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之後,美國矢志要打擊恐怖團體與恐怖分子,但是調查與逮捕的過程中,也造成了一些嚴重冤案。亞森‧阿雷夫(Yassin M Aref)因聯邦調查局的錯誤指控,導致他在美國監獄虛度15年。

半島電視台(Aljazeera)報導,現年 51 歲的阿雷夫是庫爾族人,曾任紐約州首府奧爾巴尼(Albany)的清真寺領袖,但是在2004年,他被指控協助恐怖主義而遭到逮捕,然而卻在沒有任何實際證據的情況下,仍被重判15年。他的案件引起了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對反恐政策的批評。

阿雷夫的悲劇源自911事件之後,美國出現的對伊斯蘭仇恨與岐視現象,在恐怖攻擊後造成的全體恐懼,使美國人變得排外,尤其是對中東地區移民與伊斯蘭信仰者的排斥。

2004年被被判刑的阿雷夫,以及之後聲援他的陳情活動。(圖/美聯社)
2004年被被判刑的阿雷夫,以及之後聲援他的陳情活動。(圖/美聯社)

阿雷夫直到2019年才獲釋,被驅逐到伊拉克北部的庫德自治地區,他和他的妻子珠兒(Zuhur)住在一起,而他們的4個孩子,2個男孩和2個女孩,仍具有美國公民身分,在美國求學中。

阿雷夫將他的遭遇寫成書,書名叫《山之子:一個庫德人被視為恐怖分子的遭遇》(Son of Mountains: My Life as a Kurd and a Terror Suspect),這本書有1這本書有 1000 多頁,英文版在2008年出版,內容包括他被捕和獄中生活的細節。今年7月,他再將此書譯為庫德語版。

阿雷夫說:「我被捕時34歲,直到49歲才出獄。入獄的15年間,我失去了所有人生目標,包括完成博士學位的計畫與建立自己事業的想法。」

阿雷夫在抵達美國一年後被聘為清真寺的主持人(imam伊瑪目),他之後幾年,參加了幾次反戰運動,曾在2003年上街抗議伊拉克戰爭。正是這些活動,被聯邦調查局認為有重大可疑。

他說:「在法庭訴訟中,他們沒有我涉案的直接證據,但是聯邦調查局以我的信仰與反戰立場捏來間接影射。」

另外,在2003 年6月,美軍在突襲伊拉克拉瓦鎮(Rawah)的一個敵營時,找到一份用庫爾德語寫的筆記本,紀錄了阿雷夫的姓名,與他在美國的住址和電話號碼。這使他的嫌疑更大,導致聯邦調查局對他展開調查。

聯邦調查局最初說,筆記本在我的名字旁邊註記「指揮官」,我否認了這一點,當法官請政府提供筆記頁面時,聯邦調查局承認存在誤譯。

那個詞是「kak」,庫德語中的意思是「兄弟」,確實有尊重的意思,但與「指揮官」有蠻大的差距。

阿雷夫說,當時的輿論對他更不利,司法部副部長詹姆斯 B 科米(James B Comey in)在華盛頓特區的記者招待會上宣布他被捕時,用語是「我們已經抓到了大魚。」(We have got the big fish)

阿雷夫說,聯邦調查局說服一名因詐欺罪而面臨重刑或驅逐出境的線人,透過他的朋友穆罕默德·莫沙里夫·胡辛(Mohammed Mosharref Hossain)接近他,胡辛是一名來自孟加拉的美國公民,在奧爾巴尼經營一家披薩店。

那位匿稱馬利克(Malik)的線人,秘密記錄了阿雷夫與胡辛的談話,談話提到阿雷夫想向侯賽因借 5萬美元,然後解讀為是購買肩射式飛彈的洗錢工作。

因為這些證據,阿雷夫與胡辛在2006年被陪審團認定犯有洗錢、支持恐怖主義罪,遭判處15年監禁。

胡辛被判刑後對法官說:「我不知道恐怖主義、恐怖分子、槍擊或爆炸事件。我只知道我用來做披薩用了多少磅麵粉,如此而已。」

被視為恐怖份子的阿雷夫,被關押在印地安那州特雷霍特市(Terre Haute)的特殊監管所,那裡外號「小關達那摩」(Little Gitmo),他被單獨監禁兩年半,家人和孩子幾乎不能來看他。

阿雷夫說:「即使是探監,我仍不被允許擁抱或親吻我的孩子。我們只能隔著厚厚的透明窗兩側打個電話。」

阿雷夫說,他希望聯邦調查局的「秘密證據」能在某個時候完整公佈,以便他能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是,在美國遭受的不公正對待,使他對於「美國是個民主和人權之地」的看法已經消磨殆盡。

阿雷夫的律師凱西曼利(Kathy Manley )表示,聯邦調查局沒有拿出真正直接的證據。

而且當年的審判,法官也不公平。曼利說:「阿雷夫是伊斯蘭恐懼症的受害者,他因穆斯林的身分而被定罪,當時法官還告訴陪審團,聯邦調查局有充分的理由將他作為重點目標。」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阿雷夫遭受了美國的磨難,但他並不因此而成為反美主義者。他說:「自從我回來庫德斯坦地區,我成了美國的辯護者,我知道美國存在仇視伊斯蘭教的現象,但毫無疑問,與我被捕時相比,現在情況已有所改善。」

文章來源:Muslim man spent 15 years in prison after post-9/11 crackdown

#911 #聯邦調查局 #冤獄 #庫德族 #阿雷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