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項新發現的美軍檔案引起史學界與政治界的注意,該檔記載了包括東條英機在內的7名二次大戰日本甲級戰犯骨灰去向,證實了這7名甲級戰犯的骨灰確實未歸還家屬,而是由美軍軍官乘軍機將它們灑在東京灣外太平洋上。但是長期以來被日本右翼份子視為聖地的興亞觀音寺,卻仍埋藏東條英機等7名戰犯遺骨並立有墓碑。這7名戰犯下葬的骨灰來源是因當時在火葬場內的美軍不熟悉亞洲習俗,在火葬場遺留下一些殘餘骨灰,被日人收集後合葬於寺內。

日本歷任首相與高級官員每次參拜靖國神社,都會引起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一陣強烈抗議,美國也會表達失望之意。其中最受爭議的是靖國神社供奉著東條英機、土肥原賢二、松井石根、廣田弘毅、木村兵太郎和武藤章等7名二戰的甲級戰犯的牌位。按日本風俗,沒有骨灰的死者不能立墓碑,牌位不能進寺廟祭拜。而在日本伊豆興亞觀音寺院又有7名戰犯墓碑「七士之碑」及骨灰葬處,其間乃是陰錯陽差遺留下來的歷史錯誤,這份美軍解密文件總算讓長期來的疑團獲得澄清。

日本前首相東條英機等7名二次世界大戰的甲級戰犯,在1948年被處死後,骨灰下落成謎逾70年。日媒從美軍解密檔案證實,這7人骨灰被美軍撒入太平洋。(圖/公開資源檔案照)
日本前首相東條英機等7名二次世界大戰的甲級戰犯,在1948年被處死後,骨灰下落成謎逾70年。日媒從美軍解密檔案證實,這7人骨灰被美軍撒入太平洋。(圖/公開資源檔案照)

二戰甲級戰犯東條英機在日本戰敗後企圖自殺未成,最後被軍事法庭判處絞刑(圖),並於死後與另6名甲級戰犯於久保山火葬場火化,骨灰拋灑於太平洋上。(圖/檔案照)
二戰甲級戰犯東條英機在日本戰敗後企圖自殺未成,最後被軍事法庭判處絞刑(圖),並於死後與另6名甲級戰犯於久保山火葬場火化,骨灰拋灑於太平洋上。(圖/檔案照)

共同社報導指出,日本的大學講師高澤弘明在美國國家檔案館的解密檔案中發現,當年記載處理7名戰犯骨灰詳情的是2份解密檔案,負責記載的是美軍少校盧瑟・弗瑞森。據他在《戰爭罪犯的處決和屍體最終處理相關詳細報告》的報告中指出,東條英機等7名甲級戰犯1948年12月23日0時在東京巢鴨監獄執行絞刑,屍體運往橫濱市內美軍第108軍需處,早晨約8時運抵久保山的火葬場火化。火葬後7人的骨灰被裝入骨灰罈運往機場,在軍機起飛至橫濱以東約50公里處的太平洋上空,大範圍地將骨灰拋灑至海中。

報導說,美軍當時是為了不讓甲級戰犯的墓地將來被視為聖地,才決定以拋灑入海的方式處理骨灰。此前一直有各種傳聞或推測,但骨灰拋灑於太平洋的過程卻一直未能找到可證實此事的檔案。

包括東條英機在內的7名二戰日本甲級戰犯的骨灰被拋灑入海,但殘餘骨灰卻被人收集後藏於日本伊豆山興亞觀音寺的這座觀音像下。據說這座觀音像還是用南京挖過來的紅土所塑造。(圖/網路)
包括東條英機在內的7名二戰日本甲級戰犯的骨灰被拋灑入海,但殘餘骨灰卻被人收集後藏於日本伊豆山興亞觀音寺的這座觀音像下。據說這座觀音像還是用南京挖過來的紅土所塑造。(圖/網路)

既然7名戰犯骨灰入海,為何在伊豆的興亞觀音寺中還有這7名戰犯的「七士之碑」以及骨灰合葬?關鍵就出在久保山火葬場中。當時火葬場負責人飛田美善是一位日本右翼分子,打算竊取並保存這些戰犯的骨灰,卻因火葬過程有美軍嚴密看管而無從下手。最後是在骨灰的裝運時,美軍用鐵鏟將骨灰鏟入骨灰箱中後就急著離開,未依東方習俗將骨灰池中殘餘骨灰用刷子仔細清掃。飛田美善見機立即聯絡了原首相小磯國昭的律師三文字正平,兩人在當天夜裡潛入火葬場將殘餘骨灰清掃集中,裝入骨灰罈連夜運走。事後與戰犯家屬聯繫商議處置方式,事隔半年後才將骨灰罈送到伊豆山興亞觀音寺,以友人遺骨名義請當時住持伊丹忍禮收容暫放。伊丹忍禮雖心有疑慮,判斷事態不單純,因此將骨灰罈暗藏在觀音像下的石縫中。

設於興亞觀音寺的7名日本甲級戰犯牌位(右),其上書寫著7名戰犯姓名。以及千餘名各級戰犯的集合牌位。(圖/網路)
設於興亞觀音寺的7名日本甲級戰犯牌位(右),其上書寫著7名戰犯姓名。以及千餘名各級戰犯的集合牌位。(圖/網路)

1952年《舊金山和約》簽訂後,隔年日本國會通過決議,為被處死戰犯平反,視其為在戰爭中為國犧牲者。藏於興亞觀音寺的7名戰犯部分骨灰被公開立碑並舉行埋葬儀式,前首相吉田茂還揮毫書寫碑文「七士之碑」,同時在寺中建立了甲、乙、丙級共1068名戰犯的供養碑。

興亞觀音寺內立著日本二戰期間處死的戰犯紀念石碑,最右邊那面刻著「七士之碑」,指的就是包括東條英機在內的7名甲級戰犯,是由日本前首相吉田茂書寫碑文。( 圖/網路)
興亞觀音寺內立著日本二戰期間處死的戰犯紀念石碑,最右邊那面刻著「七士之碑」,指的就是包括東條英機在內的7名甲級戰犯,是由日本前首相吉田茂書寫碑文。( 圖/網路)

二戰的日本戰犯被平反後,葬有7名甲級戰犯及千餘名各級戰犯牌位的興亞觀音寺成為日本右派的朝聖之地,甚至被稱為「小靖國神社」。《舊金山合約》簽訂後美國政策轉向,決定扶植日本成為亞洲圍堵共產主義的屏障,利用原日本政府各級官員來迅速恢復生產並重建社會秩序,右翼勢力因此快速回朝重新掌權,不久後靖國神社就正式迎入了東條英機等甲級戰犯與其他戰犯的牌位。

日本民俗學家柳田國男指出,為神社被供奉之神的條件,是含恨而死的人,他的恨越濃烈,作祟越頻繁與強烈,也就越有資格進入神社,而且還特別靈驗。當時負責執行7名甲級戰犯死刑的美軍第8集團軍司令華頓・沃克中將,在7名甲級戰犯被處死2年後的同一天(1950年12月23日)於一場吉普車駕駛失誤的車禍中死亡,當時日本人都認為這是7名甲級戰犯陰靈作祟所致。

美陸軍第8集團軍司令華頓・沃克將軍,當時由他負責執行日本7名甲級戰犯的死刑,不料2年後同一天卻死於車禍,日本人認為這是戰犯陰靈作祟所致。(圖/維基公開檔案照)
美陸軍第8集團軍司令華頓・沃克將軍,當時由他負責執行日本7名甲級戰犯的死刑,不料2年後同一天卻死於車禍,日本人認為這是戰犯陰靈作祟所致。(圖/維基公開檔案照)

沃克將軍的副官聽從韓國將官勸說後,曾到興亞觀音寺參拜7名甲級戰犯之墓,並由住持伊丹忍禮以「冤親平等」之宗旨,在寺中供養沃克將軍靈位。神鬼之事雖難以爭論,但歷史軌跡曲曲折折帶來許多令人驚奇的意外,靖國神社的祭祀戰犯雖有右翼人士的支持,但不解決這些歷史與文化的重大衝突,它將永久成為日本民族與社會的沉重負擔。

#東條英機 #骨灰 #甲級戰犯 #興亞觀音 #美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