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華高中國文老師劉怡君與女兒蔡詠宇母女聯手寫出「送子鳥驚魂記」獲選夢花文學將兒童文學創作類。(謝明俊攝)
興華高中國文老師劉怡君與女兒蔡詠宇母女聯手寫出「送子鳥驚魂記」獲選夢花文學將兒童文學創作類。(謝明俊攝)
蔡詠宇感觸最深的畫面,就是日新茶園採茶的人們。(謝明俊攝)
蔡詠宇感觸最深的畫面,就是日新茶園採茶的人們。(謝明俊攝)
徐梓恒最愛三國演義,他連續2年獲選夢花文學獎的散文及新詩類。(謝明俊攝)
徐梓恒最愛三國演義,他連續2年獲選夢花文學獎的散文及新詩類。(謝明俊攝)
溫曼然以紀念去世好友的新詩「默劇」獲選夢花文學將新詩類。(謝明俊攝)
溫曼然以紀念去世好友的新詩「默劇」獲選夢花文學將新詩類。(謝明俊攝)

苗栗縣政府主辦的夢花文學獎日前公布入選名單,頭份興華高中老師劉怡君與女兒蔡詠宇合著的「送子鳥驚魂記」獲選兒童文學創作,高3徐梓恒、高2溫曼然、林奇偉等3名學生入選新詩組。劉怡君與徐梓恒去年就曾入選夢花文學獎,今年再度獲選。劉怡君很高興能與女兒一起留下可以永久紀念的文學創作,徐梓恆則希望繼續在文學創作路上發光發熱。

苗栗縣政府為鼓勵縣內各級學校文學創作風氣,舉辦了夢花文學獎,今年已邁入第24屆,由於疫情關係,徵選活動改為視訊及書面審查,由各組委員分組投票、討論,嚴選優良作品於日前出爐。其中興華高中國文老師劉怡君與女兒蔡詠宇母女聯手創作兒童文學創作集《送子鳥驚魂記》入選,高中、高職部徐梓恒、溫曼然、林奇緯等3名學生則以新詩入選。

劉怡君、蔡詠宇2人既是母女,也是師生,更是興華高中前後期的學姐妹,母女畢業自同一所學校,是非常難得的經驗。劉怡君是苗栗在地子弟,畢業後回鄉任教,從興華國中教到改制完全高中,前後29年,教育無數英才。

蔡詠宇從小就喜歡畫畫,尤其是宮崎駿及迪士尼的動畫,影響她最深,讓她特別喜歡可愛造型的插畫,從念興華國中美術班開始,至目前就讀國立台北師院藝術與造型設計系研究所2年級,她一路習畫,至今不輟。

劉怡君去年以一篇散文「陪我到老田寮溪走走」將自己少時在頭屋明德水庫長大的經驗,透過散文寫出她對家鄉的情,獲選苗栗縣府的夢花文學獎,獲獎激發了劉怡君的創作動力,想要把後來居住的頭份市人文景觀,透過虛擬的送子鳥阿奇一系列的冒險經歷,帶給小朋友好玩有趣的在地之旅。

劉怡君動之以情地找上女兒商量,由女兒支援最擅長的趣味插味,添加進這本專門替小學1、2年級學童寫的創作中。母女倆從實地踩勘書中景點到主題寫作,插畫討論,母女倆歷經了既合作又爭鋒相對的過程,以半年的時間完成這部書,還自行彩印、裝訂成冊,送件參賽。

劉怡君、蔡詠宇母女說,合作完成這部書,就是希望留下一個可以永久紀念的東西,不僅留給她們家庭,更是留給頭份下一代的學子,能夠有機會從這本書裡去認識自己居住的頭份。

即將升到高職部2年級的溫曼然,雖然念的是商業經理,但她對文學的喜愛卻是從國中就開始了,她到處搜尋各類課外文學書籍閱讀,直升高職部後,萌生自行創作的念頭,將自己心中所想,模仿歷代的文人騷客書之成詩,短短1年中,她寫了不下50首新詩,今年4月將其中一首作品「默劇」參加夢花文學獎,第1次參賽就獲選。

「默劇」一詩是溫曼然紀念好友去世的一首瀝血之作,從初稿到定稿,溫曼然更改過10餘種版本,每個版本都是當時的心情和感受,更是她懷念好友的深沈感受。

即將升上高3的徐梓恒,從國小就愛看書,尤其最愛三國演義,他從國小6年級,就學著將每年的心情感受,用散文筆法記載下來,整整維持了5、6年,加上喜歡大量的閱讀,培植了徐梓恒寫作的基底。

去年,徐梓恒首度以散文類參選夢花文學獲選後,徐梓恒看到一本書敘寫圖像化新詩,當下引起他的興趣,想用圖像詩的手法,來代替散文,他開始學習創作圖像詩,今年以「當生存之戰打響之時」一詩,再度入選夢花文學獎的新詩類。

「當生存」一文,是徐梓恒以苗栗在地最重要的動物石虎為背景,將石虎慘遭路殺的景象,以及企望生存的卑微念想,以對話式地帶出他為石虎的不平,感動了評審入選新詩類創作。

#劉怡君 #夢花文學獎 #獲選 #創作 #徐梓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