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星條旗報》與《華盛頓郵報》等外電報導,隨著極端氣候的影響,澳洲正面臨嚴重的鼠患。成千上萬的老鼠不僅將農作物啃食殆盡,造成經濟嚴重損傷,老鼠侵入人的住處更造成各種傳染病的流行,影響民眾健康。澳洲農民被迫縱火焚燒莊稼,以火攻驅趕老鼠大軍,卻治標不治本。專家警告,如果2021年冬季不夠寒冷,來年春天澳洲恐怕被爆炸性疫情所重傷,情節嚴重甚至用世界末日形容也不誇張。

在雪梨西方200英里的攸維爾皇家酒店,老鼠大喇喇的在酒店內遊走,員工赤手空拳便可抓到老鼠。在雪梨西方270英里的吉爾甘德拉鎮(Gilgandra)一帶,40歲的農民榮赫鵬(Younghusband)飽受老鼠大軍的困擾,不得不焚燒莊稼,試圖燒死藏匿其中的老鼠,還設置數十個捕鼠陷阱。

就在1個月前,鼠患嚴重到榮赫鵬不得不把妻小送到鄰近小鎮。老鼠不但光臨屋外的棚子,還在屋內逛大街,啃壞洗衣機、烘乾機與2台冰箱,舉凡沙發、咖啡機與床單,都是牠們齒痕;甚至,還藏在烤箱中。

他描述到,可以聽到老鼠在牆中屋頂腳步聲,還能聞到牠們味道,整個屋子都是死亡的氣味。「你消除不了氣味,死老鼠在牆角、爐子下,這種味道是人世間最噁心的氣味」。

他佈下了40個陷阱,短短12小時內就捕獲450隻老鼠。最近的一個夜晚,忍無可忍的榮赫鵬看著被老鼠摧毀的130個稻草包,心頭一怒的他點火引燃。看著火焰照亮夜空、老鼠奔竄,他手拿啤酒慢慢欣賞這場鼠肉BBQ。儘管這種做法引來殘酷的抨擊;但迄今他已損失1,500包稻草。

農民想方設法捕捉老鼠。(圖/路透社)
農民想方設法捕捉老鼠。(圖/路透社)

63歲的汀克(Col Tink)一生都在務農。這次澳洲東部糧食帶肆虐的鼠患卻是他從未經歷過的。災難的起源是先前的乾旱,大地乾涸讓肥沃的農作物區變成了塵土飛揚的大地。大雨終在去年降下,但卻為汀克奏起命運交響曲。

滂沱大雨讓澳洲整個春季與夏季(南半球的9月到3月)迎來豐收,穀倉裡滿滿的穀物、稻草,足以讓汀克的牛吃上2年,卻也招來老鼠大軍,成千上萬的老鼠群湧而來。

老鼠大軍鑽進稻草堆深處,破壞一切不合其胃口的東西,留下的排泄物氣味刺鼻,更沾黏到人的身體與衣服上。為此,汀克製作了巨大捕鼠器,並在地上灑上穀物吸引老鼠入甕。當老鼠走入容器中,就會被稀釋的洗碗精困住並淹死。

第一晚的戰果約7,000隻老鼠落網,第二天3,000隻;現在,每晚平均約1,000隻。汀克也認知道,難以光靠這樣的手法便根絕鼠患,但多少減緩災害擴張的速度。

報導分析,澳洲平均每10年就會爆發一次大規模鼠患。部分老農民回憶起1970年代的鼠害,當時龐大的肥老鼠竄動,連地面都為之顫抖,可以想見其勢。

除每10年1次的週期外,澳洲農民改變耕作方式,給老鼠可趁之機。為保持澳洲乾旱土壤中的水分,農民直接將新種子播種至留在土地上的舊秸稈中,卻變相成為老鼠藏身與食物來源之處。

新南威爾斯目前已取得5,000升的除鼠藥溴敵隆(Bromadiolone);專家卻憂心這類毒藥恐無意中撲殺其他物種,如貓頭鷹、楔尾鷹、蛇與巨蜥。後者以捕捉老鼠為食。

除了經濟與生態危害,鼠患還帶來致命病毒。澳洲東北部昆士蘭省(Queensland state)衛生官員表示,與2020年同期相比,鉤端螺旋體病(Leptospirosis,與流感相似,嚴重者會導致腦膜炎、腎衰竭、出血與呼吸系統併發症)在2021年確診案例成長近1倍。

一般農民想方設法安置各種陷阱除鼠,但部分農民則尋求專家協助。亨利為政府研究人員,遊走全澳洲協助農民因應齧齒類動物的威脅。2021年5月,亨利走訪威爾斯省東北部的庫南市的一個倉庫,其中儲放3,000包稻草。按照目前價格計算,總價值約9.3萬美元,卻為老鼠完全摧毀。他表示,如果遇上旱季,稻草的價格會是現價的兩倍。

亨利指出,老鼠帶來的惡果甚至可用世界末日來形容;農作物破壞人口卻成長,導致人無法自給自足。各種傳染病大流行結合糧食耗盡,體弱多病的人會最先被淘汰。如果這個冬天不夠寒冷,倖存的人類就要為明年春天爆炸性疫情做好準備。

文章來源:Farmers in Australia are burning their own crops, desperate to escape a mouse plague

#老鼠 #澳洲 #鼠患 #鼠疫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