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年大學指考結束,嘉義大學應用歷史系教授吳昆財表示,本屆歷史試題屬於最後一屆的舊課綱,說它是告別舊中國史教學的「封印」之作,見證台灣數個世代的中國史教育,一點也不誇張。照理來說,這分卷子即是對舊世代歷史記憶的告別之作,出卷子的考官們應該抱著為史存真,戒慎恐懼,譜寫史冊的態度。可以當我們翻開這份考試題,卻不禁然發現最終的試題,竟然是歷史上最污穢不堪的卷子。

吳昆財舉單選第6題為例:一位學生與同學討論時事,主張「總統制」才是真平等。該生因這言論遭警察拘留,且被繩子捆綁,頭戴草籠遊街示眾。該生後來以冒犯統治者的「不敬罪」被起訴,雖因他不到法定年齡而未被定罪,但仍遭到退學的處分。這種情況最可能發生於何時的臺灣? (A)臺灣民主國時 (B)皇民化時期 (C)二二八事件時 (D)美麗島事件時。

吳昆財認為,凡是受過史學訓練的人,看到引人側目的題目,心中一定憤怒不已。不但在題目中的4個選項,存在重大的爭議。再論及題幹的驚悚程度,更令人不敢恭維。理由如下:

一、歷史學是一科求真的學門,歷史的建構首重真是要求「真實」,歷史只對已發生過的事實,進行鑽研和記述。歷史學的大忌,就是絕不能使用所謂「可能」的教學,當然也反對以小說式的虛擬情結,要求學生判斷,簡言之,歷史學不是趨勢學,也非「假設學」,豈能無中生有,提出一些猶如電影般的虛構情節,要求學生們做選擇。這已不是歷史的想像,而是信口雌黃,不負責任的虛構故事。

二、我們認為之所以會出現這種考題,其出題者若非是史學的外行人,就是想逞一己政治私欲,進而選擇出賣專業良知,製作如此污穢不堪的考題,再錯誤地誘導學生,曲解歷史,最終蔑視歷史。

三、看見這份處處「推論」、「可能」的卷子,我們不禁「想像」這出題者必然是想像力豐富的劇作家,在此建議他可以改當電視編劇,創作些歷史的穿越劇,肯定能名利雙收。

四、我們也事後諸葛式的建議,單選第六題的選項,應再加(E)新冠疫期,處理假消息時。

「最後,我們也且來個『東施效顰』一道題目如何?」吳昆財參照今年大學指考歷史考題並打趣地說,例如某家有線電視台在討論時事,因主張發揮第四權的天職,監督統治者,為蒼生喉舌。但因該台言論與不為當局所喜,故屢遭主管機關罰款,且言語恐嚇,運用政府的權力任意打壓。最後統治者負責審查媒體的「廠衛」,竟以不准換約,取消該媒體的公司執照。這種情況最可能發生於何時的台灣? (A)台灣民主國時 (B)皇民化時期 (C)二二八事件時 (D)美麗島事件時(E) 2020年新冠疫期,處理假消息時。

#歷史 #吳昆財 #指考 #考題 #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