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過去幾次大企業財務危機導致背後支持的銀行破產或重整,中國房地產巨頭恒大集團債務違約事件持續發酵,越來越多有關恒大集團背後財務支持者的訊息逐漸曝光。據陸媒指出,恒大集團持股34.5%的盛京銀行已在這場危機中浮出水面。如同早先明天系之於包商銀行,安邦系之於成都農商銀行,相對於恒大目前的危機,盛京銀行是否受到牽連應該引起更多關注。

《多維新聞》指出,2021年2月7日,經歷一年多的接管後,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包商銀行因資不抵債宣告破產,成為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第3家破產的銀行。而包商銀行破產則是因為透過35家機構持有包商銀行高達89.27%股份的明天系資本,自2005年以來通過209家空殼公司進行不正當關聯交易,佔用包商銀行資金高達1560億元,且全部成為不良貸款。明天系倒台後,包商銀行跟著破產,明天系創始人肖建華因此入獄。

知名地產商恒大集團陷入嚴重財務危機,外界對許家印擺脫困局的前景極不看好。(圖/中新社)
知名地產商恒大集團陷入嚴重財務危機,外界對許家印擺脫困局的前景極不看好。(圖/中新社)

包商銀行被接管的同時,另一家同樣曾被資本控股的成都農商銀行也重新回歸國有,在此之前,資產高達2兆元的安邦保險已經被大家保險接管,成都有3家國有企業共出資超過200億元,從安邦保險集團手中收購成都農商銀行55.5%的股份,安邦系資本退出成都農商銀行,同樣面臨被安邦系掏空問題的成都農商銀行得以平安落地。

報導說,成都農商銀行與包商銀行,同樣面臨控股股東的掏空,下場卻完全不同,主要在於地方政府是否依法監管。在包商銀行破產的同時,包頭及內蒙古自治區銀行監管系統被反貪腐倒查十幾年,已退休5年的內蒙古銀監局黨委書記、局長薛紀寧被查,相關監管部門也多人被查,但在成都的案例則平靜許多。

目前總部位於遼寧省瀋陽市的盛京銀行,其規模不僅遠大於包商銀行也比成都農商銀行大很多,在「2020年中國銀行業100強」中排名第21位,總資產達1兆214.81億元人民幣。恒大在2016年入股成為盛京銀行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17.28%,2019年恒大再增資132億元,持股比例提昇至36.40%。

報導指出,公開資料顯示,恒大與盛京銀行的關聯交易並不多,據網路上流傳的一份恒大集團到去年中的借款餘額彙總表披露,恒大在盛京銀行的借款餘額為70億元,僅在中國國內銀行中排名第10。儘管與恒大的關聯交易、貸款餘額都不多,但盛京銀行的狀況並不好。

陸媒《第一財經》日前曾刊文披露,盛京銀行有規模高達千億元的匿名客戶風險暴露,是盛京銀行資產品質的重大威脅。截至2020年底,盛京銀行最大單一、集團非同業客戶規模分別接近約900億元人民幣、250億元人民幣。這些高達千億元的匿名客戶風險如何,仍有許多關鍵訊息尚未公開。

報導說,盛京銀行已經意識到了風險,在減少最大單家非同業客戶、最大單家非同業集團客戶的風險暴露規模。2021年7月,瀋陽國資也以10億元從恒大手中回購了盛京銀行1.9%的股份,同時瀋陽市亦表態逐步增持盛京銀行股份,這無疑是盛京銀行發展的壓艙石,最差結果也是如成都農商銀行一樣回歸國資,但也需要儘早排查匿名客戶以及大股東恒大佔款、其他房地產企業貸款,並公開相關訊息才能消除疑慮。

文章來源:拆局:恒大身後的銀行浮出水面

#盛京銀行 #恒大 #包商銀行 #成都農商銀行 #房地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