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可能會在短時間內再次佔領阿富汗全境,這令多數阿富汗人害怕他們再次剝奪人們的生活樂趣。在 1996 年至 2001 年塔利班統治阿富汗期間,下令禁止十幾種習以為常的休閒活動和消遣,多數被禁止的活動真是匪夷所思,包括放風箏、電視劇、賽鴿、漂亮的髮型,甚至播放音樂都被禁止。

半島電視台(Aljazeera)報導,塔利班,或叫神學士,是一個極端伊斯蘭教旨的團體,該組織的領導人表示,他們希望阿富汗重新成為一個由宗教長老統治的伊斯蘭國家。這將導致生活變得極度乏味。

薩耶德‧穆罕默德(Sayed Mohammad)是一名演奏中亞傳統弦樂器japani的音樂家,他在孩提時代第一次接觸這種樂器而開始學習與鑽研,然而當塔利班來了以後,他被剝奪演奏音樂的權利。

他還記得 20 年前的那個晚上,塔利班闖入他與朋友們一起演奏音樂和唱歌的音樂室,塔利班痛罵他們不該玩樂器,甚至毆打他們。

根據塔利班對伊斯蘭教的嚴格解釋,只有人類的聲音才能產生音樂,而且只能是讚美真主。

現年 40 歲的穆罕默德說,他算幸運的,沒有被打的很慘,但是塔利班把他的朋友手指給切斷了,就是不准他彈奏。

於是,到2001年,美軍收復喀布爾以後,薩耶德與朋友發起一場音樂會來慶祝。他還記得當音樂響起時,感到全身顫抖,純粹是出於喜悅。

然而,塔利班可能會再次佔領阿富汗。對此,薩耶德說:「如果我們生活在恐懼中,生活就沒有樂趣,即使塔利班再次掌權,我也決心追求自己的激情。這就像上癮一樣。」

「即使他們割傷了我們的手指,我們仍然會播放音樂。」

再來說風箏,在喀布爾一家商店裡,展示著數百隻大小不一、五顏六色的風箏,這些是澤爾蓋(Zelgai )的作品,他也以此為生。他說,即使塔利班再下令禁止,他也下決心不會放棄這項家族世代經營的事業。

塔利班禁止放風箏,理由是「分散年輕人的祈禱活動的專注力」,但澤爾蓋和他的家人繼續經營。當然是秘密進行的。

「這是自由……我們可以毫無畏懼地公開展示和出售我們的風箏」。

2003 年,阿富汗作家哈立德·荷賽尼 (Khaled Hosseini) 的暢銷小說《追風箏的孩子》(The Kite Runner)被拍成電影后,這種深受喜愛的民俗活動也得到國外的知名度。

在風況合適時,會看到成千上萬的風箏,在阿富汗湛藍的天空中飄揚,而且有些人會玩「鬥風箏」,風箏玩家以飛行技能來智取對方,試著切斷對手的風箏繩,非常精彩。

澤爾蓋說:「如果放風箏被禁止,人們會非常受苦,有成千上萬的家庭以此為生。」

要是彈琴與風箏都不能玩,那麼勁熱的霹靂舞就更不用說了,瑪尼扎·塔拉許(Manizha Talash)是個喜愛霹靂舞的哈拉札族女生,她很早就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成為塔利班的目標。

塔拉許今年18 歲,到了她母親的支持,鑽研熱舞,並且夢想代表阿富汗參加奧運會。然而繼續下去的風險很大,她不僅是一個參加禁止活動的女孩,而且還是哈扎拉社區的成員,這被一些穆斯林視為異端。

儘管存在風險,舞團在收到死亡威脅後,經常被迫更換練習場地,但她決心追求自己的激情。阿富汗的許多領域都有女性先驅,塔拉許以她們為榜樣,並自許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她提到阿富汗的改變,她說:「我們以前沒有女警察;現在你到處都能看到他們,女孩穿著 T 卹、棒球帽和黑色緊身褲,塔利班會憎恨這種裝扮。」

「我會怕,但我不會放棄。」

對極端伊斯蘭原教旨者來說,愛美、化妝都是有錯的,但是愛美本來就是女孩子的天性,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有許多的美容店,法里達(Farida)就是其中一名技術高明的美容師,她成功地將一名害羞的阿富汗年輕女生,變成了容光煥發的準新娘。然而,美麗是有代價的。法里達的全套美容套餐,費用高達 300 美元。

儘管人氣很高,法里達的美容院能不能在未來繼續營業,沒人知道。塔利班在其統治期間,嚴格限制婦女和女童的行動自由,美容院更是禁止的主要目標。對此法里達也是非常擔心。

現年27歲的法里達說:「如果他們又回來了,我們將再也無去擁有我們現在的自由。」

問到未來的打算時,法里達說如果有機​​會,很想搬到加拿大。

文章來源:‘Talibanned’: Favourite Afghan pastimes again under threat

#塔利班 #風箏 #阿富汗 #音樂 #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