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黃子哲踢爆,身兼國產高端疫苗試驗計劃主持人的前衛福部長林奏延、萬芳醫院感染科主任李文生等2位ACIP委員,日前竟出席會議聽取另一家研發新冠疫苗的賽諾菲公司報告臨床進度。(摘自黃子哲臉書)
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黃子哲踢爆,身兼國產高端疫苗試驗計劃主持人的前衛福部長林奏延、萬芳醫院感染科主任李文生等2位ACIP委員,日前竟出席會議聽取另一家研發新冠疫苗的賽諾菲公司報告臨床進度。(摘自黃子哲臉書)
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黃子哲踢爆,身兼國產高端疫苗試驗計劃主持人的前衛福部長林奏延、萬芳醫院感染科主任李文生等2位ACIP委員,日前竟出席會議聽取另一家研發新冠疫苗的賽諾菲公司報告臨床進度。(摘自黃子哲臉書)
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黃子哲踢爆,身兼國產高端疫苗試驗計劃主持人的前衛福部長林奏延、萬芳醫院感染科主任李文生等2位ACIP委員,日前竟出席會議聽取另一家研發新冠疫苗的賽諾菲公司報告臨床進度。(摘自黃子哲臉書)

指揮官陳時中昨說,ACIP並無禁止相關身份的人參加,若有討論直接利益事項,就會請這些人迴避。不過,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黃子哲踢爆,身兼國產高端疫苗試驗計劃主持人的前衛福部長林奏延、萬芳醫院感染科主任李文生等2位ACIP委員,日前竟出席會議聽取另一家研發新冠疫苗的賽諾菲公司報告臨床進度,質疑此舉違反同行競業的商業規則,陳時中所謂的利益迴避根本是睜眼說瞎話。

黃子哲抨擊,事實上,從ACIP的會議紀錄中,可發現其中「亂象叢生」,竟然發生有疫苗廠商必須向身兼另一家疫苗廠商的委員來報告的荒謬狀況。而廠商機密是否被迫洩露,甚至違反同行競業的商業規則,都不無疑慮,「陳時中所謂的利益迴避,根本是睜眼說瞎話。」

他說,根據今年7 月 11 日ACIP第4次臨時會議的會議紀錄,當天第一個報告案為賽諾菲公司(Sanofi)的COVID-19疫苗臨床試驗進度報告。該場會議主持人正是李秉穎,而擔任高端疫苗試驗計劃主持人的林奏延及李文生2人,也以ACIP委員的身分參與該場會議。

他表示,換言之,這形同是賽諾菲向高端做業務報告,但這兩家公司明明是商業上的競爭關係,林奏延與李文生既代表高端,當然就是「利害關係人」,但兩人不僅沒迴避,還大方出席會議聽取報告,那賽諾菲的相關疫苗資訊甚至是商業機密,不就都給高端看透透、偷光光?他們有問過或想過賽諾菲的感受嗎?還是根本就是「霸王硬上弓」?

他指出,ACIP委員負責「提出新增疫苗採購建議項目」及「國家預防接種政策與方針之諮詢或研議」等事項,這些委員若接了疫苗廠商的研究計畫或拿了補助,再以ACIP委員的身分去決定國家疫苗的採購或施打計畫,這當然是嚴重的利益衝突。

他認為,若是性質或種類完全不同的疫苗就罷了,但林奏延以及李文生聽取的是一樣生產COVID-19 疫苗的同業資訊,甚至還可以決定他牌疫苗的生死,這簡直違和到不可思議。

他反問,想像若在美國,難道莫德納會向嬌生報告疫苗的進度?嚴格來說,只要同樣是針對COVID-19 疫苗,無論是國際的疫苗廠商之間、國產的疫苗廠商之間、或者是國際與國產的疫苗廠商之間,都會有商業利益上的競爭與衝突。任何ACIP委員身兼其中廠商的計畫主持人,都應該要迴避參與ACIP所有針對COVID-19 疫苗討論的會議。

針對指揮中心發言人、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說,依照規定,ACIP委員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第27條規定,應揭露資訊包含接受非政府補助的研究計畫及金額、所屬團體接受非政府補助的疫苗相關研究計畫及金額,以及所擔任與疫苗相關事業機構或財團法人董、監事或顧問職務,避免有利益衝突的狀況。

黃子哲質疑,但根據疾管署所公布的ACIP共17位委員名單,除了有委員的姓名、服務機關、專長及背景、職稱、委員會職務等資訊外,並沒有進一步揭露哪些委員同時也擔任疫苗廠商的什麼職務,或承接多少金額的研究計畫。即便是他披露的林奏延以及李文生擔任高端疫苗主持人,也是透過搜尋網路上的資料獲知,並非是疾管署所公告。

他表示,李秉穎也證實了「很多ACIP委員都參加或主持了高端、國光、聯亞等疫苗臨床試驗」,既然如此,陳時中應該公布究竟是哪些ACIP的委員?就算這些人堅持不迴避,但依法還是必須揭露其與疫苗公司的關係。而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第27條之規定「相關會議應錄音,並公開其會議詳細紀錄」,衛福部有責任與義務將其發言紀錄公開化及透明化,讓社會了解與公評。

黃子哲痛批,從ACIP、食藥署專家會議、EUA審查會議、相關疫苗協會、疫苗廠商的計畫主持人等,隱約可以發現其成員竟有高度的重疊性,令人疑惑與質疑,「這猶如俄羅斯娃娃,身分是一層套著一層,如此撲朔迷離」。但更可怕的是,政府極盡閃躲與阻擾,始終不願任何讓一絲陽光透進這個大黑箱,而人民的健康與國家的利益,也如同「俄羅斯輪盤」,轉動在未知的命運中。

#林奏延 #李文生 #黃子哲 #陳時中 #利益迴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