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程富陽專欄】「七七抗戰」,可說是中國近代史最令人動容及戰事慘烈的一章了,整整八年的人不分男女老幼,地不分東西南北;以最落後的裝備對抗日本帝國最先進的武器,前四年外無同盟國馳援協助,內有政客漢奸棲附日本;但中國全體軍民團結一心,熱血奮戰,終於等到盟軍的援助,最後美國的兩顆原子彈,結束了長達八年的中國「七七抗戰」。

然而,從1945年抗戰勝利算起,也不過4年光景;從國共內戰開打,到1949年國民政府敗遷臺灣,緊接著從50年代到80年代的國共軍政「對峙」,期間經歷了攻勢作戰,攻守一體,到防衛作戰初期階段;但「七七抗戰」的進行曲,卻從未在臺灣這個小島停歇過。

從民間高歌「大刀向鬼子頭上砍去」的《大刀進行曲》,到老兵低吟「同胞啊,什麼時候才能收回我家鄉」的《松花江上》;從軍民齊聲「槍在肩,刀在腰,熱血熱血似狂潮」,震撼人心的《旗正飄飄》,到演繹合唱「奸淫擄掠苦難當,奔他方骨肉離散父母喪」闡述征戰離情,及控訴日軍戰爭罪行的《長城謠》;哪一首不是氣勢磅礡的七七抗戰「進行曲」。

縱使到了8、90年代,我們總算看清了國際局勢,知道國際朋友還是需要「多一個是一個」的現實,從此不再歌詠對日仇恨;但每到「七七」這個日子,它仍然像一個洗不掉的記印,全島左鄰右舍仍「歌聲飄揚」,迴盪著昔日全民抗戰的激昂;全島大街小巷仍「旗正飄飄」,張揚著曾經患難歷史的刻痕。

直到90年後,島內「台獨」勢力崛起;直到1996年臺灣總統直選後李登輝的「兩國論」;直到2千年臺灣之子陳水扁倡言「一邊一國」;直到2014年民進黨「救世主」蔡英文,打敗8年執政無感的馬英九,進而片面撕毀兩岸好不容易建立的「九二共識」;七七抗戰高亢的「進行曲」,遂瞬轉為低鳴的「休止符」!

從此,「去中」成了台獨者眼中的必要顯學,「台獨」則成了執政者務實的漸進推動;於是,「七七抗戰」進行曲成了宣傳「一個中國」的噤語;《大刀進行曲》昇華成為台日友好關係的「旋律」;《松花江上》淪為向中國輸誠的揶揄;《旗正飄飄》成為只在向國際或對岸發聲需要時的墊腳石;至於《長城謠》,更只淪為台胞到大陸旅遊時,登踏秦嶺吟唱的思古幽情。

今年全世界碰到嚴峻的疫情,在民進黨眼裡,帶著「中國」兩字內涵的「七七」,簡直尤勝新冠狀病毒,正可藉機塵封他的歷史,於是我們看到的,只是行政院部門的「不堪回首」,教育部聊備一格的「學術研討」,國防部無心戀戰的「官場文宣」,媒體界偶來天外一筆的「敘述從前」,在野黨無力回天的「楚囚相對」;及總統府「雁過也,不傷心」的「干卿底事!」

昔日臺灣「七七」的昂揚不屈,曲脈澎湃,熱血沸騰的「進行曲」之聲,隱然已一去不返;如今的「七七」已轉為溫溫吞吞、似有似無、渾渾噩噩的蒼茫之調;昔日「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的中國心,及「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的統一情懷,在民進黨執政「去中化」的努力下,已淪為在台灣對中華歷史重新界定中,被快速翻去的一頁。

今日兩岸的情境,隱然已從「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怡然與願景,轉化成「兩岸各有猿聲啼,輕舟逆筏水中波」的樣貌與困境。我們必須承認,也許,世界在面臨21世紀的這場無情的疫情,還可能藉疫苗的接種而恢復生機;但曾在台灣有過高亢動人的「七七抗日」樂章,在今日民進黨的主政下,在台獨課綱的籠罩下,卻已註定成為令人難以高詠的一曲「休止符」。

作者為退役上校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進行曲 #七七抗戰 #七七 #熱血 #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