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嚴峻下,台灣今年仍未獲WHA邀請,以觀察員身分參與會議。國民黨副秘書長黃奎博認為,過去國民黨政府可以做到的WHA有意義參與,即是總統蔡英文第一任期的第一周也勉強做到了,最大關鍵就是找不到與對岸溝通的政治對話基礎。

黃奎博指出,連續五年無法受邀以中華台北為名、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看得出來民進黨政府就是用以下幾招交錯使用,向國內民眾交差。

他認為,第一招就是指責中共當局。中共當局因為兩岸政治因素,不僅封殺民進黨政府派員參與世衛大會的資格,也因此阻礙了台灣民眾與國際衛生社群接軌的權利,而世界衛生組織(WHO)則將太多的政治帶進了全球衛生治理的機制之中。但蔡英文政府也應「直球對決」、把話說清楚,過去國民黨政府可以做到的有意義參與,蔡英文第一任期的第一週也勉強做到了,為何這幾年卻一次都不行?最大關鍵詞不就是找不到政治對話基礎的「兩岸關係」嗎?

第二招是請求美、英、加、德、澳等不到十國的所謂西方「理念相近國家」,由涉外事務高官甚至更高層級的官員,透過口頭聲明、社群媒體或正式致函世衛幹事長,公開表示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世衛大會。但一切的動作似僅止於此,這也顯示他們仍會顧慮到與中共當局的關係。

第三招是動員邦交國於世衛大會安排議程的總務委員會提案。目前已經進入行禮如儀的狀況,只要我方邦交國連署提案,委員會主席就會提出「二對二」辯論,然後不付諸表決,逕行打消或不再討論提案。

第四招則是讓海外僑胞、友我的外國民意代表及各界人士發動集會遊行,或製作相關宣傳短文、短片,試圖營造世界支持台灣的氛圍。最近則「進化」到讓若干國家的中央或地方議會,加上歐洲議會,通過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世衛大會的決議,但真正的癥結點,亦即那些國家的中央行政部門或歐盟的執行委員會,卻始終按兵不動,或如第二招般地有限度支持。

黃奎博表示,前面這四招,會經過精心的「大內宣」製作流程回銷台灣,讓台灣民眾覺得國際友我聲量和有意義參與的機會都很大;最後當期望愈高、失望愈高的時候,就會發出已經變成制式回應的新聞稿,高高舉起第一招「中國打壓」,然後民進黨政府就準備收割這次的戰果。

但是,國內民眾沒看到的是,這期間耗費了多少的外交資源,雖然有人說可以藉機「練兵」,但為何不能繞開這環節,把極有限的資源用在其他更需要的外交工作上呢?

黃奎博也指出,過去只要台灣能有意義參與世衛大會,根本沒有國家會出面反對,也用不到「二對二」辯論。台灣的參與,不僅對台灣、兩岸,甚至對國際都有積極意義和重要貢獻。希望台海兩岸的執政者以人民為先,在各自的憲法或基本大法中找到彈性處理的空間,讓雙方代表如同過去一樣得以同時出現在對全球治理有益的場域,否則就是兩岸中華民族以及全人類的損失。

#新冠肺炎 #台灣 #有意義 #黃奎博 #世衛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