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獠次郎專欄】里港雙慈宮的由來,相傳是在清雍正八年(西元一七三一年),當時有一位不知名的商人從福建省漳州渡海來台,隨身攜帶湄州媽祖香火護身,途經里港東門郊外(即現在鐵店村)時,因患重病而倒臥在附近的竹籬下奄奄一息,這時有一居民路過,忽遙見竹籬上發出毫光燦爛,宛如一盞明燈,他連忙趨前查看,就發現那名商人倒臥在地,而那如明燈般的毫光,正是從他垂掛在竹籬上的手中所握的香火袋發出的,於是居民趕緊進庄奔告請人來救,無奈最後仍回天乏術,商人病重不治,因此庄民合力將該商人厚葬後,香火袋就奉迎回庄建廟供奉。

初建之廟宇乃簡陋的草茅竹舍,至清乾隆四十七年(西元一七八二年),才由地方出身欽賜主簿黃兆茂、太學生陳開基及地方士紳等籌資改建,當時稱為「天后宮」。

據傳建廟當時,一陣大雨傾盆,二重溪流暴漲,深山洪流夾帶著大批原木滾滾而下,居民拾獲一根大流木「百日青」,經眾議奉獻雕塑湄洲媽祖神像之用,於是分刻了三尊媽祖金身,一尊為鎮殿媽祖、一尊分靈給土庫雙慈宮,而另一尊媽祖,據耆老傳言,道光年間,閩、客械鬥,美濃客家人圍攻里港,撤退時將里港媽祖廟一尊媽祖金身(二媽)欲抬回美濃,但到手巾寮附近路上即碰上由旗山來救里港的義民,因此放下媽祖及神轎而逃,旗山人向媽祖請示要住旗山或送回里港,媽祖回應要住旗山,遂由旗山人迎回供奉,但「雙俠」跟「雙慈宮」又有什麼關係呢?就讓我們接著繼續看下去……

話說清嘉慶十年(西元一八零五年)十一月,就在「海盜王」蔡牽先起事滬尾,再佔領鳳山,聲東擊西的計謀得逞後,遂趁虛攻進鹿耳門,但由於台灣縣令薛志亮號召義民協助清軍防衛府城,使得蔡牽大軍雖包圍了府城,卻在久攻不破的情況下,給予清廷調兵遣將來台灣援救解圍的機會。

因此,十二月二十四日福建水師提督李長庚就率澎湖副將王得祿等領兵抵達了鹿耳門外海。而在此同時,都司陳階陞等已重新收復台灣北部的淡水滬尾、艋舺地區,於是總兵愛新泰見援兵已至,率兵出師北門,並派遣吉凌阿率兵出東門,兩軍會師與蔡牽大戰於柴頭港。

蔡牽腹背受敵,斷尾求生,自炸船艦堵鹿耳門,以阻李長庚率清軍兵船進入台江內海,卻也因此自斷了退路。

就這樣,雙方相互對峙的膠著情勢,一直持續到嘉慶十一年(西元一八零六年)二月二日才出現了轉變,由於蔡牽受困沉舟之計,清廷水師的船艦無法駛入台江內海支援,於是李長庚就遣許松年與王得祿率兵乘小船夜入台江內海,出其不意,一舉燒了蔡牽的船艦二十餘艘,又奪其船九艘,清開了水道,使李長庚得以趁機率清軍水師進入台江內海,攻佔城北的柴頭港(今台南市北區),建立了反攻據點。

府城清軍及義勇見狀,士氣大振,遂決定趁此機會全力出擊,配合李長庚的水師援軍,採取水陸夾攻的方式,對洲仔尾(今永康)的蔡牽據點展開大規模的反攻行動,最後蔡牽不敵,率殘部三十餘艘船在二月初六日趁夜逃亡,李長庚率軍追去,府城之圍解除,蔡牽攻台行動宣告失敗。

而後,台灣總兵愛新泰重新整裝,遂於二月十二日揮軍南下,結果吳淮泗聽聞蔡牽被攻克後,知大勢已去,早已率眾四散而逃,於是二月十五日愛新泰不費任何吹灰之力,即收復被佔領八十餘日的鳳山埤頭城,守備陳名聲、同知錢澍也自內埔返回埤頭,與總兵愛新泰開始會勦四竄的餘賊。

由於縣令吳兆麟是在磚仔窯庄遇害,且當時居民竟見死不救,因此陳名聲便認定磚仔窯附近各庄都是吳淮泗的同黨,所以就對這些村庄展開清庄,造成很多無辜民眾受害,尤其是吳縣令自刎而死之處磚仔窯庄坪仔頭,這個村庄竟全村遭滅,一個活口也不留,而坪仔頭附近的村庄也無一倖免,都受到波及,各庄被官府捕殺的民眾亦不計其數,因此當官府前來「雙俠」羅光漢、羅光明兄弟所居住的村庄,以搜查叛亂份子的名義,要求所有庄民都到廟埕集合時,羅光漢、羅光明兄弟察覺事有蹊蹺而不願配合,沒想到官兵竟強行拖人,甚至直接砍殺,終於引發「雙俠」的不滿,挺身對抗官府。

他們分別抄起刀劍,以及重達近百斤的銅盾,手起刀落,先斬殺了前來搜捕的官兵,再衝入廟埕,襲殺那些實為劊子手的狗官,解救了庄裡無辜的百姓,即使面對隨後趕來的火銃隊,雙俠銅盾在手也絲毫不懼,抵擋掉子彈之後,再行衝殺突圍,足見他們不僅武藝高強,臂力更是過人,據說雙俠兄弟倆平日挑水,是不用小水桶繫繩入井打水再倒入大水桶的,而是直接以挑擔將大水桶伸入井中取水,藉以鍛鍊強健的臂力,所以才能使得動手中這些重達近百斤的刀劍銅盾而恍若無物。

不但如此,雙俠兄弟聯手,攻守兼備,互補長短,配合得天衣無縫,威力遽增,以致圍捕的官兵根本就近不了身,更休想要拿下他們,但畢竟猛虎難抵猴群,面對前仆後繼、蜂擁而上的大批官兵,雙俠也不戀戰,且戰且走,當他們退到下淡水溪畔時,因為竹筏只有一艘,所以他們一渡溪,官兵都被滯留在岸邊,而雙俠暫時擺脫了追逐後,便往東北方向逃入里港庄內,投靠至友人的家中躲藏,準備前往府城控告這些濫殺無辜的狗官。

但沒想到友人卻出賣了他們,使雙俠被圍困在屋宅內,官兵不敢冒然攻堅,於是利用「風鼓」從窗戶吹入石灰,企圖灼傷雙俠的眼睛。所以待兄弟倆發覺情勢危急,正要突圍時,大哥光漢的眼睛已中灰失明,小弟光明本已衝出屋外,卻不見大哥跟來,遂又轉身入屋,也不幸中灰,最後雙雙被捕,被押解回到庄內,與另外七位抗官的百姓一起斬首示眾,由於庄民感念他們的義舉,不忍其人頭落地沾染塵土,於是特地在行刑的時候,擺了一個木桶在他們每一人的面前,以承接斬落下來的人頭,所以此庄日後就被稱為「九腳桶」,就是九個桶子的意思,以紀念雙俠及其他七位義士。

然而,陳名聲的「清庄」行動並沒有因為「雙俠」的犧牲而停止,反倒是更加地如火如荼在進行,以致下淡水溪沿岸的居民,每日生活在風聲鶴戾的緊張狀態之下,造成民怨沸騰,眼看又將掀起另一波抗官起義事件,所幸當時府城教諭鄭兼才發現了這樣的情況太過於殘酷,因此上書巡道慶保,請求停止清庄,才適時阻止了另一場悲劇的發生。

而因為雙俠兄弟當時是被官府列為「反賊」的人物,因此家屬領回屍首後,將他們葬在「瓦厝仔」公墓時,墓碑並沒有書寫任何字樣,只有豎立一塊紅磚聊作標記,所以之後每年掃墓,全憑長輩用言語傳述他們的事跡給後代得知,即使現在已改朝換代,事過境遷,但其後代依然低調不敢張揚,默默地祭祀著雙俠。

至於雙俠當時所使用的刀劍銅盾,據傳在他們被捕的時候,都被里港友人收為己有,之後存放在里港雙慈宮中,聽說直到日據時期都還有人見過,銅盾上還鑄有羅光漢、羅光明字樣,但迄今下落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作者本名劉自仁,台灣大百科徵稿比賽兩屆冠軍,著有《台灣奇廟故事》等著作

照片來源:作者部落格

●經授權刊載,原文出處浪人齋部落格。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雙俠 #里港 #蔡牽 #李長庚 #媽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