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理律法律事務所前法務專員劉偉杰涉嫌監守自盜30億多元後,人間蒸發,理律認為國泰世華銀行未注意審查,讓劉男領取鉅款提告求償9億多元,台灣高等法院更一審維持原判決,認定銀行沒有疏失,駁回理律的請求。可上訴。

劉偉杰逃亡後,雖然理律一度對劉發出15億元天價懸賞,但案發至2017年,檢調、黑道、大陸公安都未能找到他,因案件已逾追訴權期效,台北地檢署將劉不起訴。

理律法律事務所提告要求國泰世華銀行賠償部分,更一審認定,劉偉杰當時有權獨立代理事務所客戶開設的帳戶,並為存款、領款及匯款之行為,且他開戶時留存「新帝公司印文」及「劉偉杰印文」作為取款印鑑之行為亦屬授權範圍而有效。

更一審指出,劉偉杰持帳戶之印鑑章、填載活期(儲蓄)存款取款憑條,向國泰世華銀行提款,陸續受領帳戶款項合計30億9086萬7332元,銀行作業並無疏失,且銀行及其行員都未違反法令、該行規定或洗錢防制法相關規定,判決免賠。

#劉偉杰 #理律 #銀行 #30億 #國泰世華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