫暖。(圖/艾迪昇傳播提供)

●心靈能量滿滿 媽媽就是她的最強支柱

從歌手轉型到演員之路雖然曾顛簸,不過高慧君說,自己其實是個喜歡用感官體會生活的人,有滿滿充沛的情感力量,很多事情都能感動大哭,她會把這些讓她動容的的片刻記下來,「如果明天有哭戲,我會前一天在心裡準備一些能讓我哭的事件,拍戲時只要想到那個畫面,我就會鼻酸,再配上劇情,就真的哭了。」

她坦言,家人是她心裡最軟的那一塊。她記得八八風災當時,自己正在太麻里拍戲,一邊踩在也是受災的土地上,一邊記掛阿里山上還連絡不上的爸媽,備受煎熬。後來在電視新聞的現場連線中,好不容易挺進阿里山災區的記者,在停電只剩燭光的微光中,訪問到高慧君的爸爸,「我一看到爸爸很好、還點名我們姊妹要我們不要擔心,就忍不住崩潰大哭。」

幾年前,爸爸病逝,她把媽媽接來台北同住,去年媽媽因為手抖就醫,確診輕度帕金森氏症,母女決定:攜手樂觀面對。

高慧君在音樂舞台劇《情人哏裡出西施》演出東施。(圖/全民大劇團提供)
高慧君在音樂舞台劇《情人哏裡出西施》演出東施。(圖/全民大劇團提供)

高慧君說,自己跟她在音樂舞台劇《情人哏裡出西施》演出的角色東施很像,總想把最好的都留給身旁的人,希望所愛的人都開心,她也想好好照顧媽媽,就算有時累了,「我就泡個澡,想像自己放了三天的泡湯假,然後繼續面對。」

「剛開始時跟媽媽同住時,的確是覺得少了一個人住的自由,」高慧君笑著說,「像我工作到大半夜,回家想睡到中午,我媽會在早晨跑來叫我:欸你要不要吃早餐...」高慧君忍不住翻個白眼。

不過一起床就可以看到媽媽,不管什麼時候回家都有細心準備的食物等著她,這是從國中後就離家一個人住的高慧君現在最珍惜的美好,「有媽媽在身邊,我覺得什麼辛苦都不是問題,這就是幸福,我是個好幸運的人!」

#高慧君 #張學友 #歌手 #過氣 #情人哏裡出西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