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新冠疫苗施打順序,資深媒體人楊照今表示,台灣的第二類與第七類,是全世界疫情下的奇觀。沒見過有任何其他國家有這種安排法,是不折不扣的台灣特色。

他說,這裡面有很多人,包括總統府、行政院的工作人員,明明都能自行採取防範措施,學校老師和行政人員也得到停課的充分保護,為什麼需要取得優先施打的權利?

他強調,為什麼別的民主國家不會有這種安排?因為通不過民意的考驗。台灣怎麼會訂出這種辦法來?因為不是用民主的程序訂的,完全在黑箱中獨斷決定,完全不需考量民意,所以就會訂出這種荒腔走板的施打順序來。

楊照今天在臉書指出,現在的情勢很清楚了,以民主方式形成疫苗施打政策的國家,訂定出來的順序幾乎都差不多。並不是因為開了高峰會議統合做法,也不是因為有哪個國家的計畫特別好,所以其他國家都抄他們的。

他說,是因為這些國家的計畫都必須爭取民意支持,就必須擬出能夠讓社會產生同意共識的方案來。

他指出,大部分民主國家的疫苗方案根據兩項原則。一,依照已經有的那麼多病毒感染與救治相關資料,找出人口中的高危險群,對於這些感染了可能受到最大傷害和冒最大生命危險的人;及在工作與生活中,最難自我保護與病毒隔離的人,經常會暴露在感染危險中的人,依照風險度優先施打疫苗。

他說,再細膩一點的考量就是讓最缺乏醫療資源,優先施打疫苗。

他指出,這樣的原則,有科學與倫理原則上的依據,最容易和社會大眾溝通,得到共識支持,所以很自然就在民主國家的疫苗政策上清楚地凸顯出來。

他說,用民主國家的共識回頭看台灣。這波疫情爆發已經提供了再明確不過的數據:60歲以上患有慢性病或重大疾病的人,是死亡的高風險群。

他說,但這些死亡高風險群被排在倒數第二類,在打不到疫苗前,就感染死了,這難道不是使得台灣死亡率如此居高不下的一大因素?若疫苗開打,就像其他民主國家一樣,讓這群人先打,大家去算算落在這個分類中的人,可以救下多少人命!

他說,加拿大讓北方極地的少數民族排在第一順位優先打疫苗,台灣卻是在三級管制時期仍然放任都市裡的人去原住民部落露營度假,台灣的疫苗政策從不曾考慮過偏遠地區的民眾。

他說,疫苗政策也沒有考慮過最弱勢的街友,嚴重疫區萬華區就有很多街友。

他說,第二類及第七類應該回歸年齡層,跟自己同樣年齡層的人一起排隊打疫苗,因為風險明明就一樣,為什麼需要另行處理?

他表示,民主再重要不過;可以防止黑箱濫權作出不合理的政策,可以在民意監督下形成合理的計畫,真正可以救命。

他認為,要求政府依照民主國家的基本原則訂定疫苗施打政策、要求政府交代是什麼人做出這樣的計畫,並予以追究責任,過分嗎?如果這是一個合格的民主國家,那非但不過分,還是政治正常運作應該具備的自我糾正功能吧

#民主國家 #台灣 #這種 #計畫 #楊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