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危機對金融市場造成威脅,讓各方開始擔憂哪些金融商品也遭波及,尤其先前外媒指出,大陸負債累累的房地產開發商大舉發債,使陸企成為亞洲3000億美元高收益債券(垃圾債)市場的重要組成,擔憂恒大危機一旦引爆,將導致高收債市場受到牽連。專家表示,若從全球市場來看,大陸債市在全球比重偏低,甚至高收債比重更低,影響可說是微乎其微。

《華爾街日報》曾在8月報導,北京當局近期嚴打大陸互聯網產業、補教業,甚至是對房地產活動龐大的債務問題進行管制,這導致大陸房地產高槓桿經營的手段不能再使用,資金鏈瀕臨斷裂。

北京當局2020年底對房企有息債規模設置3條紅線,讓越線的房企再融資面臨限制,這導致手上資金短缺的恒大集團6月發債後,海內外有息債券高達880億美元,尚未清償的債務也達160億美元,部分債券價格甚至遭到腰斬,標普也在8月將恒大的信評調整至「CCC」。

恒大總體債務高達3050億美元,若無法償還或是支付債券利息,將導致違約風險,引發更嚴重的金融危機,對此,恒大集團22日指出,23日將如期支付公司債「20恆大04」利息,並以場外方式處理,當日總計要支付包括這筆利息,總計超過上億美元的資金;此外,恒大集團9月29日還得支付2024年3月到期債券VG158786753,約4750萬美元。

據Zero Hedge報導,德意志銀行分析師Craig Nicol最新研究報告指出,雖然大陸高收益債券報酬率今年以來大跌18%,但大陸投資級債券報酬率仍上漲1%,整體高收債市場的報酬率也有3~5%。

大陸以美元計價的高收益債利差近期也擴大至1600個基點、達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最高,9月以來利差就擴大326個基點,但大陸投資級債利差本月以來卻僅擴大7個基點,比第二季10個基點還要收斂。

歐美高收益債利差雖在近期擴大,但仍處在過去10年以來低點,Craig Nicol指出,整體利差振幅不大,所以相關風險蔓延有限。德銀分析,全球高收益債對於大陸市場曝險僅有5%,歐洲高收債的曝險也不到1%,雖然大陸房企不良債占總體高收債比重高達69%,但其他產業僅有6%,僅略高於全球高收債市場,所以債市幾乎對恒大危機可說毫無波動,整場危機焗限在大陸房市。

不過,最大的問題在於,大陸房地產活動占GDP總額達30%,對於家庭財富的占比更達70%,恒大危機影響依然不容小看。據《Barrons`s》報導,TS Lombard新興市場小組主席Lawrence Brainard在一場視訊會議提到,避免失序違約、以防戳破房地產泡沫,是北京當局首要任務,由於房地產是大陸家庭最大資產,若房價大跌15~20%,將引發社會動盪,穩住大陸房市將成為穩定社會秩序的關鍵,北京當局會極力限縮恒大危機的衝擊,保障民眾的財產安全,這與過去幾個月對阿里巴巴、騰訊的打擊行動相當不同。

#全球 #恒大 #大危機 #億美 #導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