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社》23日報導,儘管日本將「旭日旗」視為自身歷史的一部分;然而,對於南韓、中國大陸與其他亞洲國家而言,這面旗幟提醒卻提醒人們日本過去戰時的暴行,甚至與納粹萬字旗相提並論。因此,這面旗幟在東京奧運上觸動亞洲國家憤怒,部分日本的鄰國在23日呼籲東道國在奧運期間禁止懸掛該面旗幟。儘管外界憂心旭日旗效應無限上綱,但《美聯社》認為受限於疫情,爭議會控制在一定程度內。

報導指出,雖然南韓與日本短期內改善關係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旭日旗引發的爭議可能會緩和。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日本政府限制觀眾進入大多數的體育場館觀看比賽,從而讓分歧擴大的可能性降低。

※不安的起源

日本太陽旗有兩種,在日語的意涵為「日出之國」;一種為日本的國旗,稱為日章旗或日之丸,為白底紅圓點,很少人會對此有異議。另一種也有一個紅色圓點,但周圍有16道向外延伸的射線,被稱為「旭日旗」,而這往往引起日本鄰國強烈反彈。

報導指出,兩種旗幟都已使用數個世紀;但旭日旗的爭議則可追溯到20世紀初。當時日本帝國海軍以其作為官方旗幟,而其後日本在朝鮮半島進行殖民,隨後更併入日本,又或是入侵中國與其他亞洲國家,直到1945年二戰失利為止。

1954年以來,旭日旗依舊是日本海軍的旗幟,由海上自衛隊使用,稍做修改後也為陸上自衛隊所用。今天,日本極右翼分子經常在集會或社交媒體上使用這面旗幟。

※雙方矛盾觀點

日本政府強調,兩面太陽旗都圍繞在太陽之上,早在二戰前就已經在全國通用。即使是今天,日本日常生活也會使用類似旭日光芒的圖案,不論是漁獲豐收、分娩還是其他慶祝活動。

2013年還在擔任內閣官房長官的菅義偉表示,「將這視為政治聲明或軍國主義象徵的論點,我相信是很深的誤解」。

但日本鄰國看法卻不同。2019年,南韓正式要求國際奧委會禁止東京奧運懸掛旭日旗。首爾表示,這面旗幟讓人回想起過往日本的軍事侵略,引發亞洲人傷痕與痛苦,就如同萬字旗讓歐洲人回想起二戰惡夢。

北韓官媒也痛批日本試圖利用奧運,將戰犯的旗幟轉變為和平的象徵,並形容此為對「我們的人民與其他亞洲人民不可容忍的侮辱」。

中國大陸同樣也對日本政府、個人或企業傳遞類似訊號感到敏感。特別是,近年來北京與美國、歐洲民主國家的經濟、政治與文化角力正不斷上升;但談到旭日旗,大陸在本屆奧運顯然沒南韓敏感。

※在奧運中使用

南韓日前在東京選手村內掛出反日標語,內容為歷史抗日名將李舜臣的名言,「臣還有 5000萬國民的支持和擁護」。不過,國際奧委會裁定此舉充滿挑釁意味,違反奧運憲章。南韓代表團最終移除該標語,但也表示國際奧委會承諾禁止在體育場與其他奧運會場懸掛旭日旗。

不過,南韓媒體後來的報導卻顯示,仍有日本活動人士在選手村附近舉著旭日旗。首爾梨花女子大學(Ewha Womans University)教授李雷夫(Leif-Eric Easley)認為,禁止海軍活動使用旭日旗不太合理,因為海上自衛隊使用該旗幟;但是東京主辦方或日本運動員使用旭日旗就不符常情,畢竟這不是國旗。

《美聯社》指出,由於歷史與貿易爭端,即使南韓與日本都與美國維持緊密的外交關係,但首爾和東京多年來關係卻持續受影響。南韓總統文在寅以宣布,決定不出席日本東奧,因為兩國仍未找到共同點支持領導人峰會。

※情勢會惡化嗎

部分專家認為,相較於日本二戰期間動員南韓民眾強迫勞役與慰安婦爭議,旭日旗之爭反倒沒有這麼嚴重,不太可能上綱到兩國關係惡化。南韓智庫世宗研究所李明宇(Lee Myon-woo音譯)確認為,假設南韓反日民間團體過激的行動觸發日本輿論強烈反彈,最終仍會因旭日旗而爆發糾紛。

他認為,考量到沒有具體證據說明日本正從事軍國主義復辟,南韓應避免對旭日旗進行過度的政治解讀。但延世大學奉英植(Bong Young-shik)則主張,如果日本早早接受鄰國要求,對戰時虐待的行徑做出更真誠的道歉,旭日旗不會變成主要問題。

《美聯社》總結,所幸,由於關鍵性原因讓這場旗幟之爭不太會有過大的助力造成局勢緊張,即受限於疫情因素,所有會場場館都沒有觀眾,也就沒人會揮舞旭日旗,而這讓爭端可能暫時性的畫下休止符。

文章來源:EXPLAINER: Why Japan ‘rising sun’ flag provokes Olympic ire

#旭日旗 #東京奧運 #日之丸 #日章旗 #慰安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