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體育署說法)台灣「網球一姐」謝淑薇今晨在臉書發難,為胞妹謝語倢遞補取得東京奧運網球女雙門票,卻無法分配教練證而不滿。中華網協代祕書長王凌華表示,今早已和謝語倢的教練哥哥謝政瀛聯繫,會協助爭取證件隨行。但體育署下午在線上記者會表示,謝語倢/許絜瑜這組女雙因是臨時遞補,東奧籌委會未再增加教練名額。

體育署主任祕書呂宏進表示,國際網總(ITF)通知中華奧會取得謝語倢/許絜瑜參賽資格的時間是今年的7月17日,由於是臨時遞補,東奧籌備會僅同意增加選手名額,無法再增加教練名額。

上午王凌華則表示,在ITF的參賽名單出來後,6月底前網協已將教練名單報出。由於原本只有男單盧彥勳、女雙詹詠然/詹皓晴等3人,僅有1張教練卡按教練及選手選拔辦法,給了世界排名較高的女雙,由詹爸詹元良持證,盧彥勳的哥哥盧威儒與陪練員歐善元則持網球項目的「訓練場地通行證」(Training Access Pass)。

ITF到7月17日才發文網協確認謝語倢/許絜瑜遞補進入東奧,王凌華表示,目前未被通知因選手增為5人而獲分配第2張教練證。因此包括20日謝政瀛來信與謝語倢來電詢問,網協在召開選訓委員會後,均回覆無法再提出任何東京奧運隊職員申請。

王凌華表示,謝語倢獲悉無法有教練後,也詢問可否有陪練員,他表示只要大家時間喬好,歐善元在現場當然可以幫忙,這也是他此行的任務。王凌華今早也跟謝政瀛聯繫,網協會詢問能否替第2組女雙申請教練證,但也坦承若能爭取的到,還是「訓練場地通行證」的可能性較高,畢竟若網球隊能有第2張東奧教練證,按選拔辦法也是給男網的盧彥勳這邊。

以陪練員身分列入本次中華網球隊的歐善元,在東京飯店跟盧威儒同房,也主動詢問盧彥勳是否需要幫忙。不過就網球生態來說,因為男子球員的擊球速度較快,協助女子球員陪練的效果較佳,男網球員一般都是互約訓練,較不需要陪練員。

#東奧 #謝語倢 #許絜瑜 #中華網協 #謝淑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