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富裕」最近成了大陸施政的重點方向,舉凡企業反壟斷、整頓演藝圈,都與此相關,事實上早在鄧小平1992年南巡時就提出過此概念,習近平上任後的幾次重要講話和政治會議文件,也多次將「共同富裕」寫進。學者指出,中共中央已不滿足於從改善收入分配機制整頓民營企業,未來大陸的民營企業發展及與國家的關係,恐陷入劇烈的變動期。

●三次分配 鼓勵自願捐贈

今年8月17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在這場會議上,提出要建構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要「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合理調節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形成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

據新華社賦予的定義,初次分配主要由市場機制形成,堅持多勞多得;再分配主要由政府調節機制起作用,即稅收;三次分配則鼓勵社會力量自願投入民間捐贈、慈善事業等。

●主要矛盾改變 全面小康到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的全面展開,其中一個重要背景,是中共對社會主要矛盾的判斷做了重大調整。中共2017年的十九大報告中,把幾十年來對大陸社會主要矛盾的判斷,從過去「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改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此外也對應到大陸宣稱實現「全面小康」後,下一步就要以「共同富裕」為目標。

事實上,早在習近平2012年11月上任中共總書記當日的講話,就提到要「堅定不移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十九大報告更6次提及「共同富裕」,指出要在2020至2035「全體人民共同富裕邁出堅實步伐」,2035到本世紀中葉,「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實現」。接著2019年10月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也指出要「改善三次分配的機制對於調節收入分配的重要性」。

●鄧小平1992年南巡 曾提共同富裕

緊接著,中共中宣部8月26日發布文獻《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使命與行動價值》,其中提到:「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足見多場會議和政治文件的論述環環相扣,相互呼應。

若再往前推,大陸前領導人鄧小平1992年南巡時就提到:「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

國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所博士後研究員梁書瑗指出,共同富裕政策目標可濃縮為二,一為擴大中等收入群體,二為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這源自於鄧小平為改革開放所奠定的方向,避免走向窮者越窮、富者越富「兩極分化」,因為在中共語境,「兩極分化」代表揚棄了社會主義的信念,走上了資本主義的邪路。

●自願捐贈 仍需制度支持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楊志勇分析,三次分配是分層次的。初次分配重在提高效率,讓勞動和各種要素得到對應的報酬;再分配的方式有稅收、社會保障;而第三次分配則是補充性的,慈善性捐贈就是第三次分配的重要方式。

楊志勇表示,第三次分配還需要一些制度支持,第三次分配往往通過非營利性組織,社會應該有鼓勵成立相關營利性組織的措施,他認為三次分配是自願的,但只要做好,社會就有捐贈的良好氛圍,共同富裕的目標就更容易實現。

●阿里騰訊響應 豪捐1000億人民幣

在共同富裕、三次分配的概念成了「主旋律」後,阿里巴巴、騰訊等指標型龍頭企業立刻響應,騰訊繼今年4月投入500億元人民幣實施「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戰略後,中央財經委會議的隔天8月18日,又加碼宣布再投資500億元,啟動「共同富裕專項計畫」,要在鄉村振興、低收入人群增收等層面提供持續助力,合計1000億元人民幣。

阿里巴巴也不落人後,9月2日宣布啟動「阿里巴巴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動」,將在2025年前累計投入1000億元人民幣,響應共同富裕。

●殺富濟貧?官方急澄清

「共同富裕」說得冠冕堂皇,但在大陸坊間則被部分理解為「殺富濟貧」,這也讓大陸高官接連跳出來澄清。8月26日中央財辦副主任韓文秀在記者會上表示,共同富裕是要把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兩件事情辦好,大力推動高品質發展,稱第三次分配是在自願基礎上的,不是強制,並強調中國不搞殺富濟貧,共同富裕不是平均主義。

大陸國務院副總理劉鶴9月6日出席中國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時則表示,「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方針政策沒有變,現在沒有改變,將來也不會改變」。

●張謇精神 鼓勵企業家愛國報國

中共對民營企業的態度,不能不提2020年9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的《關於加強新時代民營經濟統戰工作的意見》,當中提到要「引導民營經濟人士樹立正確的國家觀、法治觀、事業觀、財富觀,做愛國敬業、守法經營、創業創新、回報社會的典範」;也要求民營經濟人士「要在政治立場、方向、原則、道路上,與中共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2020年11月12日,習近平到江蘇考察,到南通博物院參觀清末民初企業家張謇生平展。習近平形容張謇是中國民營企業家的先賢和楷模,很有教育意義。今年1月,「張謇企業家學院」便在江蘇南通揭牌成立。

張謇是清末實業家,主張實業救國,其創辦的大生紗廠最初為商辦性質,最後變成「紳領商辦」,即官股入股企業,不計盈虧。翻成大白話就是:大型的民企做大後,不能只想著賺錢,要懂得回饋社會,愛國報國,以大局為重。

●杭州官場風暴 政企關係陷動盪

學者梁書瑗指出,2016年中國《慈善法》上路,已出現重塑第三次分配的徵兆;十九屆四中全會後也透過「關於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決定」,首次明確將第三次分配納入收入分配體系,顯見相關部署均有跡可循。

今年8月底,阿里巴巴的發跡地杭州官場出現政治風暴,現任杭州市委書紀周江勇被查,紀委系統更高調宣布要徹查杭州的政商關係。梁書瑗認為,大陸民營企業長期與地方政府的關係盤根錯節,得利於各地方政府「實質」的協助也非新鮮事;周江勇的落馬顯示,未來中共中央已不滿足於從改善收入分配機制入手整頓民營企業,也要剪除支持民營企業路線不正確的地方官僚系統,未來大陸民營企業的發展,以及與國家的關係,恐陷入劇烈變動期。

#共同富裕 #分配 #發展 #社會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