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某電子公司1名菜鳥男職員,第1次參加公司春酒,卻在喝醉後遭到黃姓男前輩撿屍性侵,朦朧中感覺自己被口交,卻無力反抗,直到稍微清醒,才成功逃跑求救。黃男挨告否認犯行,辯稱當天他也喝醉,不記得發生什麼事,但強調自己是異性戀,台北地檢署不採信,3日依乘機性交罪起訴黃男。

檢警調查,菜鳥剛退伍,才進公司不久,與黃男並不熟,今年初到某飯店參加公司的春酒聚會,喝了幾杯威士忌後,不勝酒力醉倒,黃男自告奮勇要照顧菜鳥,向飯店訂房間並借輪椅,把菜鳥推進房間休息。

菜鳥被搬上床後,朦朧間感覺自己被脫下褲子,睜眼一看,竟發現黃男在幫他口交,他嚇得搖頭拒絕,但因太醉無法反抗,過了一陣子稍微清醒,才勉強掙扎爬起來離開,搭計程車逃跑,並在車上打給朋友哭訴被性侵。

公司得知此消息後,組成性平小組調查,決議開除黃男。刑事部分,菜鳥提告乘機性交罪,黃男否認犯行,辯稱他當天也喝醉,不記得有性侵後輩,且他是異性戀,不可能對男生有「性趣」。

不過,檢察官調閱飯店監視畫面,發現黃男的確有推輪椅帶菜鳥進房間,與菜鳥指述相符,另佐以菜鳥驗傷及友人證詞,仍認定黃男涉嫌乘機性交,遂將他起訴。

#菜鳥 #黃男 #口交 #辯稱 #飯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