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少年事件處理法及其他少年保護事件之相關條文,並未明文規定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於少年保護事件處理程序中得到庭陳述意見,係由少年法庭法官權衡少年健全自我成長權之影響及被害人受到二度傷害之可能性等因素來裁量。大法官認為,少年保護事件被害人的程序參與權應有法律明文規定,在此範圍內,少年事件處理法不符憲法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之要求,有違憲法保障被害人程序參與權之意旨。

大法官表示,有關機關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依本解釋意旨及少年事件處理法保障少年健全自我成長之立法目的,妥適修正少年事件處理法。於完成修法前,少年法院於少年保護事件處理程序進行中,除有正當事由而認不適宜者外,應傳喚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到庭並予陳述意見之機會。

本件係少年保護事件之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提出本件釋憲聲請,認為目前少年事件處理法第21條、第36條,只規定少年法院法官或調查官,必要時得傳喚少年及少年的法定代理人,並要在審理期間訊問少年時,給少年的法定代理人或現在保護少年之人及輔佐人陳述意見之機會。大法官於疫情第三級警戒期間,透過視訊會議方式作成本號解釋。

#被害人 #陳述意見 #少年事件處理法 #少年保護事件 #法定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