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影響,跨國毒品走私集團難以出國接洽,只好改用各種空運藏毒方式闖關來台,令相關案件明顯增加。但向來是由調查局負責偵辦、平均每年約有200多件的毒郵包案件,從今年9月1日起移交給警方查緝,外界推測可能與先前調查局航業處基隆站前組長徐宿良爆發調包盜賣1.6億毒品案有關。警方表示,目前短短半個月內已接獲4起案件,若能藉此平衡偵查能量,對緝毒工作未嘗不是件好事。

高檢署上月4日召開包括檢察、警察、調查、海巡、憲兵、關務等六大緝毒系統的緝毒合作組會議,會中以疫情的理由,決定將毒郵包案件移撥給警方偵辦,但外界認為徐宿良監守自盜案應該也是原因之一,以防堵查獲毒品外流的可能,並減輕調查局偵辦與保管的壓力。

刑事局緝毒官警表示,以往海關查獲海空運貨物、航空快遞、國際郵包夾藏毒品,都是交由調查局後續偵辦,造成調查局人少案源多、警方人多案源少的現象,且調查官很難持續跟監埋伏,不利於向上溯源,現在由刑事局、航警局、保三總隊輪流偵辦毒郵包案,將可平衡偵查能量,但也有基層員警認為是接下燙手山芋。

去年疫情爆發後,全國各警察機關根據線索,共破獲40件毒郵包案,比前年增加12件,負責稽查的海關人員,在中華郵政位於台北、台中、台南、高雄的處理中心,以X光機檢查來自世界各地的國際郵包,也揪出277件夾藏毒品,比前年增加30件。

官警說,最常見的毒郵包是大麻,但可別以為郵包夾藏毒品的量不多,其實郵包最重可達30公斤,歹徒若「菜底」做得好,仍可夾帶不少毒品,去年甚至首度發現有歹徒從比利時等歐洲國家,寄送夾藏K他命的毒郵包來台,與過往K他命多來自東南亞國家的查緝經驗大不相同,目前已展開跨國合作偵辦,追查幕後毒品走私集團。

先前查獲的毒郵包案件中,以柯建銘次子柯鈞耀收到表弟從美國寄來的大麻膏最受矚目,但檢方卻認為,柯鈞耀若真要運毒,不會在收件人欄位填寫自己的姓名和地址,無證據顯示柯有運輸毒品犯意,因此將他不起訴,令各界譁然。還有法官認為,嫌犯收到毒品後未流入到市面,所以對社會危害不大而輕判,都讓第一線緝毒人員徒呼負負。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毒郵包 #毒品 #調查局 #偵辦 #緝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