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因為左右開攻,對藍綠,對中共,迭有批評,難免招來各方的回應,很難一一作答,所以一時間,只好保持了沉默。

但我想,如果從一個最根本的角度,我到底是「怎樣看待政治的」,或許能夠一次性的,回應許多朋友(不管是善意或攻擊)的質疑。

我基本上,是民主政治的信徒。凡走過台灣民主路的我這一代,無論當時是否惘然,現在看來,台灣確實是華人社會開創出民主、多元、開放之花朵的花園,藍的批綠,綠的K藍,不爽藍綠的,儘可以左右酸藍酸綠,沒人因此而坐牢,自然也沒人因此而畏懼表態,哪個華人社會可以如此!

有不少為中共體制辯護的人,說我對中國認識不深,其實認識深或不深,跟人是否在大陸待過,待多久,一點關係也沒有。不少人,人在台灣,難道不知道台灣民主的可貴與好處嗎?

但他們卻顯然「不珍惜」台灣的民主,動輒以「統一」做優先認同,所以,在大陸也好,在台灣也罷,對一個制度,一個社會的認識,深刻與否,完全不是「時間多久」的問題,在我看,是「有沒有心」的問題。

我摯愛的政治社會觀察家,寫《論美國的民主》一書的托克維爾,一個法國人,一趟美國之行,卻寫出美國立國以來,最具洞見的深度之作,真的,有心沒心,才是關鍵!

我評論中國政治,從來都盡量分清楚,「治理績效」與「民主法治」之區隔,我認為,這樣才不致於過度謳歌,或過度輕蔑,以至於,失去了觀察評論的準頭。

比方說,我雖經常性的批評中共專制,獨裁,但我不會因此而低估中國治理的能力。

道理很簡單,許多中國人是愛國的,他們與我們台灣人同文同種(當然搞台獨的未必認同),我們能創造台灣經濟奇蹟,中國人為何不能!他們也不笨,改革開放以來,見過世面的大陸人一籮筐,有什麼理由會很差!

此所以,在去年長江大水時,看到一些綠營名嘴,整天唱衰三峽大壩會垮,我就覺得好笑!

中共不民主是一回事,但,它有一堆水利工程高手,有一堆願意為他的國家奉獻心力的專家,這又是另一回事,他們不會刻意建一座禁不起考驗的水壩的!

可是,相對來說,看到大陸建設驚人的朋友,卻又把這當成是中國萬歲的依據,認為民主沒那麼重要,我也很難苟同。當年,希特勒的納粹德國,經濟建設不是一等一嗎?當年,蘇聯,上太空不是搶在美國之先嗎?

治理能力很強,但未必等於這個國家可以持久,如果少了民主政治的種種條件的話!

因為,民主本身有一種調和,自我修復的能量,所以,美國能選出歐巴馬,也能選出川普,更能讓拜登當選!都是民主機制自我平衡的移動。但,中共出一個文革中的毛澤東,就幾乎搞垮中國!

出一個破壞任期制的習近平,黨內竟無人可以阻攔,黨外有異議聲則都被消音了!一個沒有任期制的領導人,等於沒有「問責」的機制,他做到不想做,或不能做為止,未來的接班人,會不有樣學樣嗎?

沒人能保證,每個不想下台的人,都是天縱英明,但他長期在位,會虛構出自以為天縱英明的氛圍,這對國家是何等的危機,與傷害!?

華裔導演趙婷贏得奧斯卡大獎,她說出了離開中國的心情:那是一個說謊的國度。中國人很受傷,但她說的,哪裡有錯呢?

多年前,還在世的政治思想家漢娜・阿倫特就說過了,自古以來,「有政治就存在說謊」,但極權體制,會把「說謊當成一種生活方式」。

不就印證了趙婷導演的生活經驗嗎!為何會這樣?

一黨專制,媒體壟斷,秘密警察監控,中共黨內一人獨尊,想升官的全都要奉承意旨,想發財的也要跟著黨走,久了,奉承久了,就是一個說官話的社會,就是一個陽奉陰違的社會,不說謊,怎麼活下去呢?

台灣經歷過類似的威權統治,那年頭,小孩子的作文都是「反攻大陸,解救苦難同胞」!經歷過這樣歷程的台灣人,跑去大陸,竟然跟著「歌頌黨,歌頌祖國」,我的感受是,他們真的還是眷戀威權,逃避自由,我還能說什麼呢?只能祝福他們!

台灣的政客會不會說謊,當然會。

但重點不在這,而是,他們說的藍謊,說的綠謊,自有媒體,自有反對黨,會批判,會拿著放大鏡檢視,藍綠政客的謊,因而很難持久,很難體制化。

這就是民主的好處!政客仍舊會說謊,但,我們,人民,可以揭穿他,可以讓他活活吞回去!

好了,我回應的夠多了。

我是一個「自由民主體制的信徒」,我也是一個「中華民國台灣派的主張者」,對藍對綠對中共,我的批評觀點都是打從這裡出發的!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一個 #台灣 #說謊 #中國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