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佛手花車上,夢想社區文教發展基金會創辦人蔡聰明昂首站立,一身慶典服飾,身旁的侯友宜市長則滿身珠串,兩人將象徵平安的彩色佛珠拋向人群。

下方如潮水般的人群歡呼尖叫,萬頭竄動,嘉年華的遊行隊伍則蓄勢待發:熱力四射的森巴女郎、海盜虎克熊、踩高蹺、小丑、大型戰車、鼓隊、超大型人偶,空氣中瀰漫著歡樂、奇幻的氣氛。

喧鬧聲中,蔡聰明把鑲有巨大羽毛的黑熊帽,一把戴到侯市長頭上,象徵保育台灣最珍貴的黑熊,也宣布全世界最大規模華人嘉年華登場。

汐止夢想藝術聯合國的「夢想嘉年華」,一直是台灣最具指標的大型藝術活動,每年吸引近五萬人參加。嘉年華的幕後推手,是全台灣最愛做夢的建築家蔡聰明。

沒人要看的嘉年華

近年「夢想嘉年華」越辦越盛大,去(2020)年尤其盛況空前,但回首20年前,第一屆的夢想嘉年華可是相當淒慘。

當時蔡聰明跟幾個夢想社區住戶得先喝酒壯膽,出門時頭還低低的,戴上面具遮臉(以免見人),推車推到一半還爆胎,參加的住戶都羞愧大喊:「實在丟死人。」

1996年時,舊名「水返腳」的汐止才剛要起飛,掀起一股蓋房潮。放眼汐止,從平地到山坡地,到處都在大興土木,蔡聰明的家族也想跟風,決定將家裡持有的四分農地賣掉,但是找不到合適的建商。

仲夏夜那晚,蔡聰明家族開了一場決定性會議,決定成立松原建設(後改為夢想開發),自己規劃開發,蔡聰明也從廣告商一躍成為建商,蓋了「夢想社區」第一期。

房子開賣時,汐止有淹水問題,來看房的客人常問:「你們的房子有沒有附救生艇?」夢想社區一、二期多是台北首購族,買不起房子只好搬到汐止,一碰到淹水住戶就搬離或暫離。

堅韌的蔡聰明不顧外界不看好,他一心想證明:「誰說汐止沒有好房子?」因此努力在社區舉辦健行、文化交流,成立音樂、舞蹈、烹飪等社團,讓社區漸漸長出自己的生命力。

汐止夢想社區後期入住還得通過層層考試,篩選理念相同的住戶。(圖/莊坤儒提供)
汐止夢想社區後期入住還得通過層層考試,篩選理念相同的住戶。(圖/莊坤儒提供)

西雅圖飛夢社區取經

就在一切看似好轉時,不料象神颱風來襲,狂風暴雨吹垮了汐止的房價,夢想社區房子被大量拋售。傷心的蔡聰明剛好閱讀到台大副教授康旻杰的著作《飛夢共和國》,書中描述西雅圖人數稀少的「飛夢社區」,如何藉由藝術與文化妝點,把社區改造成活力四射的藝術園地,蔡聰明看完書後深受啟發,2002年遠赴美國西雅圖,參加「飛夢社區」一年一度的「夏至大遊行」。

回國後,蔡聰明在「夢想社區」第三期時,開始仿照「飛夢社區」,引進巴西嘉年華遊行及社區營造的模式,不料引起很多住戶反彈。「有灑冥紙的、丟雞蛋的、報警的、陳情的一堆。」蔡聰明心一橫,從第四期開始設下入住門檻,「想搬進來,得先證明具有共同的價值觀。」

社區的「夢想藝術村入住流程」A4紙上,清楚列出五個挑戰門檻,想住到社區,不但口袋要有錢,還要穿戴遊行道具參加遊行,寫心得報告,在社區內公開演出短劇等等,這樣的要求不但沒有嚇跑住戶,反而更加推升社區的知名度,人們排隊搶著入住,寫下台灣建築業傳奇。

大人小孩都愛的熱鬧嘉年華種子,已在台灣每個角落生根,豐富這塊土地。(圖/林格立攝)
大人小孩都愛的熱鬧嘉年華種子,已在台灣每個角落生根,豐富這塊土地。(圖/林格立攝)

童年坎坷經歷谷底

在眾人眼中,蔡聰明熱情洋溢、執行力超強,他的童年其實非常貧賤坎坷。「我小時候很自卑。媽媽家族要找一個人來幫忙種田,豬舍挑糞,爸爸才會入贅到家裡。」人窮被人欺,爸爸入贅,在家族中沒有地位,時常睡在豬圈裡;媽媽挑菜去市場賣,連搭公車都被司機趕下車。

蔡聰明自己也混得不好,唸書成績差,考不上高中;想念軍校,身高又差一公分,連出社會的第一份生財工具,還是媽媽賣掉五頭豬換得的一部野狼機車。「我這輩子一直運氣不好,只去上過兩個月的班,其他都是做老闆。」他自嘲做什麼就倒什麼,為了做建案,到處借錢、辦高利貸、被黑道追債,什麼恐怖的經歷都遭遇過。

從黑暗中誕生璀璨

可能正是因為如此,讓蔡聰明敢於做夢。「我的夢想就是一直衝。」蔡聰明18歲時就創立了汐止第一座圖書館。他打電話到各家出版社,請出版社捐書,至今一手創立的汐止北峰圖書閱覽室,仍矗立在中興路旁的巷子裡。

推動嘉年華時,他也敢於跳「脫」常規。早年遊行住戶不敢穿太露,自嘲「打扮敢若(台語:好像)肖婆咧!」蔡聰明看氣氛帶動不起來,除找來藝術學校師生支援,更決定放手一博,把衣服直接脫了,穿上丁字褲,露出兩片屁股,吞煤油噴火,「只有噴火才能把他們的熱情全部燃燒起來。」如此犧牲色相,果然讓嘉年華一舉打響名號。噴火看似嚇人,蔡聰明卻爽朗笑說:「噴火是最簡單的一個項目啦!」

有陰影的地方同時會有光。蔡聰明辦遊行,帶著住戶咚咚敲打練習森巴鼓,常會遭到隔鄰住戶大聲抗議,但也有長輩臨終前,身上掛著的,是蔡聰明觀摩各國嘉年華後帶回的紀念品。

為了讓更多人來參與嘉年華,蔡聰明到處去拜訪學校老師、校長:「你們要不要來參加嘉年華?」結果99%都碰壁。「成績越好的學校,越不可能來參加。」畢竟嘉年華跟考試升學距離太遙遠。結果反而原住民部落的孩子與鄉下的阿公阿嬤熱情擁抱了嘉年華。蔡聰明在許多原民部落成立森巴鼓隊,下鄉時,熱情好玩的嘉年華吸引農閒的阿公阿嬤,大家盡情隨音樂搖擺,阿嬤還大方穿上火辣辣的比基尼,「反正釋放嘛!嘉年華就是要快樂,也不會去在乎人家的眼光。」

蔡聰明觀摩過許多國家的嘉年華,他感嘆,「參訪巴西嘉年華會時,那些穿著最華麗的森巴女郎,很多都是來自最窮的貧民窟。」貧民窟治安不好,蔡聰明每去一次就被搶劫一次,讓他心中震撼,「為何最黑暗的地方,竟然誕生了這麼華麗的嘉年華?」因此他暗下決心,也要用「心」去燃燒整個台灣。

一把燒掉自己的作品

20幾年來,蔡聰明帶著基金會員工、社區住戶及世界各國的藝術家走遍全台,推動嘉年華會與藝術種子扎根,足跡遠到綠島、近2000公尺海拔的部落、偏鄉、農村及客家村落,在原民部落成立森巴鼓隊,一次又一次下鄉,把自由、歡樂、創作的熱情播撒在台灣的土地上。

2015年,蔡聰明耗資2000萬做了一組蓮花媽祖廟,帶隊挑戰美國內華達州知名的「火人祭」。「火人祭」位在荒蕪的沙漠,票價一張要價台幣上萬元,是藝術家夢想中的朝聖地,更是矽谷科技大老趨之若鶩的奇幻大型藝術祭。

活動最壓軸時,蔡聰明率隊的台灣藝術隊伍,一如其他藝術家,一把火燒掉了自己的作品,成為亞洲第一個打入「火人祭」的台灣藝術團隊。2017年,他再度攜手設計大師蕭青陽,製作了「如來神掌Artcar」佛手花車,在火人祭中燒掉一件,另一件則留在了夢想社區。

追逐白日夢的人生

不斷追夢的蔡聰明,從社區第五期開始,開始更大膽的「白日夢計畫」。「白日夢」言下之意就是「不太可能完成的計畫」。他異想天開,在工地興建時,替工人設計了峇里島度假風格休息室,工人中午休息不用躺地板,還可穿著印有性感比基尼圖案的工作服到「猛男咖啡廳」喝咖啡,遠離對健康不好的提神飲料。

他邀請超過300位各國藝術家駐村,以「Fancy House」的概念,在社區各個角落結合媒材與創意,打造出藝術品。從馬賽克拼貼、壁畫彩繪到燈具,為住戶帶來趣味的品味生活,也提供各國藝術家潛心創作的舞台,以另一種方式為台灣進行國際藝文交流。

常設於社區內的夢想藝術聯合國法國館一隅,以生動的人像展現法國音樂節的迷人法式風情。(圖/莊坤儒提供)
常設於社區內的夢想藝術聯合國法國館一隅,以生動的人像展現法國音樂節的迷人法式風情。(圖/莊坤儒提供)
為營造美好的社區氛圍,夢想社區時常邀請國外藝術家駐村,在社區角落打造藝術作品。(圖/莊坤儒提供)
為營造美好的社區氛圍,夢想社區時常邀請國外藝術家駐村,在社區角落打造藝術作品。(圖/莊坤儒提供)

用力做夢,無私燃燒生命

五年前,蔡聰明突然心律不整,暈厥倒地,一個多小時沒有呼吸,幾近腦死狀態。醫生搶救多時,本來要宣告死亡,沒想到最後一次電擊,他竟悠悠地醒來。醫生認為病人癒後並不樂觀,對家屬說:「沒有呼吸一個多小時,醒來也會是個植物人。」生命力強韌的蔡聰明再一次創造奇蹟,從失去記憶到現在大半恢復,如此離奇的人生,比電影還精彩。對自己戲劇般的人生,他僅暖暖一笑說:「你看,上天對我有多好?」

大病一場後,蔡聰明放慢腳步,「總是要經歷一些過程,你才會了解人世間的道理。」但是他仍給自己立下目標,要讓嘉年華在台灣生根,並且更加國際化,「我覺得我還有一大段路要走,台灣只學到了硬體,但還沒有學到國外藝術創造的精髓。」

蔡聰明用生命燃燒自己,他說:「不是郭台銘或張忠謀才可以做夢,任何人只要有夢想、有熱情,都可以從最小的地方去實現。」

本文作者:蘇晨瑜

(本文摘自《台灣光華2021.09》)

《台灣光華2021.09》
《台灣光華2021.09》
#基金會 #社區 #夢想嘉年華 #藝術 #蔡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