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庫「蘭德公司」資深分析師葛羅斯曼(Derek Grossman)日前投書《外交政策》,文中指出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雖然自2016年當選以來多次表達反美與親陸立場,但自2020年以來這樣的立場似乎徹底的轉變。南海爭議、北京愈來愈自信且積極行動、國內反華情緒,加上外交部與軍方的提醒,讓中國大陸逐漸失去菲律賓的友誼,更有利於美國印太戰略。菲國外長陸辛日前的推特風暴,不過是前述現象的反映。

羅斯曼指出,自2016年當選以來,杜特蒂一次次的表示反美與親陸傾向。2016年訪問北京時,他更喊出「是時候告別華府」,讓東道主習近平分外開心。不僅如此,杜特蒂更歡迎中國大陸「一帶一路」的投資,並揚言終止與美國的聯合軍演,還稱北京為「好朋友」。

但過去1年以來,杜特蒂這樣的立場似乎徹底轉變,更讓北京原本打的算盤─將馬尼拉抽出華府的戰略軌道徹底粉碎。菲國外交部長陸辛(Teddy Locsin Jr.)日前更發出十足刺耳的推文,明白地要北京離開南海,並引爆兩國之間的外交糾紛。陸辛罵到,「你就像一個醜陋的蠢貨,把你的注意力強加在一位想當朋友的帥哥身上」。

羅斯曼認為,陸辛引發的推特風暴其實不過是北京日益自信的行動,所觸發的最新危機。特別是北京對菲律賓在南海聲索的挑戰,終於推開馬尼拉的友誼之手。杜特蒂發現,北京不是朋友,馬尼拉還是需要長期的安全盟友美國。甚至,從現在起到2022年6月任滿,杜特蒂前述認知將對地緣戰略產生明顯影響。

杜特地與華府關係的最低點,在2020年2月11日達顛峰;當時他決定終止《美菲軍隊互訪協議》(VFA)。根據VFA,美軍能無縫部署至菲律賓,以因應潛在衝突,這當然包括與北京的突發意外。根據VFA協議,當雙方宣布取消該協議後,協議仍可維持180日的有效期,雙方可在這段期間內重新談判。事實上,自終止VFA後,杜特蒂批准2個臨時延長條款(分別在2020年6月與11月),等於將終止的時鐘再重新往前撥動。

因此,2020年6月,陸辛首先體現馬尼拉此一轉變;當時陸辛提到,「在新冠疫情大流行與兩大強權角力緊張加劇之時,維持VFA的存在為明智之舉」。隨後在2020年7月12日,海牙仲裁法院做出駁回北京對南海爭議水域聲索的4周年紀念日,菲律賓外交部終於公開承認此一裁決;此前杜特蒂政府為維持與北京的積極關係,一直不願對此公開表態。

2020年9月23日,杜特蒂在聯合國大會的談話則又是他遠離中國大陸的另一項證據。他表示2016年的國際仲裁「越過了妥協」而直接解決南海爭端,「我們堅決反對破壞南海的企圖」。羅斯曼表示,這是杜特蒂就職以來對北京最直接的反抗,表明他對大陸的立場將逐漸強硬。

這一切導致馬尼拉順理成章的重返美國懷抱。2020年11月11日,陸辛表示由於南海出現大國競爭,有必要讓VFA繼續下去,這無疑暗示馬尼拉對華府的信賴與支持。他強調傳統盟友才是「清晰(clarity)與力量」,而不是北京。北京在區域的立場是侵略擴張。繼續VFA讓美菲能在共同防禦中,向前邁進並尋求更強、互惠、有效而持久的安排。

陸辛的聲明象徵著菲律賓戰略轉向的完成;2021年2月12日,杜特蒂在視察馬尼拉西北的克拉克空軍基地時隱晦的認同VFA,並表示「此刻的緊急狀態需要美國出現在此地,我完全不介意」。

另一個重要發展發生於2021年3月,馬尼拉與印度簽署採購布拉莫斯超音速巡弋飛彈。由印度與俄國聯手研發的布拉莫斯系統將提供馬尼拉嚇阻北京的能力;不過,菲國國防部則輕描淡寫的說道這是現代化計畫的一部分,旨在強化國土防禦能力。

杜特蒂則在日前做出最後一擊。隨著大陸海軍武裝船隻追趕菲國載有電視媒體的船隻,他提到中國大陸在南海的軍事威脅,並表示將派員「宣示所有權」。

羅斯曼分析杜特蒂當然仍希望與北京維持和平的關係,更希望能透過「一帶一路」獲得基礎建設與投資援助;但自就職以來,北京自信心日增、過去兩年行動愈來愈激烈,這讓杜特蒂正視北京帶來的威脅,以及重新認識華府在此議題上的重要價值。

他強調,失去將馬尼拉抽出美國戰略軌道的機會,北京只能怪自己。大陸在南海的灰色行動無疑讓杜特蒂無法推動親華反美。包圍中業島、宣布對爭議島嶼進行行政控制、部署地質勘測船至越南、馬來西亞專屬經濟區、通過新《海警法》、海上民兵部署牛軛礁,這些行動凸顯東南亞沒有任何國家能逃的出北京日益成長自信的蹂躪。

北京在南海的灰色行動不只破壞穩定,也讓菲國外長陸辛發出大量外交照會表達抗議;菲國國防部也透過肩並肩聯演與美軍保持密切聯繫,更重申美菲同盟的重要性。就在日前大陸海上民兵現身牛軛礁的同時,菲國外長與防長也與美國務卿布林肯、防長奧斯汀保持密切聯繫。

甚至,北京這類的行動更激化菲國民眾的反華情緒,更讓傳統親美的國防機構憂心北京野心,視北京為最大威脅;菲國議員更不滿杜特蒂親陸而忽視與美國傳統盟友關係。

種種因素讓杜特蒂不再擁有模糊空間可操作。大陸在南海的激進作法徹底破壞親華路線的可能性,甚至未來杜特蒂的繼承人可能會延續對陸強硬路線。雖然仍會稱大陸為「好朋友」,但任何親陸政策無疑不太可能,如在爭議水域進行聯合探勘計畫。

當然,杜特蒂不會全面擁抱美國,甚至還會三不五時向美國「噴垃圾話」;但別無選擇,杜特蒂只能與華府保持密切關係。換言之,杜特蒂不再是華府的頭疼問題,而成為北京煩惱,這無疑有利於美國印太戰略。

文章來源:China Has Lost the Philippines Despite Duterte's Best Efforts

#杜特蒂 #印太戰略 #南海仲裁 #一帶一路 #海上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