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獨家/特約記者賴御文報導】要紀念空軍名將,竟搞錯空軍名將的名字,這會不會太誇張?

前黑貓中隊大隊長王太佑日前辭世,再度引起民眾對於「黑貓中隊」的關注與緬懷。不過愛傳媒卻發現,國防部的「全民國防教育網」把黑貓中隊陳懷生的名字寫錯了。

全民國防教育網列出了八位空軍名將,其中之一是「黑貓中隊」識別系統的設計者陳懷生,他也是第一位駕駛U-2偵察機進行偵察任務的優秀飛行員,後來被共軍擊落殉職。陳懷生原名陳懷,因戰功蒙先總統蔣中正召見並賜名懷生。

陳懷生原單名懷,但是在全民國防教育網,卻把陳懷生寫成了「原單名『生』」(見照片)。用這種方式紀念空軍名將先烈,實在太不尊重,恐怕是做了全民國防教育的錯誤示範。

全民國防教育網把「空軍名將」歸類在「紀念戰役」底下的「抗日暨戰史名將錄」。不過現在點擊「紀念戰役」底下的「抗日暨戰史名將錄」,都是出現網頁已經找不到的情況,不知道是已經不紀念抗日還是有其他原因。但搜尋「空軍名將」還是可以找到這個網頁,網頁列出八位抗日空軍烈士,除了陳懷生,還有高志航等先烈。

相較於全民國防教育網的錯誤資訊,在空軍軍官學校臉書粉絲專頁,則可以看到2014年時紀念陳懷生的正確完整資訊,全文如下:

緬懷空軍烈士-陳懷生

時光飛逝,猶記得在民國99年9月9日才剛於原台北官兵活動中心3樓舉辦陳懷生烈士殉職48週年追思會,一轉眼又過4年,追思會中那感人的畫面此時仍清晰地停留在我腦海中,當天出席的人員除曾服務於黑貓中隊任務的隊長及隊員(包括王天佑、莊人亮、張立義、蔡勝雄等前輩),尚有我空軍官兵代表等人與會,而在時任副總長嚴明上將、國安會副秘書長葛光越先生、空戰英雄歐陽漪棻老師、中原大學校長張光正先生及黑貓隊員蔡勝雄老師等人依序上台致詞,從他們口中述說著陳烈士在軍旅服役期間的事蹟,尤其是當歐陽漪棻老師及張光正先生述說著與陳烈士的家庭狀況、他們一同生活及一同上教會做禮拜等,悲從中來,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不難看出他們友情如同親人般,以下就讓我帶您一同認識這位永懷在我們心中「看不見,可是你依舊存在」的英雄。

陳懷生,民國17年1月21日出生於福建閩侯縣,後隨同父母旅居西安。民國30年,有感抗日戰火瀰漫大江北,他抱著凌雲報國的壯志,前往投考設在四川灌縣的空軍幼年學校,並順利進入第二期就讀,後進入空軍官校28期學習飛行。在官校求學期間,奮力向學,成績突飛猛進,最後並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幼校及官校求學期間奠定了烈士一生律己甚嚴、自奉甚儉、孜孜不倦與忠勇報國的偉大志願。

烈士曾兩度被選赴美,接受噴射機訓練於前,研習特種飛行於後,由於烈士具有高度接受能力,及超越之膽識與機智,幾經嚴格考驗,被選為U-2飛機駕駛員,烈士自擔任該機駕駛員後,每次執行偵照任務,俱能圓滿達成。屢蒙總統召見,獎勵有加,並與其留影,事後總統於陳懷名下加一“生”字,親筆書寫懷生之名賜贈之,以為紀念。並親切的叮囑:「以後飛行,要小心謹慎,須注意用保險傘。」烈士毅然回答:「如果是在臺灣上空就會使用,如果在大陸上空就不預備使用了!」總統垂愛部屬之深,眷顧之厚,將使三軍官兵感戴之餘,益加奮勉,而烈士之忠貞不二,視死如歸,堪為軍人之典範。

烈士為虔誠之基督教徒,無論待人接物,均出之以誠,樂善好施,有俠士之風,凡獲有獎金或獎品,皆轉贈清苦同志,從不吝嗇,同僚受其嘉惠者甚多。公餘好讀書,精英語,喜研究中國近代史及莎士比亞等名著,曾撰有美國行,F-47機與米格機作戰等文稿,發表於中外雜誌,其文筆之流暢,頗為讀者所愛好,被譽為空中勇士之名號。

民國51年1月13日,陳懷生志願駕駛U-2高空偵察機執行黑貓中隊首次任務,創下我飛行員首度駕駛U-2機深入大陸紀錄。此次任務總航程3320浬,飛行時數近9個小時,並發現「雙城子」飛彈試驗場一處、武功機場駐TU-16型轟炸機等珍貴情資。任務結束第二天並蒙先總統蔣公接見,當時蔣公問他對此次長途飛行回來,有什麼感想?他回答:「沒有別的,我只看到我們國家廣大的疆土,今日竟為敵所蹂躝,使我心裡發生無限感慨,更感到上帝創造宇宙如此偉大,個人顯得無限渺小。」

民國51年9月9日,陳懷生駕駛U-2(編號378)高空偵察機自桃園基地起飛,前往中國大陸執行任務。在南昌上空,座機遭中共導彈第二營連續發射三枚SAM-2型防空飛彈擊中,迫降殉職於郊區羅家集,時年34歲。政府感念烈士為國捐軀,死事壯烈,追晉空軍上校,以示殊榮。

烈士生前曾服行空中作戰任務共193次,戰績625分,因深入大陸匪區空照,冒險犯難,獲得珍貴之敵情資料歸來,當選為第六、七、八等三屆(44、45、46年)國軍克難英雄。先後榮獲嘉獎、記功多次,奉頒二等宣威,乙種二等干城、雄鷲、雲龍、甲種二等楷模、鵬舉、飛虎、甲種二等干城等獎章,忠勇、二等及一等復興榮譽等勛章各一座。

先總統蔣公於52年4月14日在臺北士林凱歌堂為烈士證道。本軍以烈士成仁取義,功在國家,特在臺北本軍子弟學校建築懷生堂一座(現為懷生國中),經於52年9月3日軍人節,由本軍總司令徐上將揭幕,在懷生堂正門塑立烈士銅像,並於像臺正面鐫刻 總統蔣公所題之「音容宛在」四字,永垂紀念。

然而蔣故總統經國先生於民國52年寫給為國殉職陳懷生烈士的文章-「即使你死了,我不願悲傷。死神不能永遠把我們隔開。不過像牆頭的花,爬到牆的那邊開出花來,看不見,可是你依舊存在,他豈能把我們隔開。」

依據先總統蔣公的證道詞,在他執行最後一次任務的前幾日,烈士寫信給蔣公並附上合照,請求蔣公簽字留念,蔣公問他的別號是什麼?他說他沒有別號,蔣公就提給他一個別號-「懷生」,烈士問蔣公「懷生」兩字意義,蔣公回答:「要懷念你的生命,要為我們革命的使命,特別保重你自己身體與生命。」烈士不假思索的回答:「我的身體早已奉獻給國家和您了,……..我決不會忘掉您『不成功,便成仁』的教訓……但願消滅萬惡共匪,拯救大陸同胞,這樣我就滿足了。」

烈士將自己的死生置於度外,將其生命奉獻給了國家,並將軍人「武德」發揮地淋漓盡致,讓我們永遠懷念他,今日我們能過著如此安和樂利的生活,全是先賢先烈創下的基礎,近期適逢年度漢光演習,全體官兵更應發揮無形戰力,將平時精實訓練的成果於此時此刻呈現,以發揮我「筧橋」精神。

#烈士 #陳懷生 #空軍 #紀念 #名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