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學者建議,大陸可提高直接稅比重,加快房地產稅立法和改革試點,考慮開徵遺產稅,防止貧富過分懸殊。(示意圖,新華社)
有學者建議,大陸可提高直接稅比重,加快房地產稅立法和改革試點,考慮開徵遺產稅,防止貧富過分懸殊。(示意圖,新華社)

「共同富裕」已成為大陸近期一系列政策和高層講話的重要主題,在促進共同富裕背景下,對高收入者調節手段和措施備受關注。有學者指出,大陸將會推進個人所得稅和消費稅改革等。同時,也有學者建議,提高直接稅比重,加快房地產稅立法和改革試點,考慮開徵遺產稅,防止貧富過分懸殊。

瑞銀投資銀行亞洲經濟研究主管暨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表示,2013年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了《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這一改革藍圖明確了實現共同富裕的路徑。這其中包括:提高勞動報酬,促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透過稅制改革優化收入分配結構,完善社會保障體系,加大轉移支付,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縮小地區、城鄉和行業之間的收入差距。《決定》還要求透過多管道增加居民財產性收入,並鼓勵慈善捐贈發揮重要作用。

個稅改革很有必要

稅制改革方面,汪濤指出,對於個人所得稅而言,目前大陸個稅徵收範圍較窄、邊際稅率較高(45%)、實際上具有累退性且個稅收入不足GDP的1.5%(2020年占GDP的1.1%,整體稅收的7.5%),「個稅改革是很有必要的」。

實際上,大陸在2018年推進了個稅改革(2018年10月1日生效),將個稅起徵點從之前的每月3500元(人民幣,下同)提高到了5000元,設立了專項附加扣除,並將工資薪金之外的其他幾種所得納入綜合徵稅範圍。

汪濤指出,未來個稅改革的方向可能包括將更多類型的收入歸入應納稅收入(例如,目前對資本利得和股息並不徵稅),並增加更多抵扣項(例如育兒相關的稅收抵免),不過推進步伐可能較為緩慢。

就消費稅而言,煙、成品油、汽車、酒和部分奢侈品構成大陸消費稅收入主要來源。汪濤指出,政府的目標是調整徵收的範圍和稅率,將部分在生產(進口)環節徵收的現行消費稅品目逐步後移至批發或零售環節徵收,拓展地方收入來源。然而,後一項提案面臨較大挑戰,這意味著稅收將從生產者所在的、通常並不富裕的省份,轉移到消費者集中的、通常較為富裕的省份,這需要合理的政府間收入分配和轉移支付方案。

建議提高直接稅比重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施正文在第一財經發表的文章則指出,在促進共同富裕目標下,未來相關稅制會進一步改革,提高直接稅比重,完善相關稅種,比如個稅應該降低勞動所得稅負,調整最高邊際稅率。他建議,加快房地產稅立法和改革試點,房子多、價格貴的人多交稅,發揮收入分配調節作用。可以考慮開徵遺產稅,防止貧富過分懸殊。

實際上,當前大陸稅制結構中,以所得稅等代表的直接稅占比低,而以增值稅、消費稅為代表的間接稅占比高。目前直接稅和間接稅比重大概是3比7。

施正文認為,間接稅主要附加在商品價格中,最終是消費者負擔。窮人和富人在商品消費上的稅負是一致的,但由於富人收入高實際負擔低,而窮人收入低實際則負擔高,這加劇了貧富差距。因此間接稅比重高不利於收入分配調節,應該提高直接稅占比,降低間接稅占比,這也是目前大陸國家稅制改革的方向。間接稅占比降低也有利於降低企業負擔。

目前大陸並沒有遺產稅,而且遺產稅也未被列入全國人大立法規劃中。施正文則建議,可以考慮研究開徵遺產稅。遺產稅是針對超高收入富人死後留下的遺產徵收的一個稅種,稅率很高,一些國家最高邊際稅率超過50%,這對財富分配有重要調節作用,而且鼓勵年輕人自食其力。同時高額的遺產稅也倒逼富人去做慈善,這也可以促進慈善等社會事業對收入第三次分配的作用。

#遺產稅 #個稅 #間接 #稅率 #共同富裕