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楊秉儒專欄】個人淺見,公眾人物在公開罵別人蠢之前,最好先檢視一下自己的言論,要不然可能會業力迴向,罵到自己。

美國生技公司諾瓦瓦克斯(Novavax)開發的蛋白質次單位疫苗,經3期臨床試驗證實保護效力達90.4%,但是,就算美國FDA以最快速度審核通過EUA(緊急授權命令),正式投入量產,從下單訂貨到交貨,至少都需要6個月以上的時間;所以有意願採購的國家,都是以預購方式下單。

以新加坡為例,新加坡政府於今年(2021)1月與諾瓦瓦克斯(Novavax)簽署預購協定,採購該公司生產的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樂觀的話,這批Novavax疫苗預計也要等到2021年年底前才可能運抵新加坡,可是目前新加坡早已有BNT、莫德納這兩款mRNA新冠疫苗可以使用,所以,採購Novavax疫苗,是希望提供新加坡人民在mRNA疫苗以外的疫苗接種選擇;反觀林濁水先生現在鼓吹台積電、郭台銘、慈濟、佛光山放棄早已量產,有現貨可以供應的BNT疫苗,改為採購Novavax疫苗,是覺得台灣2350萬同胞可以等到2022年第一季才有足夠的新冠疫苗可以接種嗎?這種建議是不是稍微本末倒置了一點?

退萬步言,陳時中雖然曾在去年底(2020年)與Novavax總公司洽談,爭取200多萬劑的Novavax疫苗採購,卻被Novavax總公司建議,應向COVAX爭取會比較快。Novavax總公司的「潛台詞」是什麼?林濁水先生,您應該很清楚。

人家Novavax是生意人,不是慈濟基金會或永齡基金會在做慈善事業。下個200多萬劑的訂單想跟我買貨?對不起,你民進黨政府還是乖乖的去COVAX平台登記慢慢等候發配。

為了防範新冠病毒疫情繼續延燒,尤其是針對傳播速度快、重症致死率更高的Delta病毒,以及後續有可能不斷變異的次世代新冠病毒,世界各先進國家無不都在提前搶購2022年的疫苗數量,美國已經直接下訂1.1億劑Novavax疫苗,而南韓丶日本則是提前布局,透過技術轉移許可,可以直接在國內生產Novavax疫苗,南韓預估年產4千萬劑,日本則預估年產量高達2.5億劑,而南韓總統文在寅更是超前部署,在2021年4月底就接見了Novavax的執行長Stanley Erck,推動延長與Novavax的技術移轉契約,請問我們偉大的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政府又做了什麼?向Novavax下了一份200多萬劑的訂單?

這種小CASE,難怪會被Novavax總公司晾在一邊,直接建議民進黨政府去COVAX平台排隊,和那些苦苦等待新冠疫苗的第三世界貧窮國家一起去爭食分配到COVAX的新冠疫苗。

台灣一直處於疫苗短缺的窘境,關鍵在於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政府在採購疫苗政策上的失當。

台灣近2350萬人口,蔡政府對外採購疫苗僅1981萬劑,就算加上高端、聯亞共計1000萬劑,尚未進行三期試驗的國產新冠疫苗,總數仍未到安全值的3000萬劑。

不但採購的數量不足,疫苗也無法及時到貨,目前到貨量僅152.66萬劑;而美日兩國共捐贈374萬疫苗,卻是台灣目前採購到貨疫苗的2.5倍。

台灣人民苦等不到疫苗,不僅沒有疫苗選擇權,甚至連打疫苗殘劑都還不一定排得到。「卯吃寅糧」已經夠慘的了,我們是連「寅糧」都還看不到在哪裡。

而林濁水先生在文末提出的建議:『由政府出面,企業、慈濟出錢購買疫苗,豈不皆大歡喜?』我真的要大嘆一聲:『阿彌陀佛!』林濁水先生,您是在反諷嗎?民進黨政府不是一直在大內宣的時候哭喊著:「都是因為中共在國際間打壓台灣,截斷台灣民進黨政府在國際間採購、取得疫苗的管道!」(雖然我還是覺得很奇怪,Novavax、莫德納、AZ、嬌生JJ這些都是美國與英國開發生產的新冠疫苗,如果中共真有那麼厲害,可以讓美國與英國不提供新冠疫苗給民進黨政府,那我們開放美國萊豬進口,三不五時花大把鈔票跟美國買那麼多過時的庫存軍火幹嗎?就算是向地痞流氓繳保護費也不是這種玩法。)民進黨政府不是沒有錢,在已編列的新冠毅情相關防疫、紓困預算中,明明有339.5億新台幣是作為新冠疫苗採購之用,那麼,為何不是民進黨政府出錢,讓台積電、郭台銘的永齡基金會還有慈濟基金會以民間企業、慈善團體的身分去向這些國際藥廠洽談新冠疫苗採購相關事宜?

這樣不是一方面可以避開國際政治敏感,另一方面還可以及時救援台灣人民於水火之中?500萬劑的BNT疫苗,總價折合新台幣約60億,台積電、郭台銘、慈濟基金會準備採購的總量約1500萬劑,總價也才180億新台幣,民進黨政府疫苗採購預算339.5億拿來支應還綽綽有餘。

好啦!我們做人要未雨綢繆,新冠疫苗只怕不夠,不怕太多。那麼,讓民進黨政府努力的拿人民納稅錢繼續去努力採購莫德納、Novavax等新冠疫苗,讓民間企業、慈善團體努力去買BNT新冠疫苗,大家齊心為台灣人民打拼,這樣才算是皆大歡喜,兩全其美吧?

撰寫本文的同時,新聞報導傳來一則好消息,民進黨政府終於同意讓慈濟基金會的BNT新冠疫苗採購捐贈計畫,比照台積電、郭台銘的永齡基金會以「同規格專案處理」,希望民進黨政府心口如一,說到做到。不要表面上一視同仁的樂觀其成,然後檯面下的技術性與法規干擾小動作不斷。

想想也真的很無奈,美國、日本、匈牙利這些外國政府可以捐疫苗給台灣,為何本國民間企業、慈善團體反而不能捐?

非得要等到郭台銘公開喊話了,才打開政府授權之門;慈濟證嚴上人跟蔡英文視訊會談了,才得到蔡英文以總統之尊的親口保證。

至於佛光山、四大工商團體等其他民間捐贈,以及南投、花蓮、雲林及台東等地方政府採購申請,迄今仍無下文。國內疫苗分明奇缺,但民間購捐疫苗卻屢遭中央防疫指揮中心以陳時中為首的一批民進黨官員百般阻撓,引發民怨之後,都要蔡英文出面拍板才能放行,這又是什麼道理?

說穿了,一切都還是政治考量。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政府在防疫與新冠疫苗採購上的政策失誤,又消極面對民間團體熱情捐購新冠疫苗的義舉,為的只是將這些政策失誤通通甩鍋給中共,企圖在美中爭霸的大國博弈外交戰中博取同情;這是民進黨自以為聰明的「一石兩鳥」略,一來可以掩飾民進黨施政無能,二來可以鞏固台灣社會「抗中保台」的集體催眠意識。為了自我的政治利益,即使疫情嚴峻,哀鴻遍野,民進黨也不惜站在人民的對立面。

這些時日以來,新冠疫苗短缺,AZ疫苗又造成200多位無辜民眾在施打後猝死,早已造成社會不安,蔡英文與民進黨政府不反省,不願意面對自己的政策失誤,卻將民間企業、慈善團體熱情購捐BNT疫苗的義舉扭曲成與對岸中國共產黨唱和的「認知作戰」。

眾所皆知,「上海復星」取得BNT疫苗的「大中華區代理權」本是國際間常見的商業行為,民進黨政府若能務實考量,本該開誠布公的歡迎並善用這些民間力量取得更多的新冠疫苗,及早強化台灣的疫苗量能,早日達到「群體免疫」的目標。

諷刺的是,蔡英文之前公開宣示,政府要求向BNT德國原廠洽談疫苗採購,有其法律上的必要,但是民進黨政府自己採購的AZ疫苗,卻沒有一劑是原廠製造;民進黨政府購買的疫苗要是無法如期交貨,民進黨官員便稱一切都是中共作梗;而美國、日本捐助疫苗給台灣,甚至立陶宛也只不過說要捐2萬劑AZ疫苗,貨都還沒看到,蔡英文便高調向全國人民宣稱這些是「民主疫苗」,來遮掩自己的無能醜態。試問,當多數民眾連施打疫苗及選擇疫苗的權利都沒有,蔡英文妳這一句「民主疫苗」會不會太賤價了點?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是故得乎丘民而為天子,得乎天子為諸侯,得乎諸侯為大夫。諸侯危社稷,則變置。犧牲既成,粢盛既潔,祭祖以時,然而早干水溢,則變置社稷。」《孟子.盡心下篇》

「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寧。言人君當固民以安國也。」《尚書.夏書.五子之歌》

這些話,都是我們老祖宗在數千年前對於何謂「民主」的詮釋,一個不為人民著想,不照顧人民生命財產安危的政府,其實是沒有存在的必要!為政為官者,豈可不慎乎!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Novavax #民進黨政府 #疫苗 #新冠疫苗 #採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