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教授戴瑤瑤(Yaoyao Dai, 音譯)與香港浸信會大學助理教授閭丘露薇,12日投書《華盛頓郵報》。文中綜整中國大陸外交部近20年的發言紀錄,並討論戰狼外交中敵對性語言的增加,到底是讓大陸愈來愈顧人怨而引發外交圍堵,還是安撫國內民族主義情緒又留餘地給美國的法寶。

過去1年來,媒體普遍以「戰狼外交」來描述中國大陸嚴詞強硬的外交風格。戰狼這一次靈感來自大陸演員吳京自導自演的電影《戰狼》。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3月在阿拉斯加登場的美中會談。當時大陸外交人員用強硬的口吻回擊美國對新疆政策的質疑,並反譏美國人權問題,還駁斥美國沒資格向大陸說三道四。

不久之後,瑞典政治人物指控大陸駐瑞典大使以電子郵件威脅媒體,要求停止對北京政策的批評,否則後果自行負責;當日本宣布福島核電廠的廢水將排入海洋時,1名大陸外交官還嗆有沒有膽喝下經過處理的水。

作者認為,目前學界與媒體將目光集中在戰狼外交的負面影響,視其為對內部民族主義興起的回應,而這種外交戰術注定以失敗告終,至少對北京在全球的形象而言是這樣;但透過對大陸外交部新聞發布會綜整可發現,戰狼外交其實帶來另類的外交勝利。一方面外交官舒緩國內民族主義者激動的情緒並鞏固政權穩定,另一方面維護習近平的外交政策,又留有餘地讓北京能控制爭議議題的不斷升級。

文中分析,大陸外交部長期以來致力於將外交官訓練為忠於共黨的便衣士兵。2016年,習近平提到在捍衛大陸核心利益時,要敢於鬥爭,並強調爭取國際話語權;外長王毅隨後呼應此一說法,矢言充分應用並遵循習近平外交思想的指導。當2019年習重申此一觀點,而王毅又鼓勵外交人員展現強烈的鬥爭精神,自此開始大陸外交官以嚴苛言論回應任何負面議題。

在統計過去20年大陸外交部記者會的紀錄,結果發現在習近平接任主席後,演講中敵對言語的比例急劇增加。2012年以前,外交部記者會只有10%的言論可謂挑釁與敵對;在2019至2020年期間,逾25%的記者會言詞都屬於「戰狼言論」。相較之下,習執政以來最溫和的一年為2017年;但這一年的數字與習近平執政前的2008年數字相近,而2008年已是過去以來北京政府外交言詞最激烈的1年。

至於哪種議題最容易讓大陸外交官失控,統計發現主要為人權與主權議題。甚至2017年以後,大陸外交部對人權與台灣議題的敵對行動語言詞急劇上升。此外,在2019年與2020年,大陸對於多邊合作議題展露愈來愈多的敵意,主要集中在對一帶一路的批評;但像北韓這類議題,大陸受到抨擊較少,戰狼風格的展現也隨之減少。

文中強調,儘管大陸嚴詞愈來愈嚴厲與侮辱,卻外厲內荏缺乏具體行動。例如,每當外國質疑大陸人權議題,陸外交官員一貫斥之為破壞大陸穩定的惡意行為,並揚言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維護主權與安全;但具體行為為何?卻始終不曾看見。

文中分析,外厲內荏其實意在爭取國內對政府的支持,強硬的姿態也有助於政府採取強硬的立場,而這些都讓國內民族情緒感到滿意,從而挪騰出更多外交空間讓政府斡旋。另一方面,挑釁言語讓國內注意力移至國外批評上,這時北京的舉措失當往往被忽視。最明顯例子就是美中會談時,大陸網民盛讚北京官員的退讓為勝利。

目前媒體分析主要集中在美國等西方國家如何看待戰狼外交;事實上,低度發展的國家對戰狼的觀點更有利於中國大陸。2020年,當39個西方國家譴責大陸人權議題時,巴基斯坦、古巴等65個國家卻敦促其他國家不要基於政治動機,對大陸提出毫無根據的指控。

作者總結,這種強硬的態度還讓北京在多邊組織中,塑造敢於對抗西方的形象,從而增強北京在國際體系中有能力領導人的印象,吸引低度開發國家的扈從。文中分析,在可預見的將來,戰狼外交將持續下去。

文章來源:China’s ‘wolf warrior’ diplomats like to talk tough

#戰狼外交 #民族主義 #習近平 #一帶一路 #楊潔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